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西米转身帮景色看了一眼,后边哪有什么脏东西。

    季如秋想要去拿景色头发的时候,景色恰好又在这个关头躲了过去,惹得季如秋又扑了一个空。

    “景色,你就不要找我单独的谈谈?”季如秋再次询问,这些画风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才对啊。

    怎么和她所想的不一样?景色应该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她才对啊。

    “我和你可没有什么好谈的。”景色看向季如秋,心里怀疑的看着季如秋,季如秋今日这么反常,一定事出必有妖。

    季如秋得到景色这么肯定的回答之后,内心有些烦躁,现在是唯一靠近景色的机会,要是现在错失了这个机会,想要再靠近景色就困难了。

    她盯了景色一个晚上,景色的身边一直有人,想要单独靠近景色很是困难,再说了,拔头发的事情,目标太大了,一个搞不好就会惹来怀疑。

    “几位小心一点,这香槟塔刚刚才完成。”这时候,服务员在一边小心的提醒道。

    众人的目光又被吸引到了香槟塔上边,不知什么时候,这里多了一个香槟塔。

    季如秋眼前一亮,现在似乎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能够快些拿到景色的头发。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先走了。”季如秋冲着几人小小,拽住景松的衣服。

    季如秋走出没几步,脚下故意一扭,“啊!!!”

    叫了一声,身子不稳的朝香槟塔摔过去,在即将倒在地上的时候,看准时机一把拉住景色的袖子,将景色一同拽了过来。

    景色和众人想要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景色被季如秋拉着摔倒在了地上。

    在倒地的那一刻,季如秋一个狠心揪下了景色的几根头发,藏在后边。

    只听到哐当一声,香槟塔倒在了地上,连带着桌子周边的蛋糕也倒了下来,不少蛋糕倒在景色的裙子上边。

    景色和季如秋一下子极其的狼狈,脸上头发上裙子上都沾染了蛋糕和酒。

    “色色。”北冥随风瞳孔一缩,不敢相信,景色居然在他的面前出了事情。

    一脚踹开半压在景色身上边的季如秋,快速的脱下西装外套盖在了景色的身上,然后扶起景色。

    因为红酒的原因,景色的胸前湿了一片,里边的美景若隐若现。

    北冥随风的额头上边青筋隐隐的跳动着,季如秋还真是好样的。

    这边的动静这般的大,在场的人,再一次将目光投到了景色和北冥随风的身上。

    “色色,怎么样?”北冥随风低头问景色,西米和景宸也关心的站到景色的身边。

    景色摸着被拽走头发的地方,“真疼。”

    摔倒疼,头皮疼,膝盖疼,手也疼,就没有不疼的地方,景色在心底将拉了她当垫背的季如秋骂了千万遍。

    “我看看。”北冥随风拿过景色的手,手心上边破了一点皮。

    松果宝贝挤开人群,走到景色的面前,“妈咪,吓死我了。”

    松果宝贝咬着嘴唇,自从景色和他被追杀跳车开始他心里就有了阴影,在看到景色倒下去额的瞬间,脑子不受控制的想起了之前景色和他被人追杀,被迫跳车的情景。

    “怪,没事,妈咪没事。”母子连心,景色看到松果宝贝苍白的脸色,就知道他是想到了之前的事情,赶紧放手手上的手,开口安慰道。

    松果宝贝摇头,伸手抱住景色的腰,脑袋在景色的胸前磨蹭着。

    景色的胸前的衣服被蛋糕和酒弄脏了,想要推开松果宝贝,发现松果宝贝手握的最紧,只好无奈的随了松果宝贝去。

    “季如秋,你发什么疯。”西米暴躁的开口,强忍着才没有冲上去再踢一脚季如秋的冲动。

    她刚才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季如秋的目的一直都是景色,不然怎么会那么的凑巧在摔倒的时候,拉倒景色。

    “嘶。”季如秋吃痛的惊呼一声。

    “松哥,扶我一回。”季如秋站起来极为的困难,当即就朝景松伸出了手。

    发生这么丢脸的事情,景松本想当做不认识季如秋的,现在季如秋喊了她的名字,想要不出手也是说不过去了。

    景松低着头快速的拉起了季如秋,在季如秋站稳身子上,急忙的松开季如秋的手,躲到了另边。

    “两位,去客房整理一下吧?”负责晚宴的领班人疾步匆匆的走了过来,对着景色和季如秋说道。

    “好。”景色点头,让她顶着这个狼狈样,继续在宴会里边,她是做不到的,现在能去整理一下再好不过了。

    领班打了一个响指,从人群中走出一个服务员,领班让服务员带着景色往客房走去。

    “色色,你先过去,我让人给你再送一件礼服过来。”北冥随风对景色说。

    景色点头,松果宝贝和西米陪着景色一起了客房。

    季如秋也随着服务员去了客房,景松继续留下来看着宴会里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到了客房景色便没了顾及,甩开脚上的高跟鞋,扒拉着头发一直朝镜子里边看着。

    在倒地的时候,她的头发被季如秋扯了几根,现在那个地方痛的要命。

    “妈咪,你在看什么呢。”松果宝贝抓着景色的手,好奇的开口问道。

    景色指着自己头上的伤口,无奈的说道,“我这边疼的的厉害。”

    松果宝贝朝景色招手,让景色弯腰朝他靠近,景色嘟囔着,“季如秋一定是故意的。”

    景色头皮上的伤口其实挺渗人的,虽然不严重但是冒了一些血珠,红着红红的,挺严重的样子。

    松果宝贝一下子就红了眼眶,景色哭笑不得看着松果宝贝。“松果宝贝,你这样子是让妈咪挺感动的,但是你是男孩子呀,怎么可以哭鼻子。”

    “妈咪,是不是很痛。”松果宝贝小心的在伤口处吹了几口。

    “是啊,很痛。”景色委屈的开口说道。    西米在一边汗颜,看着景色的这副模样,大概就猜到了,景色的用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