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宸,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景松老脸一红,当即怒骂着开口。

    景宸的声音不算响的但是也不算轻的,那一句第三者,周边还是有许多人听到的。

    在听到之后,纷纷将目光转向了景松和季念,今晚来的人几乎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士,对于景松的风流史也是有所耳闻的。

    看向季如秋的目光就变的不那么友善,虽然豪门里边,肮脏的事情多了去了,但是像季如秋这样小三上位的还是极少。

    尤其是正宫太太们,最讨厌的就是情人小三,所以看待季如秋就是极为的不友善了。

    “人话。”景宸不冷不淡的开口说道。

    他对这个所谓的父亲已经感到了绝望,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景松被景宸气的两眼发蒙,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就是找虐,犯贱了过来让他们合着羞辱。

    “景宸,你这个……不孝子。”景松红着憋了老半天才憋出这么几个字,对于唯一的一个儿子,景松还是有些在乎的。

    景宸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能让他在自己的面前这么的有优越感?景松纳闷的想着。

    在他看来,就景宸这破败的身子自然是不能出去工作的,是要在家里好好的休养着。

    就在景松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目光触及到一边站着的北冥随风,当下就了然的点头,除了靠北冥随风还能靠谁。

    “景宸,靠北冥总裁不能靠一辈子,你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回到我身边,景盛集团将来都是你的。”景松对景宸说。

    景宸摸着下巴,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景松开出的条件似乎还是挺诱人的,景盛集团都是他的,这个貌似不错……只是……不回到景松的身边,他依旧可以得到景盛集团。

    “怎么样,这个条件不错吧,景宸你是我景松唯一的儿子,我怎么会对你苛刻呢。”景松自以为他说出的条件没有谁会拒绝,尤其是药罐子景宸。

    “就是挺不错的,只是景松,你忘记了吗?你五年前可是对我绝情到了一个地步,你说我今天凭什么相信你?”景宸问道。

    五年前他重病缠身,景松都还能够拿他的命来做交换的筹码,现在一下子转性了,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啊。

    景松一时间语塞,他难不成要说,他这辈子或许就景宸这一个儿子了所以格外的在意?还是说,五年前,他笃定景色不会拿景宸的生命冒险,才同意了季如秋那样做的?

    “景宸,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将来都是你,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景松不傻,既然拉拢不了景色,那就拉拢景宸。

    按照景色对于景宸的关心程度,肯定不会看着景盛集团破败的,一定会想办法让景盛集团起死回生,景色的背后可是站着北冥随风。

    “我没有打算回到你身边。”景宸想都不想就开口拒绝。

    “还有你说的景盛集团,一定会是我的。”景宸狂妄的开口说道。

    景松和季如秋想要嘲笑景宸太过自信了,年轻人不该这么的狂妄,可是对上景宸坚定的目光,景松心里一阵发慌,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似乎相信了景宸的话。

    “景宸,话不要说的太狂妄,虽然你的背后有北冥总裁,但是风策的总裁是我的未来女婿。”景松激动的开口说道。

    景色嘴里含着的红酒,猛地喷了出来,一脸惊恐的看着景松。

    “你说什么?”

    景松瞧着景色这巨大的反应,心里越发的好受,景色越是反常,就代表她越发的在意。

    “我说,景知的男朋友是风策的总裁,马上就会结婚了。”景松又重复一遍。

    景色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下意识的朝景宸看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你确定?景知的男朋友是风策的总裁?没有开玩笑?”

    景松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景色,不理解景色怎么会如此之问。

    “当然,我们景知可是乖乖女,能够交到风策总裁这样的男朋友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季如秋笑道。

    “我们景知好着呢,就是有人不识货。”季如秋说到这里,将目光看向北冥随风,企图从北冥随风的脸上看到一些不一样的内容,可惜的是,北冥随风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

    景宸和西米的面色也极为的不好,风策的总裁和景知谈恋爱?这个信息量着实有些过大了。

    “你们见过风策的总裁了?”景宸疑惑的开口问道。

    他和景知谈恋爱?没搞错吧,这个消息怎么他自己都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

    “没有见过,不过马上就能见到了,总要带回家见见父母的。”景松骄傲的开口。

    风策虽然比不上北冥集团底蕴这么的深厚,但是在几年内,能够快速的成长起来,也不是不容小觑的。

    “疯子,我忽然觉得很好笑怎么办?”景色一只手拉着北冥随风的手,夸张的笑出声。

    景知和风策的总裁有一腿?这个消息是景知自己传出来的吧,或许就是被人给骗了。

    “色色。”北冥随风宠溺的揉揉景色的发丝。

    “景宸,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景松不明白景色在笑什么,潜意识的将这种笑当成了夸赞。

    “拒绝。”景宸冷冷的开口说道。

    “景盛集团,马上就是我的,何必要绕这么一大圈弯子。”景宸说。

    景松的笑容笑到一边僵硬在了脸上,当即尴尬的看着众人。

    “松哥,既然人家孩子不愿意,那就算了,让孩子考虑考虑。”季如秋上前劝说景松。

    她要的正事还咩有完成,不好在这一刻有些冲动,让孩子为难

    “好,我再给你时间,让你考虑清楚。”既然有了台阶,景松也顺着台阶下了出来。

    “色色,你身后有什么脏东西。”季如秋一边不动声色的靠近景色,在看到景色的后背之后,刚想要伸出手,景色就后退了一步,季如秋的手落了一个空。    “西米,我后背有脏东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