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楚墨哥哥呢?”松果宝贝问。

    松果宝贝在脑子里快速的过了一下和楚墨有瓜葛的人,脑中突然间一道灵光闪过。

    “我知道了,你是楚惜,楚墨哥哥的妹妹对不对?”松果宝贝说完之后又皱起眉头。

    既然是楚墨哥哥的妹妹,怎么会成为楚墨哥哥的未婚妻,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对,松果宝贝你很聪明,没错我就是楚惜,曾经是楚墨哥哥的妹妹,现在是楚墨哥哥的未婚妻,你以后可以叫我楚惜姐姐,也可以叫我嫂子。”楚惜说着,捂着嘴巴笑了一下。

    松果宝贝不悦的开口,“楚墨哥哥什么时候有了未婚妻我都不知道,楚墨哥哥人呢。”楚惜看了一眼浴室,然后对松果宝贝说,“楚墨在洗澡,一会等他洗完澡,我让他回一个电话给你,松果宝贝,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我知道你现在不相信,我是楚墨未婚妻的事情,很快你就会相信了

    。”

    “松果宝贝,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可以告诉我,我帮你转达?”楚惜笑道。

    “不用了,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和楚墨哥哥说的。”松果宝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楚墨哥哥到底在搞什么啊。”松果宝贝不悦的开口。

    楚惜拿着手机笑了笑,不在意的将手机放到了一边,正好楚墨从浴室里边走了出来,楚惜急忙迎了上去。

    “楚墨”楚惜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飘进了楚墨的鼻子里。

    楚墨有些不适应的推开了楚惜,“惜儿,你早点睡吧。”

    “楚墨哥哥,我很快就是你的妻子了,我”楚惜慢慢的摸上楚墨的胸膛,张着红唇,尽显妖娆。

    楚墨一把抓住楚惜的手,“别闹,楚惜,我累了,先离开了。”

    楚墨刚走出几步,楚惜从后边抱住了楚墨,“阿墨,别离开,我害怕。”

    “惜儿,睡吧。”楚墨心急今晚季念的宴会,有些着急的开口。

    “不,别走,阿墨,不要离开。”楚惜将脸贴在楚墨的后背,委屈的开口。

    楚墨心中一阵慌乱,用了些许的力气,推开楚惜,楚惜脚下一扭,直接摔在了床上。

    楚墨紧张的转身,“惜儿,抱歉,我用力了,你先睡吧,我先离开了。”

    楚墨走到门口,将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楚惜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解开腰间的腰带。

    “阿墨,你以为,你今晚能够离开吗?”楚惜笑道。

    楚墨脚下一顿,就要离开,身子却渐渐的失去力气。

    楚惜从床上站起来,走到楚墨的面前,挑起楚墨的下巴,“阿墨,你为什么这么想要离开我?我哪里比不上那个女人?”

    “楚惜,你做了什么?”楚墨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楚墨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内侧,让自己保持清醒。

    楚惜越是靠近他,楚惜身上的香味越是浓烈,他就越发的觉得无力。

    “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楚惜道。

    楚惜将手摸上楚墨的脸,“阿墨,你知道我吗?我很爱你,可是你为什么不能爱我?不能多在乎我一点?”

    “楚惜,我一直很在乎你。”楚墨说这句话的时候,沙哑着喉咙。

    他觉得浑身开始燥热,内心很是空荡荡的,急需要什么东西来满足。

    “不,我要的是对妻子的爱护,而不是对妹妹的。”楚惜猛地放开楚墨。

    胡乱的将嘴唇贴上楚墨的嘴唇,痴迷的啃咬着,像是许多次在梦中练习那般的啃咬着。

    “阿墨,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你不要离开我。”楚惜呆呆的说着。

    楚墨想要挣扎,一双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楚惜,可惜他没有任何挣扎的力气。

    甚至想要的更多,这个念头一出,楚墨被自己吓到了,他怎么能够对楚惜有这样的想法,这是不对的。

    “阿墨,忘记那个女人,我才是最爱你的女人。”楚惜放开了一点楚墨,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将衣服褪下,拉着楚墨的手,摸上了胸前的美好。

    “放手。”楚墨额头上的汗水一点点的滴下来,用他最后的一点意识在挣扎着。

    楚惜微微一笑,凑近楚墨的耳边,轻声的说道,“阿墨,遵从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吧,我爱你,一直都很爱你,为了你为什么都愿意做。”

    这句话彻底的掐断了楚墨脑中的最后一丝清明,猛地抓住楚惜,俯身上去。

    “念念,是你对不对,一定是你。”楚墨说。

    楚惜在听到念念的时候,身子一个僵硬,露出了一抹苦笑,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记得她?

    楚惜抱住楚墨,将脑袋埋入楚墨的怀里,“没错,楚墨,我就是念念,你最爱的那个念念,过了今晚,再也没有念念了。”

    一室春光,纵使不爱。

    季念喝了几杯红酒之后,猛地心中一痛,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念念,你怎么了?”西米被身边的季念吓了一跳,急忙的开口问道。

    季念手中的红酒脱落,掉在了地上,捂着胸口,笑的凄凉,“再也没有机会了。”

    “念念,你在说什么?什么没有机会了?”西米被季念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弄得晕晕乎乎的。

    当下就开口问道,“念念,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没有机会了。”

    “早知道的结局,为什么还会心痛,很痛很痛。”季念一滴泪落在了手上,喃喃的开口。

    明明说了要放手,也放手了,为什么心中还会这么的痛。

    “念念,你到底怎么了,不要吓我。”西米紧张的开口问道。

    “我要笑,今晚我是女王,怎么可以哭。”季念忽然间抬起头,对着西米露出了一抹微笑。

    西米又被季念给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梗?突然间哭,又突然间笑。

    “念念,你是不是喝醉了。”景色问道。

    “季韫,陪我去跳舞。”季念拉住一旁季韫的手,往舞池中间走去。

    留下景色和西米面面相对,这季念玩的又是哪一出?

    “妈咪。”松果宝贝跑回来,在景色的耳边说了几句。

    景色恍然大悟,怪不得季念今天这么的反差,原来是因为楚墨身边那个楚惜。

    “哼,楚墨以后休想再见季念。”景色愤愤不平的开口。

    “会不会又有什么误会?”西米下意识的开口说道。

    楚墨是什么样的人,她是了解的,楚惜在楚墨的身边这么多年,楚墨都没有下手,不可能这个关头下手。

    楚墨对于季念的在乎她也是看在眼里的,怎么会突然间做出对不起季念的事情呢。

    “西米,孤男寡女,大晚上的独处一室,难不成还是盖着被子纯聊天?”景色白了西米一眼。

    “倒也是,不过,我不相信楚墨在这个关节会做出什么对不起季念的事情。”西米还是不敢相信。

    “西米,你忘了一件事情。”景色严肃的看着西米。

    西米看着景色,忽然想起了季念的能力,结合到季念刚才的反应,当下就恍然大悟,原来是真的,楚墨真的做了对不起季念的事情。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西米凶狠的说道。

    被无辜牵连到的景宸还有北冥随风讪讪的看着西米和景色,这关他们什么事情?不能一竿子将所有人都给打死吧。

    “不行,我要去找楚墨算账。”西米越想越替季念感到委屈。

    “得了吧,你消停一点吧,念念说了想要嫁人,趁机忘记他也好,找个好男人嫁了,从此平平静静。”景色说。

    既然爱的太痛苦,那就找一个爱自己的,将生活过成淡水。

    西米朝舞池中和季韫跳着舞的季念看去,一声叹气。

    她们之中,季念是爱的最苦的,但愿季念能够放开吧。

    今晚之后,楚墨将不再拥有资格和季念在一起。

    “妈咪,你们为什么那么肯定楚墨哥哥做了对不起季念姨婆的事情。”松果宝贝一脸迷糊的看着景色和西米。

    “因为啊,季念姨婆第六感很强,一定是楚墨做了对不起季念的事情,否则她的反应不会这么的强。”景色含糊的说着。

    松果宝贝更加的好奇了,“那是不是爹地做对不起妈咪的事情,季念姨婆也知道?”

    “啊,那不是的,那只有季念花了心思最亲密的人,才能感觉到,再说了,你爹地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景色伸手弹了一下松果宝贝的额头。

    “哦哦。”松果宝贝点头,大人的事情真是复杂。

    “大小姐,你今晚怎么了?很反常。”季韫低头问季念。

    季念摇头,让季韫靠近一点,将脸贴在季韫的肩膀上边,“阿韫,让我靠会好累啊。”

    季韫眉头皱的能够夹死一只苍蝇,干脆伸手打横将季念抱起。

    “失礼了,小姐,您还是去客房休息一下吧。”季韫抱着季念大步的走向客房。

    景色和西米错愕的看着季韫抱着季念离开的背影,季韫这是要崛起啊?“嗯色色,你觉得吗?其实季韫和念念挺配的。”西米看向景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