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妈咪,你不会要和我抢这些红包。”松果宝贝笑脸盈盈的看着景色。

    景色的心思被松果宝贝戳破了,面容有些尴尬,“松果宝贝,你看啊,妈咪为了你,付出牺牲的可大了,你将这些红包给妈咪怎么了?”

    松果宝贝将红包重新塞回怀里,“妈咪,可以让爹地给你。”

    景色撇嘴,这能一样吗?

    “小白眼狼。”景色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然后伸手揉乱了松果宝贝的头发。

    “只要能保住红包,小白眼狼就小白眼狼吧。”松果宝贝无所谓的想着。

    “对了,松果宝贝,你可能没有见过他,北冥成风。”景色对松果宝贝介绍道。

    松果宝贝抬起眼帘随意的瞟了几眼,点点头,他可是见过北冥成风数次了,这次或许是北冥成风第一次见他才对。

    “松果宝贝是吧?这一次来的太急忙,没有带什么礼物,下次的时候补上吧。”北冥成风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松果宝贝对着北冥成风露出了一口白牙,“你给我的礼物可珍贵着,一见面就是十几辆车子追着我和妈咪跑。”

    感情这是还记恨着以前的事情啊?北冥成风想,松果宝贝应该早就知道了当初追杀景色的人里边有他的人。

    “成风,你怎么在这里?”夏老夫人因为服务生将松果宝贝带走,急急忙忙的赶过来,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见了北冥成风。

    夏老夫人惊喜的上前,她一直试着联系北冥成风,可是一直都没有联系上去。

    谁能想到,这次不费一丝的时间,就看到了北冥成风。

    “成风啊,你在外边还好吗?上次看你受伤的消息,我这怎么都不是滋味。”夏老夫人想起了前段时间北冥随风给她看的照片。

    上边北冥成风受了很重的伤,眼神瞬间又带着担心,上下的查看着北冥成风的伤势。

    现在只能在北冥成风的眼角处看到一丝淤青,夏老夫人心疼的看着北冥成风。

    “你说说你这孩子,能有什么仇家啊。”夏老夫人有些埋怨的说道。

    “好了,奶奶别说这些了,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什么事情都没有。”北冥成风赶紧开口打住夏老夫人喋喋不休的话语。

    要是让她一直说下去,也不知道还要说到什么时候。

    “来来来,成风,你跟奶奶过来,我要好好的看看你身上的伤。”夏老夫人抓着北冥成风朝一边的沙发走去。

    等到夏老夫人和北冥成风离开了之后,景色再次犹豫的看着季念。

    “念念,你刚才是认真的吗?”景色问道。

    季念盯着景色看了一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了,我是逗你的。”

    “那就好。”景色拍着胸口,将这颗心放回了原地,只要不是玩真的就好了。

    “念念,我看你似乎已经有了想法?”景色问道。

    季念看了一眼景色,点点头。

    景色瞬间就炸了,到底是谁,能够打动季念的心。

    “妈咪,你们在说什么?”松果宝贝站在季念和景色之间,一脸迷茫的看着两人。

    “松果宝贝,你的季念姨婆,这回是真的要给你找个姨公了。”景色悠悠的开口。

    松果宝贝震惊的看着季念,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季念要嫁人了,那楚墨哥哥怎么办?

    “噗,你这是什么表情?”景色掐着松果宝贝的脸,好笑的开口。

    “妈咪,季念姨婆真的要嫁人了?”松果宝贝不死心的再次开口问道。

    “是啊,现在不就在物色男人了吗?”景色朝人群努嘴。

    松果宝贝眼珠转了一下,还是决定为楚墨再次争取一下。

    “季念姨婆,你要嫁人了,那楚墨哥哥怎么办呀?”松果宝贝委屈的说道。

    季念好笑的看着松果宝贝,“我嫁人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不是也快要娶亲了吗?”

    “怎么就没关系,你喜欢的是楚墨哥哥,楚墨哥哥也喜欢你,等等,楚墨哥哥什么时候要结婚了?我怎么都不知道。”松果宝贝想着两人之间不会有什么误会吧。

    季念不知为何,从松果宝贝嘴里听到楚墨喜欢她,莫名的想要笑的冲动。

    “没有误会,不管怎么样,我和楚墨都没有可能了,松果宝贝,以后还是不要将我们两个放在一起说话了。”季念说。

    松果宝贝抿着嘴,他看得出来,楚墨很爱很爱季念,大人的世界真是复杂,为什么喜欢不能在一起。

    “大小姐,不要喝酒了你今晚喝的酒够多了。”眼见季念一杯红酒又要下肚,一直注意着季念情况的季韫赶紧走了过来,从季念的手里将那一杯红酒夺了过去。

    “怕什么,你还不信我的酒量?”季念笑道。

    “不能喝了,你忘记了你上次红酒喝多了的事情吗?”季韫微怒。

    “妈咪,我去上个洗手间。”松果宝贝歪着脑袋,在心底琢磨了一下,还是应该将这件事情告诉楚墨哥哥。

    “好,去吧。”景色点头。

    松果宝贝得了景色的话之后,拔腿朝洗手间跑去。

    躲到了墙后边,松果宝贝从衣袋里掏出手机,直接打电话给楚墨。

    “喂,楚墨哥哥。”电话倒是接的挺快,松果宝贝瞧了一眼时间,不过响了五秒钟。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松果宝贝顿时来了精神,楚墨哥哥的手机一向不离身,怎么会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是谁?”松果宝贝皱着脸,开口问楚惜。

    “我是楚墨的未婚妻。”楚惜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不可能,楚墨哥哥没有和我说过,他有未婚妻这件事情。”松果宝贝不相信楚墨哥哥是这样的人。

    一边还说爱着季念,和季念纠缠不清,另一边有了未婚妻。

    “你是松果宝贝是不是?”楚惜笑着问道。

    “你认识我吗?”松果宝贝惊讶了,“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他在楚墨手机那边的的备注不是本名。楚惜嘴角一勾,笑了起来,“我知道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