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如秋。”陈如恨恨的咬咬牙,叫喊了一声季如秋的名字。

    季如秋耸肩,她说的都是实话,要不是陈如先来招惹她,她根本不愿和陈如这样的女人打交道。

    “算了,不和你计较,我们做笔交易,做不。”陈如深吸一口气,想起了自己最原先来找季如秋的目的,都怪季如秋,谈及了她女儿的事情。

    “什么交易?我觉得我和你没有什么交易可谈。”季如秋耸肩。

    陈如就是那种空有话,却干不出正事来的,季如秋想她宁愿一个人做,也不愿意和陈如一起。

    “当然是北冥少爷了。”陈如说着将目光一直看向北冥随风。

    “就凭你那草包女儿,想要获得北冥随风的青睐?简直就是白日做梦。”季如秋毫不客气的打击陈如。

    陈如面上青一阵白一阵的,纵使她也知道北冥随风不会看上她的女儿,但是怎么说也是她的女儿,不管怎么样都要试试。

    “季如秋一句话,合不合作。”陈如不耐烦的开口。

    “不合作。”她不喜欢和无脑的人合作,这样会害死自己。

    “季如秋,你说的,你不要后悔。”陈如丢下一句狠话扬长而去。

    季如秋在陈如离开之后,拿起了桌子上边的一杯酒,慢慢的朝景色的方向靠过去。

    正好季念也在景色的身边。

    “季念,恭喜你,晚上的晚宴的很成功。”季如秋举着酒对着季念说。

    “谢谢。”季念微微的点头,也没有伸出酒杯和季如秋碰了一下,季如秋也不在意,犹自的喝下了一口红酒。

    “今天,我举办宴会还有另一个目的,大家都知道我季家原先有三个女儿,现在只剩下我一人。”季念拿着话筒对众人开口。

    季念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集结到了季如秋的脸上。

    季如秋的面色青一阵白一张的,季念说这话,就是在当众打她的脸,什么叫做曾经有三个女儿,什么叫做现在只有她一人了?

    景色捂着嘴巴偷偷的笑着,季如秋面色越差,她越是开心。

    和季如秋一样面色差的还有一人,那就是景松。

    “我的姐姐,也就是季如夏留下了两个孩子,我现在当着大家的面宣布,景色是我季家的外孙女,有我季家一天,就有景色一天。”季念说着,朝着景色招手。

    景色慢慢的走到季念的身边,聚光灯打在她们的身上,下边的人不约而同的吸了一口气,不愧是季家的女儿,都是极好看的。

    “这不是景松的女儿吗?”下边有人认出了景色,惊呼着出声。

    “是啊,这不是景松的女儿吗?不是说五年前飞机失事死了吗?怎么现在又出现在这里了,看着还活着好好的。”有人疑惑的出声。

    站在景松周边的人,都将目光看向了景松。

    “景色确实是景松的女儿,只是从今天开始,景色只是季家的外孙女,景色五年前没有出飞机事故身亡。”季念说话的时候,一直将目光看向景松。

    景松额头上边冒出了一些冷汗,他没有想过季念居然就这样揭穿了他的谎言。

    “哇!!!”大家的目光看向景松,目光里带着鄙夷,一定是这个男人,为了匡扶小三上位,于才做出这般的缺德事情,明明女儿活得好好的,偏偏要咒她死。

    他们现在都要开始怀疑季如夏是不是也没有出事。

    “不是这样的,她是真的飞机出事。”景松干巴巴的解释了一句,可惜并没有听他讲话。

    这些都不算什么,季念接下来说的才让大家感到吃惊,“景色也同时会有身为季家,季氏集团应有的股份。”

    当季念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大家看向景色的眼神就变成羡慕和嫉妒。

    其中以季如秋为首最为的不舒服,她一个女儿被赶出了家门,景色一个外孙女居然拥有季氏集团的股份。

    季如秋双手紧紧的捏着酒杯,恨不得捏爆了这个酒杯。

    该死的季如夏,该死的景色。

    夏老夫人和安澜的心情也是极其的不好。

    景色有了季家这个靠山之后,夏老夫人想找一个理由指责景色的家世都困难。

    而安澜则是因为,她在景色面前唯一的优越感就是家世要比景色的好上许多,现在景色摇身一变成了季家的人,她所引以为傲的东西,在景色面前瞬间不堪一击。

    “最后,我要说一句,我季家半隐居的状态至此结束,我季家将会重新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季念说这句话的时候,特意的放大了声音。

    她季念正式宣告,季氏集团回来了,她季念也回来了。

    在季念下来之后,季如秋马上冲上去拦住季念,不让季念继续往前走。

    “念念,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是你姐姐。”季如秋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音量,不让自己的音量过高。

    “姐姐?我说了,我的姐姐已经死了,没有姐姐。”季念不为所动。

    “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爸爸吗?”季如秋声音高了一些。

    季念懒懒的看了一眼季如秋,“季如秋,你知道爸爸离世之前最后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季如秋心中一个咯噔,莫名的一慌,嘴角动了一下,“什么?”

    “爸爸说,他当初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生了你这个女儿。”季念说。

    季如秋脚步一个踉跄,她不过是和姐姐喜欢上了同一个人错了吗?她不过是为了得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耍了一点花样,错了吗?这个消息,她接受不了。

    “季如秋你当初为了景松放弃了季家,现在又是为了景松想要回季家,你说说,你不爱他,为何这一生处处都要为了他而迁就自己?”

    季念悲哀的看着季如秋,她以为她赢了季如夏,其实她输的一败涂地。

    季如秋面色一点点的发白,满脑子只有一个声音,她输了,输给了季如夏。    “季如秋,这些都是你自己选的路,就算是哭着你也要自己去走完。”季念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