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宸,你哪里都很好,是我配不上你。”西米严肃的看着景宸。

    她从来都觉得自己配不上景宸,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

    景宸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伸出一根食指挑起西米的下巴,“我配的上你就好。”

    西米扭头,避开景宸的食指,“景宸,你有喜欢的女人了,不要纠缠我了。”

    景宸微愣,这不是西米第一次说他有喜欢的女人了,只是他自己怎么都不知道自己有喜欢的女人了?

    面具男藏在面具下边的面色有些难看,景宸都有喜欢的女人了还来纠缠西米,这有意义吗?

    “我什么时候有喜欢的女人了,我都不知道。”景宸简直哭笑不得看着西米。

    “我喜欢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景宸没有将下边的那句话给说出来,他要等到一个特定的时间再说出来。

    “果然。”西米失落的低头,景宸承认了他有喜欢的人,只是不知道还在期望什么,西米嘲讽的笑着。

    “西米,你从哪里看出我喜欢别的女人?”景宸问道。

    “哪里都看的出来。”西米气呼呼的开口。

    面具男伸手捂住胸口,转身离开了这里,他果然还是来迟了吗?不,不会的,一切都还有机会。

    这一边景宸和西米解释着关于喜欢的人的事情,另一边,景色诧异的发现自己的居然落入了陈安生的怀里。

    “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景色吃惊的开口。

    他不是在国吗?怎么突然间跑到市来了。

    “景色,看到我是不是很惊喜。”陈安生微笑着说。

    “是很惊喜,你怎么突然间来市也不说说一声,我可以好好的招待你。”景色作势拍了陈安生一下。

    “原本还想再晚些时候来,刚好赶上季家的宴会,就赶来的,没想到刚好就遇见你,景色,你说这不是就是你们嘴里的缘分?”陈安生笑着问。

    “是。”景色干脆和陈安生从舞池里边走出来,走到了沙发边上坐下。

    景色问陈安生这次来市应该不会是单单参加宴会这么简单吧,果然陈安生告诉景色,他这一次回来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找一家珠宝合作商。

    “那你有没有什么公司是已经看好的?”景色问道。

    “有,我看景盛集团不错。”陈安生说道景盛集团的时候,一直盯着景色看,当没有看到景色面色的变化的时候,眼里的玩味一下子散去不少。

    “色色,你怎么出来。”北冥随风在舞池里边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景色,就出来找景色。

    “哦,你不想跳了就出来了,疯子,你快看,是陈安生。”景色抓着北冥随风的摇晃着。

    北冥随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景色,“色色,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不就是陈安生吗?”

    “嘿嘿,是我夸张了。”景色不好意思的笑笑。

    “北冥总裁,好久不见。”陈安生冲着北冥随风打了一声招呼。

    “好久不见?我倒是觉得我们见面时间距离不远。”北冥随风疏离的开口。

    陈安生也不生气,乐呵呵的看着北冥随风。

    恰好此刻,舞蹈的音乐停了下来,季念再次拿着话筒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今天,我的宴会有一个特别来宾,特别向大家介绍一下,就是国莫卡家族的继承人陈安生。”季念说完之后,人群中就开始出现了很响的议论声。

    莫卡家族又是一个大家族,作为继承人的陈安生很少出现在媒体面前,这一次季念居然将他也给请来了。

    未婚的女子赶紧整理了一下着装,今天出现在宴会上边的风云人物还真是多。

    “松哥,我听说莫卡先生,这一回来市是想找一家珠宝商。”季如秋对景松说。

    景松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

    “我们当然要拿下莫卡先生手里的合约,这样子才能在和景色斗争的时候有更大的保障。”景松说道。

    季如秋赞同的点头,只是市珠宝商多的如同浩瀚的星空,凭什么脱颖而出。

    “如秋,这季念不是还有好件事情要宣布吗?你说说,会不会和你有关系?”景松笑着开口问道。

    “没有。”季如秋想都不想直接开口否认。

    “这样啊。”景松有些失望的看着季如秋,他还想着借着季如秋季家人的身份和陈安生攀点交情,可现在看来,是做不到了。

    景松转身,干脆去和以前的老朋友一起聊天。

    季如秋没有心思和景松闹,她的心思在于景色头上的一根头发。

    季如秋想了想还是准备主动出击,只是还没有等她找到景色的面前,其他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哟,这不是季家的大小姐吗?怎么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了?”

    季如秋抬头看去,拦住她去路的正是以前就和她不对盘的一个女人,好像是叫陈如。

    陈如走到季如秋的面前,用手指挑起季如秋的裙子,一脸嫌弃的开口,“这条礼服是上年的吧,过时了吧。”

    陈如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季如秋的心口上插了一刀,她说的没有错,季如秋身上的礼服就是上一年的。

    她倒是想要买新的礼服,可惜无奈的是资金不足啊。

    陈如想起季如秋以前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模样,真是恨不得现在赶紧踩上几脚。

    “不好意思,麻烦你让一下。”季如秋冷眼看着陈如。

    就算是她的礼服过时了又能怎么样,她长得比陈如好看太多,这一点就够了。

    季如秋忽然想起,之前不知道从哪里听来,陈如的女儿和外边的小混混睡了,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

    “陈夫人,我记得几个月前,你女儿被小混混拦着要钱上了报纸头条,这个消息不会是真的吧?”季如秋看好戏一样看着陈如。

    想要看她笑话?那得要首先看看自己,够不够资格看她的笑话。    季如秋此话一出,陈如的整个脸都绿了,何止是被拦着要钱那么简单,简直就是要她女儿的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