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面上也十分的诧异,北冥随风居然有了儿子。

    张夫人看向夏老夫人的目光也不是那么的友善,腹诽着,“这北冥随风已经有了儿子,她的女儿到时候再嫁人北冥家族,生下的孩子就不是北冥家族的第一个孙子了。”

    夏老夫人显然也感受了张夫人微变的神色,将松果宝贝往自己的方向拉了一下。

    “夏老夫人,那边还有朋友在找我,我先过去了。”张夫人勉强的朝夏老夫人笑笑。

    夏老夫人点头,对于张夫人的离开丝毫不在意,因为她有信心,张夫人舍不得放开北冥家族这棵大树。

    张夫人确实如夏老夫人所料,走了几步,又走回来,微笑着看着夏老夫人,“夏老夫人,我这边有几个朋友都很想见见你,一起过来吧。”    张夫人心想,虽然北冥随风有了儿子,但是北冥家族对她的诱惑力还是太大了,有了儿子又怎么样,没有继承北冥家族之前一切都不是定数,要是她的女儿也生下北冥随风的儿子,有张家的帮助,最后

    胜利的一定是她的女儿。

    夏老夫人一脸得意,张夫人的反应和她所想一模一样,“好,那我就和你一起去看看。”

    夏老夫人这算是给足了张夫人的面子。

    安澜的紧紧的抿着嘴唇,从小良好的教养告诉她,在此刻越发的不能失态,要是让夏老夫人对她彻底失望,那么她才是真正的没戏了。

    “松果,和太奶奶,一起过去看看好不好,太奶奶向你介绍太奶奶的朋友们。”夏老夫人慈爱的看着松果宝贝。

    在心里努力忽视松果宝贝的母亲是景色的这个事实。

    “去吧。”北冥随风对松果宝贝说。

    他可以看的出夏老夫人对于松果宝贝是真的喜爱,至少现在不会出手动松果宝贝,这就够了。

    松果宝贝刚想要拒绝就听到北冥随风让他跟着夏老夫人一起去,虽然他不理解北冥随风为什么让他跟着夏老夫人去,但是他还是乖乖的点头,任由夏老夫人拉着他离开。

    “色色,累了吗?去那边坐一坐?”北冥随风在夏老夫人离开之后,温柔的低头看向景色。

    景色摇头,“我不累,晚宴快开始了,还是再坚持一下吧。”

    景色说着又看了一眼门外,景宸怎么到现在还没来?不会是不来了吧。

    “西米,你有看到我哥哥吗?”景色转身问了一句西米。

    西米心不在焉的摇头,“当然没有,景宸我怎么会知道在那里。”

    西米自己可能不知道,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有多么的奇怪,像是吃醋了的语气。

    景色和北冥随风对视一眼,西米似乎和景宸出现了什么问。

    西米仰头喝了一大口红酒,双手紧紧的握着红酒杯,细看的话,可以发现握着红酒杯的手关节处隐隐有发白的迹象。

    “西米,你和我哥出现什么问题了?”景色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没有,我们两个什么关系都没有,能出什么问题啊。”西米下意识的开口否认。

    “西米,你的反应过激了,乖,告诉我,我哥哥对你做了什么?”景色像是哄小孩一般哄着西米。

    西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弹了一下景色的额头,“你当我是松果宝贝呢,乖字都出来了。”

    西米虽然收了力道,到底还是有底子的人,在景色的额头上边留下了一抹红。

    “西米,你就不能轻点啊,痛死了。”景色龇牙咧嘴的看着西米。

    “喏,你哥哥这不是来了吗?”西米余光看见了从入口处缓缓走进来的景宸,对着景色说。

    景色朝入口处看去,果然看见一身银白色西装的景宸朝她们的方向走来。

    景色赶紧对景宸挥手,景宸的出现让哄闹的大厅有了一瞬间的安静。

    景宸以前很少参加宴会,对于众人来说都是陌生的,当这么帅的小伙子进来的时候,众人的面色还是很诧异的,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景宸的身份。

    当然中间也是有那么几个人在景宸还是景家少爷的时候是见过景宸的,但是景松在五年前就宣布了景宸去世的消息,现在突然间见到也只当是长得像景宸的人,并没有往深处多想一些什么。

    “哥哥,你怎么才来。”景色欣喜的拉着景宸的手,双眼发光的看着景宸,景宸今天的装扮太帅了。

    虽然往日里也很帅,但是,今天打扮过后更加的帅气。

    北冥随风不爽的看着景色对着景宸一脸殷勤的模样,他也很帅啊,景色怎么不多看看他。

    “色色,男女授受不亲。”北冥随风对景色说。

    景色简直哭笑不得的看着北冥随风,“疯子,那是我哥,亲的。”

    景色着重的咬着最后的两个字,景宸在景色听到亲的二字的时候,双手抖了一下。

    脸上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亲的也不行。”北冥随风霸道的开口,双手抚着景色的脸颊,将景色的脸掰了过来,正对着自己,双眼牢牢的盯着景色,“你看我就好了。”

    “唔,知道了你快发生,我脸上的妆都要被你蹭掉了。”景色含糊的说道。

    景宸露出一抹微笑,拉着景色,将景色从北冥随风的魔掌里边拯救出来,戏谑的笑道,“没错,亲生的。”

    西米在一边凉凉的看了一会之后,转身朝不远处的沙发走去。

    景色赶紧用手肘推了一下景宸,“哥哥,你和西米怎么了,西米怎么那么奇怪。”

    “没事。”景宸也很疑惑,他自问好像从来没有惹到西米,西米突然间又对他不冷不热起来。

    景宸揉了两下跳动的太阳穴,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难猜。

    “没事?我看很有事。”景色低声的嘀咕了一句。

    然后蹦蹦跳跳的去找西米,她就不信了,她从那小妮子的嘴里问不出些什么。

    北冥随风柔和的看着景色走到西米的身边。    “北冥随风,我听说夏老夫人也来了,你准备怎么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