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听了景色的话之后,脸色猛地沉下来,阴沉的看着安澜。

    安澜脸色一白,下意识的往夏夫人的方向走了几步,“不……随风哥哥,我没有……”

    “安澜怎么了,我看安澜就不错,大家出生,从小就乖巧,又是名牌大学毕业,家世又好,和随风你再匹配不过了。”夏老夫人说话的时候,故意将目光看向景色。

    景色嘴边一直挂着笑容,让人看不出喜怒。

    只是在看不到的地方,将北冥随风掐了一下,丢了两个眼神给北冥随风。

    意思就是你自己的奶奶,你自己搞定。

    北冥随风也只是玩味的看着夏老夫人,心想着,夏老夫人还真是不死心,也不知道这安家给她吃了什么**药,不将安家的女儿弄进北冥家族就不肯罢休了。

    “夏老夫人,你是想要十多年前的悲剧重演吗?”北冥随风说。

    夏老夫人原本还得意的目光一下子黯淡下来,就连面色也变得惨白,如果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夏老夫人的手也在颤抖着。

    “夏老夫人,你喜欢这个女人我没有意见,如果让这个女人不识趣的来打扰色色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北冥随风冷笑着。

    安澜的脸色也因为北冥随风这般不客气的话,变得苍白起来。

    松果宝贝在心底给北冥随风竖了一个大拇指,暗暗的赞叹着。

    “夏老夫人,你是真的忘记了现在北冥家族掌权的人是谁了。”北冥随风敲打着。

    夏老夫人微愣,她倒是真有些忘记了,北冥家族现在掌权的人是北冥随风而不是她了。

    夏老夫人压抑住内心的火气,知道现在不是和北冥随风硬碰硬的时刻。

    “随风,你迟早会知道奶奶是为了你好的。”夏老夫人痛心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嗤之以鼻,为了他好吗?或许吧,只是他并不需要夏老夫人对他的好。

    夏老夫人又将目光转移到了松果宝贝的身上,北冥家族这一代唯一的一个小孙子,纵使他的母亲不是她所喜欢的,但是对于这个小孙子,她还是极爱的。

    “松果,过来,让奶奶好好的看看。”夏老夫人不经意之间目光流露出了对松果宝贝的喜爱。

    不知为何,安澜心里产生了一阵紧张感,松果宝贝的存在就是一个很大威胁,对她是一个定时炸弹的存在。

    松果宝贝在北冥随风的默许下,松开了牵着景色的手,一步步的朝夏老夫人走过去。

    在夏老夫人希翼的眼中,缓缓的开口,“夏老夫人。”

    虽然没有叫太奶奶,但是在夏老夫人耳朵里却是出奇的好听,脸上也露出了几声喜爱之意。

    夏老夫人伸手抚上松果宝贝的头发,直夸好孩子。

    安澜微笑着上前开口,“夏老夫人,松果长得还有几分像您。”

    不管这话是真话还是假话,至少夏老夫人听着是开心的,倒是景色忍不住在心底吐槽,长得有几分像夏老夫人?她怎么就没有看出来。

    “夏老夫人,真巧啊。”另一个老夫人看见了夏老夫人过来打了一声招呼,打完招呼之后,又将目光看到了北冥随风的身上。

    夏老夫人正一心逗弄着松果宝贝,突然间听到有人叫她,抬起头看了一眼,是张老夫人,微微的点头笑着。

    “张夫人,是很巧。”对于张夫人的心思,她也是知道的。

    张家虽然比不上北冥家族,但是也是不错的世家,就是安澜不能嫁给北冥随风,张家的女儿嫁给北冥随风也是好的。

    夏老夫人看到张夫人忽然想起来,张家的女儿似乎今年刚刚出国留学回来,北冥随风不喜欢安澜,那别的女人呢?

    在她的心里,谁都比景色好上许多,谁都能进北冥家族,就是景色不能进。

    就好像当年的北冥忘强行的娶了家世差上许多的文静语,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文静语将北冥家族闹了个天翻地覆,差点没有让她被其他人给笑死,总之有她在,景色万万不能进北冥家族。    如果景色和北冥随风知道夏老夫人心里是这么想的话,一定会呕血,这老太太是忘记了,在当年北冥忘的婚姻里,她占据了多少的角色,要不是她,北冥忘和文静语的结局一定不会是这样,还有安怡乐

    的结局也不会这么的凄惨。

    “张夫人,今天就你一个人来参加宴会?”夏老夫人笑着将目光看向了张夫人的身后。

    张夫人的身后并没有跟着其他人,有些的失望的收回目光。

    安澜一直注意着夏老夫人的一举一动,当下看见夏老夫人的神色,瞬间就知道了夏老夫人在想些什么,面色顿时有些难看。

    夏老夫人是想放弃她,让其他人代替她的角色?这怎么可以呢。

    “是啊,原本想要带上小女儿一起来,无奈小女儿飞机延误了。”张夫人说到这里的也有些遗憾。

    季念今天晚上邀请的人都是各界的名流,有头有脸的人物,她想要带小女儿来参加宴会,顺带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男子,谁知道小女儿的飞机居然延误了。

    季念的请帖上边写明了只准带一人,带的人的身份也是要注明,绝不可以是小三情人一类。

    大女儿是她丈夫的私生女,自然是带不出手的,张先生倒是想让张夫人带上大女儿,张夫人宁愿孤身一人来参加宴会也不愿带大女儿。

    “那还真是可惜了。”夏老夫人与张夫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

    彻底的无视在一边,快要咬碎一口白牙的安澜。

    夏老夫人这么护着安澜,是看在安澜对她还有用处的份上,现在北冥随风明摆着看不上安澜,她对于安澜自然也没有了一开始的这么热络。

    张夫人余光看到了夏老夫人拉着的松果宝贝的脸上,诧异的开口,“这是?”

    “哦,这是随风的儿子,我的小曾孙。”夏老夫人笑着将松果宝贝介绍给张夫人。    张夫人的面色顿时有些难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