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色色,你看。”西米一转头,正好看见夏老夫人拉着安澜笑眯眯的和别人打着招呼。

    西米赶紧撞了一下景色,景色朝着西米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夏老夫人。

    “疯子,你说我要不要上前打一个招呼?”景色扭头问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拉着景色的手,不让她上前,“不用,没有这个必要。”

    既然北冥随风这么说了,那她就这么听罢,景色点点头,反正夏老夫人也不喜欢她,没有必要上赶着让别人羞辱。

    “哥哥也是的,怎么还不来,之前还说要早点来的。”景色和西米抱怨了一声。

    西米现在听到景宸,身体反射性的一个颤抖,两只腿也不受控制的在颤抖着。

    景色并不想去找夏老夫人,夏老夫人却已经主动带着安澜朝景色的方向走了过来。

    “随风,看见奶奶怎么不上前打声招呼?”夏老夫人带着安澜找到北冥随风和景色的面前,主动忽略景色,直接朝北冥随风开口。

    “夏老夫人,这不是打了招呼。”北冥随风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随风哥哥,夏老夫人一直惦记着你。”安澜上前一步,低着脑袋开口。

    “随风,一会的舞伴找好了没有?安澜就很合适。”夏老夫人直接忽视了埋在北冥随风胸前的景色,将安澜推到了北冥随风的面前。

    安澜娇羞的低头,脸颊飘上两朵红晕,娇羞的看着北冥随风,“随风哥哥,我跳舞还可以。”

    “不用夏老夫人费心了,孩子妈在这里,我的舞伴自然是我孩子的妈。”北冥随风看也不看安澜。

    夏老夫人当众被北冥随风驳了面子,一口气又堵在了胸口处,看景色是哪哪都不顺眼,怎么哪里都有景色。

    “上不得台面的,一会丢脸了,看你怎么办。”夏老夫人气呼呼的开口说道。

    北冥随风眼神一暗,“就算是丢脸了,也是丢我的脸,就不劳夏老夫人您费心了。”

    “随风哥哥,夏老夫人说这话也是为了你好,你这般太过伤人了。”安澜略带指责的看着北冥随风。

    夏老夫人听了安澜维护她的话,面色稍微的缓和了一点。

    景色和北冥随风就知道气她,对她还不如对一个陌生人来的客气。

    “自己上前自取其辱又怪的了谁。”景色从北冥随风的怀里抬起一个小脑袋,对着安澜做了一个鬼脸。

    景色很诧异的发现,自己今天和安澜穿的礼服都是差不多。

    “妈咪,你们在说什么?”松果宝贝在大厅里边转了一圈,又跑回来了。

    看见景色在和夏老夫人聊天,急忙跑上前。

    夏老夫人的目光自从松果宝贝出现之后,就一直黏在松果宝贝的身上,松果宝贝那张酷似北冥随风的脸可以说明了松果宝贝的身份。

    松果宝贝防备的看着夏老夫人和安澜两人,他可知道,就是这两人喜欢欺负妈咪。

    “这…这…就是松果宝贝?”夏老夫人张大了嘴巴,错愕的看着松果宝贝。

    “是,这就是松果宝贝。”北冥随风点头,承认了松果宝贝的身份。

    反正松果宝贝又不是一辈子待在阴影里,迟早都是会暴露身份,现在只是提前罢了。

    夏老夫人颤抖着弯腰抓住松果宝贝的肩膀,直勾勾的盯着松果宝贝,嘴里直呼像,好像。

    “夏老夫人,你抓疼我了。”松果宝贝挣扎了一下。

    “夏老夫人,你抓疼我儿子了。”景色皱眉,赶紧上前,将松果宝贝从夏老夫人的手下边拯救出来。

    在松果宝贝出现之后,唯一一个不开心的恐怕只有安澜了,安澜差点咬碎了一口白牙。

    “松果宝贝,叫太奶奶。”夏老夫人期待的看着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紧紧的抿着嘴巴,不肯喊夏老夫人,就是夏老夫人欺负他妈咪欺负的最多,现在还想让他喊人,多么的不现实。

    “松果宝贝,喊一声太奶奶好不好?”夏老夫人紧张的看着松果宝贝。

    “不好。”松果宝贝一口就回绝了。

    夏老夫人将松果宝贝不愿意喊她的责任又推到了景色的脑袋上,以为是景色教导的缘故。

    对于景色更加的没有好脸色,埋怨的看了一眼无辜的景色,然后继续诱哄着松果宝贝喊她太奶奶。

    “真是太像了。”夏老夫人再一次感叹着。

    “我儿子自然是和我长得像。”北冥随风颇有些得意的开口。

    夏老夫人看向松果宝贝的目光有一丝的怀念,“不是像你。”

    “我儿子不像我还能像谁?”北冥随风不满的开口。

    “松果宝贝的眼睛,像极了北冥思政。”夏老夫人若有若无的叹了一口气。

    北冥随风微愣,为何他从未感觉松果宝贝的眼睛像北冥思政。

    松果宝贝听懂了夏老夫人的话,她说的北冥思政就是他的太爷爷,北冥随风的爷爷。

    他见过北冥思政的照片,也不觉得自己的眼睛长得像北冥思政,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松果宝贝,跟着太奶奶回北冥家好不好?”夏老夫人努力挤出一抹笑容,让自己在松果宝贝的面前看着更加的和蔼可亲。

    可惜,夏老夫人指责刁难景色的画面已经刻在了松果宝贝的心里,想要忘记实在太过困难。

    “不好,我要和我爹地妈咪在一起。”松果宝贝紧绷着小脸。

    夏老夫人指着北冥随风说,“那好啊,让北冥随风一起回北冥老宅就是了。”

    “我要和我妈咪在一起。”松果宝贝鼓着腮帮子拉着景色看着夏老夫人。

    夏老夫人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凝固住,突然觉得松果宝贝有些不识好歹。

    “松果宝贝,她不适合做你的妈咪。”夏老夫人微笑着说。

    夏老夫人原先说什么,她都可以忍让,这下子说了这话,景色是再也不能当做没听见了。

    “夏老夫人,我不适合当松果宝贝的妈咪,你想说谁适合?”景色没好气的开口说道。    然后指着一边的安澜说道,“她就合适了吗?可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