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念在季如秋离开之后,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景色,告诉她,最近几日,季如秋一定会来找她的。

    景色一直等着季如秋的电话,只是季如秋还没有等到,率先等到了景宸的电话。

    听到景宸的来意之后,景色十分的诧异,景宸只问了她一句,季念那张空白的请帖是不是在她的手里。

    景色直接点头说是,景宸这才和景色说,他需要那一张空白请帖。

    景色咬唇,“哥哥,你要那一张开白的请帖作甚,难不成你要进去?可是哥哥你进去并不需要那一张请帖。”

    景宸停顿了一下问景色,“你相信哥哥吗?”

    景色嗯了一声,“我自然是相信哥哥的,但是哥哥,你可以告诉我你拿那一张请帖有什么用吗?”

    她想用这一张请帖来吊着季如秋,可是现在要给景宸了。

    “色色,你只要相信,哥哥一定不会害你就好了,相信哥哥,将请帖给哥哥。”景宸无奈的开口。

    眼里闪过一抹苦楚,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将季如秋挫骨扬灰。

    景色在内心交战了一会,还是决定相信景宸,“哥哥,好,我将那一张空白的请帖给你。”

    景宸闻言松了一口气,露出了笑容,“色色,我来找你,你下来吧。”

    景宸说完就挂了景色的电话,开动车子,朝景色的家里开去。

    景色挂了电话倒是有些魂不守舍,满脑子的疑问。

    景色从柜子里找出那一张请帖,披了一件外套,才去楼下等着景宸。

    “色色。景宸摇下了车窗,对着失神的景色喊了一声。

    景色赶紧抬头,微笑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色色请帖拿来了吗?”景宸问道。

    景色点头,将藏在身后的请帖拿了出来,“哥哥,你到底要拿这个请帖去干吗?”

    景色再一次好奇的问出声,她现在满脑子的疑惑,景宸到底要拿这一张请帖干吗,而且看景宸的面色很是很急,貌似这张请帖很重要。

    “色色,你到了那一天你就知道了现在哥哥还不好说。”景宸无奈的开口。

    “对了,色色不管有谁在你面前说了什么话,你都不要相信,你只需要相信哥哥就好了。”景宸说。

    景色一知半解的点头,将空白请帖交给了景宸。

    等到景宸将空白请帖交给季如秋的时候,季如秋拉着景宸就是一顿夸赞

    景宸冷着脸,告诉季如秋没有下一次,季如秋满心思的欢喜着,对于景宸的话,嗯嗯的随意附和了两声。

    景宸等到季如秋走后,一脚踹在了车轮上边。

    “该死的。”景宸怒骂一声,大口的喘着气。

    他敢保证,按照季如秋的性子有一就会有二,季如秋不可能会这么轻松的放弃这个把柄。

    他要想一个办法,让季如秋伤害不到景色才行。

    季念举办的这场宴会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只是被邀请来参加的都是市顶级豪门,现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边又刮起了一阵风。

    收到季念请帖的说明上流社会认可了你的身份,一时间倒真有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感觉在。

    季念的宴会最后想了一下还是选择放在风尚,风策集团下边的一家酒店。

    当天的安保做的很是严实,将酒店里边的各个出入口都守很严实,将许多想要玩小花样进来的人儿都给挡在了外边。

    “色色,我们一会什么时候下去?”西米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幽幽的问道。

    她许久不参加这些活动了,今天还是看在季念的面子才参加今天的宴会。

    季念在风尚里边已经为她和景色留了休息室,西米和景色如今就是待在休息室里边。

    “急什么,慢慢来就是了。”景色说道。

    “妈咪,西米姨你们今天真好看。”松果宝贝穿着小西装从门外推门进来,迈着两只小腿,到景色和西米的面前,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景色噗嗤一声笑出声,拉着松果宝贝的脸颊,“松果宝贝也很好看,嗯……很帅气。”

    “你爹地呢?”景色朝松果宝贝的身后看了两眼,并没有看到北冥随风的身影,一时间好奇的开口问道。

    松果宝贝嘟嘴,“妈咪,你怎么一来就问爹地,爹地和小白叔叔他们在楼下,我特意上来找你们的。”

    “是这样啊。”景色笑笑,爱不释手的捏着松果宝贝两边的脸颊,还是西米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拯救了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一逃离景色的魔掌,赶紧捂着小脸,跑到门边上,“妈咪,我下去找爹地了。”

    “这……这臭小子这是怕了我不成?”景色呆呆的指着松果宝贝离开的背影,有些不敢相信的开口。

    “色色,你看看你哪有当妈咪的模样,对松果宝贝这么的不温柔。”西米对着景色翻了一个白眼。

    景色嘟着嘴不说话,她明明就对松果宝贝很温柔的好吧。

    等到景色和西米来到宴会大厅的时候,差不多宾客都已经到齐了,景色和西米的出现还是引起了不少的轰动。

    “色色。”北冥随风一见到景色,赶紧朝景色走过来。

    “疯子,好看吗?”景色笑着在北冥随风的面前转了一个圈。

    “好看,色色再好看不过了。”北冥随风迷恋的点头,景色今天一身白纱裙,将头发全都挽了上去,露出了好看的脖子。

    景色笑着挽住北冥随风的手,她只需要北冥随风夸她好看就好。

    “嘶,你们两人还真是肉麻。”西米浑身颤抖了一下,有些看不过去的转头。

    “有能耐你也找一个人秀恩。”景色对于西米的话,做了一个鬼脸。

    西米无奈的耸肩,“没有能耐,所以只有吃吃你们的狗粮了,对了,色色,今天晚上夏老夫人是不是也会来?”

    景色下意识的看向北冥随风,“夏老夫人晚上会来的吧?”    景色不确定的开口问北冥随风,按照夏老夫人跳脱的思维,谁也说不好,不过她并不希望在这个宴会上边看到夏老夫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