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念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季如秋算是默认了她的话。

    季如秋猛地起身,深呼吸了几口,双手紧紧的拽着包,朝外边走了几步,最后脑子里响起了那人的话,重新走回到季念的面前。

    “念念,算姐姐求你,你帮帮我。”季如秋咬牙看着季念。

    季念慵懒的抬头,“你想要参加宴会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请帖刚刚好,只有一张空白的请帖在景色的手里。”

    季如秋看向季念,确定季念眼里平静无奇,相信了季念的话,“这样子的话,那我先走了。”

    季如秋发现,只要在这里多待一点时间,自己的胸口就会越发的闷。

    季念在季如秋提出离开的时候,才不慌不忙的起身,唤来了管家,“带景夫人出去,不要让她走错了路。”

    “是。”管家点头,冲着季如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季如秋狠狠的瞪了季念一眼,极其不甘的朝外边走去,她刚才还真的想借这个时间,逛一逛季宅,没想到,季念就这样拦住了她的心思。

    季如秋出了季家的门,收起了眼里的复杂,季念说,景色的手里就一张请帖,按照景色对她愤恨的程度,又怎么会给她请帖呢。

    季如秋眼珠一转,很快就想到了另一个人,有他在,景色一定会将请帖给她的。

    季如秋从包里边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景宸。

    景宸瞥了一眼来电显示,原本想要挂掉,但是看到上边的名字的时候,想了想还是接过电话。

    “喂。”景宸冷声开口。

    季如秋露出了一抹笑容,赶紧开口,“景宸,我有事情找你。”

    “没空。”景宸下意识的开口拒绝,他对于季如秋还真是没有什么话可以说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只能去找景色了,我想她应该很想知道,关于你身世的事情。”季如秋笑道。

    景宸猛地从办公椅上起身,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警告季如秋,“你要是敢去找景色的话,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所以,景宸,你要不要来见我?”季如秋继续问道。

    “景盛集团楼下的咖啡厅等着。”景宸说完就挂了电话。

    拔腿朝外边走去,刚好撞见了刚要进来的张助理,“总裁,你这是要去哪里?”

    “办点事情。”景宸说完,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等到景宸一路赶到咖啡厅的时候,季如秋已经在里边等着了,季如秋一看到景宸的身影,急忙从位置上站起来。

    景宸坐在了季如秋的对面,一脸的冷漠。

    “景宸,你快看看,你想要喝些什么?”季如秋说着,将咖啡的菜单摆在了景宸的面前。

    景宸看也不看面前的菜单,将它往季如秋的方向推了一点,“我什么也不喝,你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直说,我事情很多,没空和你耗着。”

    季如秋听景宸不想要喝咖啡也不勉强,将菜单收了起来,放到一边。

    “说吧,找我什么事情。”景宸直奔主题。

    季如秋抿嘴笑道,“景宸,季念过几日会举行宴会,你是知道的吧。”

    景宸不置可否的点头,他大概能够猜出来季如秋想要干什么了。

    “这季念说请帖只有一张空白的在景色手里,我需要那一张请帖。”季如秋有人不和景宸绕弯子,直接开口说道。

    景宸冷笑一声,像是知啊看笑话一样看着季如秋,“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的忙,去和景色要那一张没有名字的请帖?”

    “就凭我知道你的秘密。”季如秋继续笑着。

    景宸的笑容慢慢的淡了下来,阴霾的看着季如秋,手握成拳头捏的咯咯响。

    “景宸,你说,景色要是知道你不是他的亲哥哥,那么,你对她的打击会有多么大,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季如秋笑道。

    景宸脸上越发的阴沉,“你想要用此来威胁我?”

    “威胁,这个词就难听了,只是想要请你帮一个忙,景宸,你是知道的,你的身份一旦暴露出来,会惹来多大的麻烦。”季如秋耸肩。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受你威胁?我的母亲只有一个那就是季如夏。”景宸咬牙开口。

    季如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景宸你还真是敢说,你敢说你没有去做亲子鉴定?你敢说,你就是季如夏的儿子?”

    “景宸,醒醒吧,当季如夏的儿子并没有那么的好,季家的财产也不可能给你的。”季如秋只当景宸舍不得季家那庞大的家产。

    “季如秋,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自以为是。”景宸冷冷的看着季如秋。

    “景宸,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帮我得到季念的请帖,要么你和景色决裂,我会告诉他你并不是季如夏的儿子,你自然也不是她的哥哥。”季如秋微笑着看着景宸。

    景宸的双手紧紧的捏着,忍不住在心底骂着,季如秋竟然真的敢拿此来威胁他,而他又该死的偏偏受了季如秋的威胁。

    “景宸,我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只是让你找景色拿一下请帖,可是没有让你做出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季如秋说。

    景宸指着季如秋的鼻子冷冷的说道,“你最好记住你今天,此时此刻说过的话,只要拿到请帖,就不将这件事情告诉景色。”

    “那是自然,我一向是很有原则的。”季如秋笑道。

    她要等着景色遭受很大创伤的时候,再将这件事情给捅出来,给景色造成不可磨灭的打击,打蛇就要打七寸,手里握着的把柄,自然也是要等到最适合的时机拿出来使用。

    “景宸,总之你放心吧,既然答应了你,一定会做到就是,接下去就是要看你怎么做了。”季如秋想,她这一步棋算是走对了。

    景宸深吸一口气,“如果,让我听到外边有一丝风声的话,你和你女儿就一起下地狱吧。”

    说完景宸就站起身离开,上了车之后,景宸气不过,一拳打在了方向盘上边。    眼里满满的阴霾,在心底恶狠狠的说着,季如秋,你等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