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十二章:怎么,不认识我了?

    看了一眼在地上睡得的正香苏意,白子枫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嫂子,放心吧!苏少睡得很好,没什么不好的。”

    景色放心了,挂了电话就安然的入睡。

    第二天景色在公司见到北冥随风,两人都当做那天晚上的那个吻不存在,只是两人之间似乎又跟以往多了些什么。

    很快就到了景知来上班的日子,那天一大早景色就起床打扮,描眉,口红高跟鞋,香水一样都不能少。

    松果宝贝欢乐的吹了一声口哨,“好美,妈咪打扮的那么好看去约会吗?”

    景色放下口红,伸手捞过松果宝贝,在他白白嫩嫩的小脸上留下了一个口红印。

    “宝贝,妈咪今天是要去战斗的,就不送你去幼儿园了,你自己去吧!”景色站在全身镜前,看着自己还有哪里不完美的地方。

    松果宝贝早对景色提出自己上下学的要求了,景色经过考虑同意了松果宝贝的要求,幼儿园离家不远,松果宝贝还是个高智商的娃没有人能够拐的走他。

    “知道了妈咪。”松果宝贝拿过纸巾擦着脸上的口红印,“妈咪,今天小姨看到你会不会吓一跳?”

    景色歪着脑袋想了想,或许会吧,毕竟他们都以为她死了不是吗?想到五年前的那一场飞机事故,景色就恨上心来,那一场飞机事故是季如秋策划的,她也真够狠的,完全不顾飞机上还有其他无辜的生命。

    要不是那次,叶青误打误撞劫持了她,她或许还真的就死在了那一场事故中,连同肚子里的宝贝。景色的眼眸渐渐被恨意染上,谁都不能动她宝贝。

    拖沓了那么久,终于要上战场了,景色骨子里的好战分子还是跳动着。

    “妈咪,你悠着点,可千万别舅舅还没来,你就将小姨气死了。”松果宝贝在一旁凉飕飕的说着。

    对于欺负他最爱的妈咪的人,谁都不能放过,要不是景色阻拦着不让他插手,景盛哪还有现在的风光,松果宝贝鼓着腮帮子,看着美腻的自家妈咪。

    唔,只说不能出手,那适当的帮忙还是可以的吧?松果宝贝慢悠悠的想着。

    一会放学回来问问楚墨,将景盛的股份收购的怎么样了,妈咪的生日好像快到了,当做生日礼物不错。

    “儿砸,放心吧!妈咪是有度的人,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看牢安安,可千万别让她和别人跑了。”景色语重心长的对松果宝贝说。

    松果宝贝已经没有那么反感顾安安了,知道自家妈咪喜欢顾安安,松果宝贝心中还是有那么点的小小吃味。

    “还有啊!儿砸,虽然妈咪是个有礼貌的人,但是妈咪可从没承认过她是你小姨,咱们还是有礼貌一点焕别人一声景小姐吧!”景色满意的看着的装扮,拿上包就准备出门。

    松果宝贝上学的时间还早不急,景色一边换鞋一边对松果宝贝说,“一会下楼的时候记得将垃圾带下去,今天晚上妈咪要是回来的晚,吃饭就不用等妈咪了。”

    景色不喜欢对松果宝贝隐瞒什么,下班后去北冥随风家里当佣人的事情自然一五一十的和松果说了。

    松果宝贝想着这样能促进爹地妈咪之间的感情,就举双手赞成,顺带还大方的跟景色说,在家务上有什么不会的尽管打电话来问。

    那语气,让景色有将松果宝贝塞回肚子里重造的想法,有这样不相信妈咪的吗?

    松果宝贝目送景色出家门,看着景色今天自信满满的样子,一定能将敌人打退。

    景色赶到北冥集团的时候,办公室里还没有人,景色将包放到座位上,才晃荡的走到景知的办公桌前。

    身为首席秘书,景色自然知道办公室的**坏了还没修,在景色的精心设计下,成功的拖到了今天再修。景色从办公室的角落里拿出工具箱,将办公椅的螺丝拧掉了两颗,在一些不重要的文件上黏了胶水,景色才拍拍手回到自己的位置。

    “景色,今天怎么来的那么早?”张曼玉看着景色,忍不住惊讶,因为景色往往都是踩着点来的那位。

    “今天不是有新人要来吗?早点来,准备一下。”景色笑着回答。

    张曼玉这才想起来今天好像是有一个新人要来,张曼玉以过来人的经验说,“放宽心放宽心,不要太紧张。”

    我不紧张,我只是有点兴奋。这话景色当然不能说出口,只是一个劲的笑着看着张曼玉,张曼玉心中暗想坏了,这傻丫头怕是紧张坏了,第一次带新人。

    张曼玉赶紧起身,给景色倒了一杯水,让她冷静冷静,景色接过水,润润喉咙,这样一会骂起人来才好。

    接近上班的时间,办公室里的人陆陆续续都来齐了,还是迟迟不见景知的身影,景色想着景知不会打退堂鼓了吧!

    在景色千盼万盼中,景知终于华丽丽的登场了。

    景色低头平复了下情绪,才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走到景知的面前,“景小姐,我是你的直属上层,带你熟悉工作的人。”

    景知原本在左顾右盼,寻找着北冥随风的身影,冷不防走出一个女人。

    景知懒洋洋的抬起头随意的看了一眼那个女人,这一看可不得了,似乎看到了什么惊吓的东西,连连退了几步,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

    眼前这个女人她化成灰都能认识,她不是死了吗?不是死于飞机失事了吗?怎么可能还出现在这里,景知以为自己看到了错觉,揉了揉眼睛,再看,面前还是那个人。

    “怎么,不认识我了?景家大小姐?”景色的语气里充满了嘲讽的味道,藐视着眼前的景知。

    景知前几天中毒后身体还没好,脸上的小红点没有完全消下去,今天打了很多的粉底才勉勉强强盖住脸上的红点,这一吓,本就白的脸更加苍白了,从景色的角度看过去,景知刚刚倒退的时候脸上的粉是不是掉了一点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