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念念,你还记得小时候,你想吃冰棍,姐姐带你吃冰棍的事情吗?”季如秋满脑子搜索着,曾经和季念有过的交集。

    结果,悲哀的发现,自己和季念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换句话说,两人之间根本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有的只是差点极点的相处。

    季念挑眉,经过季如秋这么一说,她倒是想起来,那一次季如秋带她吃冰棍,貌似是两人为数不多的相处里较为平静的一点回忆。

    只是那次吃冰棍也是景知想要吃,附带上的她而已。

    “念念,那时候你还是个小馋虫,一眨眼就长这么大了。”季如秋感慨的说道。

    她在努力的勾起季念脑海里对她的美好的回忆,只有这样子,才能打接下来的亲情牌。

    季念听季如秋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边喝着茶,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季如秋直到说的口干舌燥才停止,端起茶优雅的喝了一口,拿出帕子细心的擦了一下有茶汁的嘴角。

    “景夫人要是没有别的事情话,就离开吧,这季宅,不宜久待。”季念听季如秋停下说话的嘴巴,提议了一句。

    季如秋面色一暗,她想要做的事情,才刚刚铺垫好,怎么能够就这样轻易的退缩。

    季如秋知道季念说一不二的性子,在季念开口赶人之前,直白的说出口,“我这次来,叙旧是一件事情,还有另外一件事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哀怨的看着季念,“念念,你要举办晚宴怎么不告诉我,我可以来帮你的忙啊。”

    季念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季如秋,是来帮她的忙,还是想要借此沾季家的光?

    “我听说景家麻烦的很,不过就是一件小事情,自然就不用帮忙了。”季念对于季如秋最近发生的事情可谓是了如指掌,里边还有她的影子。

    季如秋一听到季念说到景家的事情,面色一黑。

    “怎么会麻烦呢,身为季家的人,这点忙还是要帮的。”季如秋连忙笑道。

    季念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季如秋,“我怎么不知道景夫人还是季家的人?景夫人难不成又忘记自己和季家断绝了任何关系?”

    季如秋勉强的笑着,“当初不过是气话而已,又怎么能够当真呢,我季如秋一直都是季家的女儿。”

    季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笑的看着季如秋,“那还真是抱歉,气话我偏偏当了真,我还以为当初你还真不留恋季家。”

    “行了,季念,我实话告诉你把,我这一次来,叙旧是真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你举办的宴会,我要参加。”季如秋干脆道明了今日的来意。

    季念点头,这才是季如秋来的目的,之前那些说的都是真的废话了。

    “念念,我怎么说也是你姐姐,你就算不喜欢我,也不会让外人看了季家的笑话吧。”季如秋说。

    季念听了季如秋的话,微微点头,真是打的好算盘,舍不得让外人看季家的笑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她出席。

    “景夫人,你要是忘记了,我就再提醒你一遍,你已经从季家的族谱上边除名了,你也不是季家的人了,所以季家的笑话名誉与你自然也没了啥关系。”季念说。

    又是这一句话,又是这个,季如秋烦躁的吸着气。

    “念念,就当是你对我这个姐姐最后的一点情义,我要参加这个宴会。”季如秋看向季念。

    最后一点的情义?他们之间还有情义存在吗?季念不免有些好笑。

    “季如秋,你来找我打错了算盘,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一次的宴会请帖是刚刚好的,我这里多一张也没有了。”季念说。

    季如秋脸上维持着的笑容一点点的瓦解,不敢置信的看着季念。

    “你的意思就是,不愿意给我那一张请帖吗?”季如秋问道。

    季念默认了季如秋的话,目光越过季如秋看向季如秋的身后,季如秋这张脸和季如夏太像了,她怕自己会心软。

    “季念,你是真的不把我当姐姐看了是吗?”季如秋咬着牙开口。

    “你又何曾将我当过妹妹?”季念毫不避讳的看着季如秋。

    季如秋心中狠狠一震,身子随之一震。    “季如秋,我从出生开始,你就将我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觉得我夺了你的宠爱,我从小跟在大姐的身边长大,你以为我跟姐姐是一伙的,对我更加的看不顺眼,你说说我从小遇上的祸事或多或少都有

    你的影子吧。”季念嘲讽的笑着。

    季如秋被季念说的哑口无言,竟然找不到一句话出来反驳,也确实如季念说的这般。

    “所以,你说说,季如秋,你对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凭什么要求我来帮你?”季念追问道。

    季如秋张了一下嘴巴,刚想说我是你姐姐之类的话,去被季念一下子打断了。

    “别想拿你的身份来压我,我不怕,更何况你现在已经不是季家的人。”季念说。

    季念一直反复的开口提着季如秋不是季家的人这一回事,季如秋想要反驳偏偏反驳不了,只好自己堵着这一口气,在心口闷疼。

    “也别想要用你的那点情分来换,我们之间要算起来,更多的还是债。”季念怎么也不会忘记小的时候,季如秋欲置他于死地的事情。

    “所以,季如秋,你今天来找我,可以说是来找错了人,我不会帮你。”季念想,她没有落井下石已经够对得起季如秋了。

    “季如秋,你要是安安稳稳的,不主动来招惹我,我也不会来招惹你。”季念说。

    也不知季如秋有没有将季念的话给听进去。

    “管家送客。”她和季如秋的对话已经结束,季如秋也可以回去了。

    管家适时的出现在了季如秋的身后,对着季如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季如秋一直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她今日要是离开,这样才会让外界的人看了笑话。    “念念,就真的一点都不愿意帮我?”季如秋见季念没说话,再次开口问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