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念闻声,朝季如秋的方向看去,这一看彻底的惊住了。

    季如秋本就和季如夏长的极像,现在又学着季如夏的模样,要不是看到季如秋的眼睛,季念,几乎要将季如秋当成了季如夏。

    “念念,怎么不叫姐姐?”季如秋微笑着站到季念的面前,柔和着开口。

    季念收起眼中的怀念,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的书本放到了桌子上边,然后朝着管家挥手,让他下去。

    管家对着季念弯了一下腰,缓缓的转身离开,偌大的后院一时间就只留下季如秋还有季念了。

    季念指了一下对面的椅子,“坐吧。”

    季如秋微笑着,坐到了季念的对面,然后怀念的看着周边的风景。

    “景夫人………”季念刚将称呼喊出声,季如秋面色就僵硬了一下。

    不自在的开口,“念念,我们姐妹之间何须这么的陌生,你还是如同往日那样,唤我一声二姐吧。”

    季念轻轻的摇头,“景夫人莫不是忘了,季念的二姐早就死了。”

    “早在脱离季家的那一刻就死了。”季念看着季如秋的脸色一点点的苍白。

    “念念,我们是姐妹,我们的身体里边流着同样的血,这一点,无论如何,你都否认不了。”季如秋挤出一抹笑容。

    在心底告诫着自己,自己今日来找季念不是为了吵架的,是要修复两人之间的关系。

    同样的血?季念挑眉,对于这句话,她不接。

    “念念,就算我当年做了一些错事,还不允许我悔改吗?”季如秋委屈的开口说道。

    季念拿过面前的茶壶帮季如秋倒了一杯茶,听着季如秋说她这些年的悔过。

    “念念,这些年,我做梦都会梦见爸爸,他指责我,不去看他,可是,我又怎么有脸去看爸爸。”说到这里的时候,季如秋眼角流出了两滴眼泪。

    这句话,季如秋说的倒不完全是假的,不管她和季老爷子再怎么闹,她也是季老爷子的女儿。

    当年堵着一口气,没有去见季老爷子最后一面,是她此生的遗憾,她也因为如此,错过了和季老爷子和季家和好的机会。

    “我想,爸爸他并不希望看见你。”季念说。

    当时季如夏已经离世,季老爷子满心的懊恼,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季如夏,对于始作俑者季如秋就是数不尽的恨意。

    在季老爷子弥留之际,他的嘴里念着的也是季如夏的名字,还说了对不起景色和景宸,倒是季如秋,半点也没有提及。

    在无意间提到季如秋的时候,眼里还有厌恶的神情。

    季如秋没有想到季念会这么说,使劲的抠着自己的包。

    “念念,这么些年,我一直都活在懊悔里,这一个报复够了吧。”季如秋苦笑道。

    季念不为所动,面上也没有别的变化,“从来没有想过要报复你,一切都是你自己想的。”

    季如秋不置可否。

    “念念,不说这些了,让姐姐好好看看你,都长成大姑娘了。”季如秋想要去碰季念的脸。

    却被季念一个侧脸躲了开来,季如秋的手尴尬的举在半空中,最后讪讪的放下。

    “景夫人,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那一天在医院和你该说的也说的很清楚了,你现在这般纠缠意义又在哪里?”季念说。

    “念念,那时候是姐姐错了,是姐姐过激了,原谅姐姐好吗?”季如秋诚恳的看着季念。

    季念抿了一口茶,抬起眼帘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季如秋。

    在心底赞叹着,真是演戏的个中好手,景知一心想着进入演艺圈,其实,她还真是应该和季如秋学一学这演戏。

    “没什么原不原谅的。”季念淡淡的开口。

    季如秋一副欲落泪的模样,“念念,你还是不愿意原谅姐姐,念念,你要姐姐怎么做,才愿意原谅姐姐?”

    季念浅笑,“没有什么原不原谅的,还是说正事吧,景夫人今日来找我目的是为了什么?”

    季如秋看着两边的风景,眼里怀念的目光越发的浓烈了。

    季宅说是改变了,里边却一点都没变,就连不远处的秋千都是自己小时候玩过的秋千。

    还有秋千旁边的桂花树,还是自己和季如夏一起种下的。

    “念念,这石桌上边还有你的名字。”季如秋的目光瞥到石桌上,看见上边季念的名字,微笑着开口。

    她还记得,这上边的名字,还是季念自己刻上去的,当时那么点大的人儿,手里握着水果刀,在这石桌上刻字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那时候还是季念刚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吧,还是她第一个发现季念偷拿水果刀在这上边刻字的事情。

    “是啊,当时我拿水果刀刻字玩,被你告诉了爸爸,还特别加了一句,太过顽劣。”季念微笑着。

    为什么这件事情记忆那么深刻呢,因为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季老爷子第一次罚她抄诗经,当时她连诗经上边的字都认不齐,还要拿着笔照样画葫芦的描绘上去。

    如果是季如夏或者是别的下人发现了,大不了就是让她别闹了,也只有季如秋会将这样的事情告诉季老爷子。

    季如秋听到季念毫不留情拆穿她的话,面上一闪而过的囧色。

    她当时只觉得有季如夏还不够,还多了一个季念来争她的宠爱,一时间,有些气不过,想要捉弄一下季念,全然忘记了,季念还是一个几岁,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念念,这是在怪我了?”季如秋问道。

    “没什么怪不怪的,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季念淡淡的开口。

    季如秋却气急了,季念这般平淡的话语,她倒是宁愿此刻与她争上几句,骂上几句,也好过这样不痛不痒的开口。

    “念念,你要姐姐怎么做才能原谅姐姐?”季如秋问道。

    季念抬起头,对上季如秋的眼睛,看到季如秋眼里的慌张,季念嘴角一弯。    季如秋急忙避开季念的目光,一颗心快速的跳动着,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的错事被季念发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