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松深吸一口气,朝着王秘书罢手,“今天的事情,我也不是有意的,我会补偿你的。”

    景松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句话王秘书内心的怒火燃烧的更加旺盛了,景松这话的意思倒是有点他为了那点好处出卖自己的妻子似的。

    王秘书双手紧紧的握拳,压抑住内心即将喷涌而出的怒火,“那就多谢景总了。”

    季如秋皱着眉头盯着王秘书看,不知为何,她的心里有一股预感,王秘书对景松恐怕从这一刻起就有了异心。

    王秘书感受到有一道目光看向自己,转身朝季如秋看去,正好对上季如秋审视的目光,赶紧低头。

    其实,难缠的人物不是景松,而是季如秋,他可从来不敢小看这个女人。

    这件事情就在众人各怀鬼胎中不平不淡的过去了。

    第二天王秘书再次帮景松找房子的时候,居然出奇的好早。

    王秘书赶紧带着消息对景松说,“景总,房子找到了,这一家的房主刚好要去国外,就紧急的处理了房子。”

    景松赶紧让王秘书将这一套房子买下来,触及到王秘书有些困难的脸的时候,开口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景总,你的账户依旧被冻结着,我去银行问过了,说是还要几天才能解开。”王秘书说道。

    没有钱,就是有了房子也没用,王秘书想到这里忍不住在心底唾弃景松,当初瞎了眼不要景色,现在人家转身就抱上了北冥集团的大腿,现在更是一句话就冻结了景松的账户。

    为了讨好北冥集团,银行也自愿毫无原则的帮着北冥集团,景松更是敢怒不敢言。

    景松听到账户冻结着的消息之后,面色沉了下来,挥手让王秘书先出去,拿起电话跟季如秋商量着。

    他记得季如秋的账户里还有不少钱,一套房子的钱,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季如秋接到景松电话,对于景松的来意早已一清二楚,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钱,告诉景松这是她前几日卖了不少首饰换的钱。

    景松不疑季如秋的话,心中涌出了一阵的感动,想着日后要对季如秋好些再好些,对于自己之前误解怀疑季如秋的心思,起了一点内疚感。

    “如秋,你放心,等过了这一阵,我一定给你买更好看的首饰。”景松说道。

    季如秋敷衍的笑着,随口应和着景松的话,也不将景松的话放在心上。

    有了钱事情就好办许多,没一会,王秘书就将房产证摆在了景松的面前,景松乐呵着看着上边写着他名字的房产证。

    让季如秋收拾东西赶紧搬进去,他现在可是一分钟都不想继续待在王秘书的家里。

    和景松有着同样想法的就是季如秋,季如秋早知道今天一定会找到房子,所以,起了个大早就开始收拾东西。

    杜红娟还一脸纳闷的看着季如秋收拾东西,当听到季如秋要离开了之后,急忙堆出笑脸,要来帮季如秋收拾行李,被季如秋给拒绝了。

    当季如秋离开的时候,杜红娟假惺惺的说了几句有空来玩之类的话,季如秋敷衍都懒的敷衍,直接叫司机开车。

    新的房子虽然比不上原来的景宅,不过还是很不错了,看来那人是用心办了这件事情。

    季如秋将东西什么都整理好了之后,打电话,让直接跟着她一起出来的佣人阿姨都回来。

    处理好了这些事情之后,才有空去想关于季念举办宴会的事情。

    看了手机许久,季如秋最终还是拨出了一个电话给季念。

    季念接到季如秋的电话并不吃惊,要是没有接到,她才觉得奇怪,到时候就不知道季如秋要出些什么花样了。

    季如秋叮嘱了佣人几句,就拿着包出门了。

    当再一次站在季宅面前的时候,季如秋能想到的只有一句话,物是人非。

    季如秋还记得当年自己离开这里的时候,跟季老爷子说过,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这里一步,所以季夫人和季老爷子离世的时候,她也不曾回来过。

    没想到今日还会重新踏足这里,季如秋一时间感慨颇多,紧紧的捏着自己手里的包。

    季如秋看了一眼门上边的门铃,上前按了两声。

    走出来的正是管家,管家见到季如秋的时候明显错愕了一下,还是点点头,礼貌的开口,“稍等一下。”

    管家走回屋里,得到季念的首肯之后,才将门打开让季如秋进来。

    “景夫人跟着我走就是,季家有些大,可别迷路了。”管家对着身后的季如秋说到。

    季如秋面上一闪而过的尴尬,她没有想到,管家居然对她这么说,这是她从小生活着长大的家,又怎么会迷路呢。

    季如秋扯出了一抹笑容,不自在的开口,“您多虑了,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又怎么会迷路。”

    管家脚步一个停顿,然后点头,“景夫人,季家这些年变化挺大的,恐怕不是您曾经生活过的季家了。”

    季如秋脸上勉强的笑容也挂不住了,管家的这句话很明显,你不是季家的人了,季家也变了。

    “小姐在后院等你。”管家将季如秋带到季家的后花园。

    季念手里捧着一本书半靠在椅子上,翻阅着。

    阳光撒在季念的身上,让季念本就明艳动人的脸庞更加的好看了,季如秋一时间还真有些看痴了。

    饶是身为姐姐的她,对季念的这张脸也颇为嫉妒,季如秋咬着牙,季家三姐妹,大女儿季如夏温婉动人,极具风雅,三女儿季念最为貌美,又是季家的继承人,只有她相对来说最为的平庸。

    季如秋想,要是没有季如夏,墨释然喜欢的就会是自己,自己也不用为了和季如夏赌那一口气,跟景松搅和在了一起。

    说来说去,一切都是怪季如夏,季如秋咬了一下嘴唇,在心里压下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整理了一下心情,微笑着朝季念走过去。    “念念。”季如秋微笑着开口,叫唤了一声季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