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要休息,你要是想要唱的话去楼下唱。”季如秋说。

    杜红娟越过季如秋,重新开回音乐,“这是我的家,我想要唱就唱。”

    杜红娟故意将音乐开到最大声,季如秋用手堵着耳朵,愤恨的看着杜红娟,她怎么看不出来,杜红娟就是想要跟她闹着来。

    季如秋深吸一口气,在心底里一直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和这样的无知妇人争吵。

    季如秋看了一眼杜红娟,转身走回卧室里边,将门摔的震天响,杜红娟呸了一声。

    季如秋跳回床上,将被子蒙在脸上边,饶是如此,外边戏曲的声音,还是不断的进入她耳朵里边。

    “哼,我看你走不走。”杜红娟冷哼一声,将音乐的音量开到最大,故意放到季如秋的门口。

    季如秋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从枕头下边摸索出一只手机,在一个号码上纠结了许久,还是拨打了出去。

    对方接电话的速度极快,就在季如秋拨出去后的第三秒准时接起了电话。

    “喂,是我。”季如秋咬着下唇,一只手不安的捏着被子。

    电话那边的人只用鼻音嗯了一声,“这次,又想要做什么?”

    “帮我找个房子。”季如秋说。

    那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季如秋,怎么,景松现在落魄到连个房子都**了吗?”

    季如秋张了一下嘴巴,沉默了片刻才说,“北冥随风做了手脚,现在,可以说,我们处于封杀的状态。”

    “北冥随风?呵。”那人的手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

    “我需要一个安静的房子。”季如秋咬着嘴唇说道。

    “好,我会让人安排的。”电话那边的人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季如秋得到了答复之后,刚想挂了电话,就听见那边又传出来声音,“我听说,季念要举办一场宴会。”

    季如秋手指紧紧的扣着电话,面色微微有些发白,季念要举办宴会?

    这应该是季先生和季夫人离世之后的第一次宴会吧,而她身为季家的女儿,居然没有收到邀请,这是**裸的打脸。

    “季念举办的这次宴会目的似乎是为了景色,当众宣布景色是季家的外孙女。”那人说。

    季如秋垂着眼帘,也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她和季家决裂的消息,虽然在传,但是谁也不知道真假,要是这次宴会她没有出席的话,就是坐实了,这个消息。

    景家不足以让她跻身市的上流社会,知道过去的人,一定会拿她和季如夏对比,她绝不可以让自己活得这么的狼狈。

    “季如秋,你要是想让自己还有利用价值的话,就想尽一切办法,去参加那一场聚会,至少要让外人知道,你和季家的关系并没有外界传的这么差。”电话那边的人说。

    “当然,你要是觉得自己就这么一点利用价值了,那么后果你是知道的,我从来不养无用之人。”那人嘴角勾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季如秋手紧紧的抓着被子,然后颤抖着说,“我知道了。”

    说完之后,立马就挂了电话,将手机里的这个号码按下彻底的删除。

    季如秋打完电话,已经全然没了睡意,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听着外边的吵闹声。

    满心思的回转,该怎么去见季念和季念说要去参见晚宴的事情。

    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一件事情的意外发生,彻底的打乱了这一切。

    景松去参见应酬,回来的时候喝的醉醺醺,秀丽刚好在客厅里边看电视,景松朦胧之间将秀丽当成了季如秋,抱了过去。

    秀丽吓了一跳,急忙惊呼,让景松放开她,景松二话不说给了秀丽一巴掌。

    季如秋和王秘书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的就是景松抱着秀丽欲非礼的模样。

    王秘书只觉得自己脑门一阵绿光,当下子什么想法都没了,冲上前朝着景松就是一拳狠揍。

    景松被揍的眼冒金星,稍微等到回过神的时候,手指着王秘书,“你敢打我,看来你的工作是不想要了。”

    王秘书现在满脑子都是景松抱着秀丽亲吻的画面,哪里还能听得进去景松说的话,冲上前就要打景松。

    季如秋虽然在心底将景松骂了千百回,但是当看到王秘书将景松往死里揍的时候,还是出手相助了。

    秀丽拥着衣服坐在地上默默的哭泣着,她不知道怎么一下就变成这样了。

    景松酒清醒了几分之后,看着依旧怒气冲冲的王秘书和哭个不停的秀丽,下意识的开口解释,“我认错人了。”

    王秘书一把抓起秀丽,用自己仅存的那点理智,将秀丽推进了卧室。

    王秘书盯着秀丽看了一会,一拳打在了秀丽的身后墙上边,秀丽吓了一跳。

    “老公,你听我说……”秀丽张口欲说话,就被王秘书给打断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要是爬山景松的床,以后就可以平步青云了?”王秘书怒气冲冲的开口说道。

    他刚才推门进来的时候,可是看到了,秀丽并没有反抗,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秀丽看上了景松的财产。

    “老公,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坐着看电视,景总上前就抱住我。”秀丽委屈的说道。

    王秘书显然不相信秀丽的话,“等我回来再收拾你,现在我要去杀了景松。”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被另外一个男人轻薄,应该都受不了那口气。

    秀丽一听,急忙拉住王秘书的袖子,“老公,你冷静一点,我和景松一点事情都没有,你要是现在出去和他闹僵的话,你的位置还想不想要了。”

    王秘书猛地甩开秀丽的手,“我他妈女人都被他给欺负了,还在乎什么。”

    秀丽面色一白死死的拉住王秘书的手,王秘书一路走来,她都是看在眼里的,不能因为今天这件事情,就让他以往的努力全都白费。

    “老公,你冷静一点。”秀丽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拦住王秘书,不能让他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

    王秘书猛地回身,一把掐住秀丽的脖子,“你到现在了,你还护着他,你说说,你和他到底有什么关系?”

    “没……我和他……没有关系。”秀丽吃力的说着。

    “老公……你不相信我?”秀丽一滴泪珠落到了王秘书的手背上边,委屈的说道。

    王秘书触及到秀丽的泪水,像是沾染上了什么脏东西,急忙的甩开。

    王秘书来回深吸了几口气,将脑中冲动的想法压了回去。

    秀丽说的没有错,现在到了关键时刻,如果现在出现了差错,那么以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景松在王秘书将秀丽拉进卧室的时候,酒就醒了大半,杜红娟今天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客厅里只剩下季如秋和他。

    景松瞧着季如秋冰冷的侧脸,下意识的开口说道,“如秋,你听我解释,我刚才真的将她当成了你。”

    “景松,这不是第一回了吧?”季如秋将目光看向景松。

    以前景松在外边乱来,她都可以当做不在乎,无所谓,可是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景松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王秘书应该说是景松最大的助手,现在景松将最得力的助手也给得罪了,季如秋真是恨不得砸开景松的脑袋,看一下里边到底是什么,总不能是浆糊吧。

    “如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景松没有想到季如秋居然全知道,老脸微微的泛红。

    季如秋鄙夷的看了一眼景松,现在装作不知道了,早干嘛去了。

    “景松,我看我们不能再住在这里了。”季如秋沉默了一会对景松说。

    景松点头,“是,我们得要另外找一个住处了,不仅不能住在这里了,就连王秘书都不该再继续待在他的身边。”

    “嘶!!!”景松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扯动了嘴边的伤口,惊呼一声。

    “如秋,我记得景知名下是不是还有一套房子?”景松揉着伤口,转身问季如秋。

    季如秋心中一紧,下意识的张口否认,“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景知什么性子,在她名下哪里还会有房子。”

    景松一脸疑惑的看着季如秋,他明明记得前几天还到过缴费单,怎么会没有呢?

    “松哥,是不是你最近太累了,记不得或者是记得不大清楚了?”季如秋问道。

    景松闭上眼睛好好的放松了一下子,果然静心很有效果。

    “景总。”王秘书在卧室里调整好了心思之后,重新走到景松的面前。

    景松哼唧了一声,将脑袋扭到了一边,“怎么,现在想起来了,我是景总?”

    王秘书双手放在两侧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景总,我刚才冲动了。”

    秀丽跟在王秘书的后边,从房间里边出来之后,就一直站在角落里边当着透明人,看着她的丈夫小心翼翼的讨好着景松。

    “冲动?我看你是早有这个想法吧。”景松说道。    “松哥,差不多可以了。”季如秋上前扯了一把景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