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杜红娟皱着脸,比划了一下,“就是上边的宝石是一颗星星的项链。”

    她是怎么看,怎么想都觉得这么一根项链怎么也到不了两百万,肯定是季如秋蒙骗她的。

    王秘书猛地停住脚步,吸了一口气,瞪大眼睛看着杜红娟,“妈,你说的是宝石的图案是星星的项链?”

    杜红娟点头,“没错啊,怎么了吗?”

    王秘书苦着脸看着杜红娟,“妈啊,这下子你可算是坏了大事了,要是夫人不和我们计较还好,和我们计较,我们就完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杜红娟不理解的看着王秘书说的这句话什么意思。

    “妈,你拿的那串项链何止两百万啊,要是拿出去拍卖,少说也得一千万。”王秘书叹口气。

    要是他没猜错的话,今天杜红娟拿的那条项链就是季老爷子给他两个女儿一人一条的项链。

    季如秋的项链上边的宝石是星星形状的,季如夏的项链上边的宝石则是月亮状的,合起来就是星月。

    杜红娟听了王秘书的话,惊讶的长大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王秘书,“小王,你没有骗我,就那么一串项链价值一千万?”

    一千万时候什么概念啊!一千万她这辈子都不用愁吃穿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庞大的一个数字。

    “是啊,一千万还是保守估计。”王秘书一想到杜红娟差点将这串项链拿走,心中一阵后怕。

    “就这一串价值一千万?”杜红娟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小的一串项链,看着也很普通啊,这么就价值一千万了。

    杜红娟回到小区之后,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什么,总感觉小区里边的邻居对着她指指点点的。

    杜红娟将这一切都怪到了季如秋的身上,要不是她做的这么绝,她也不会受人指指点点。

    景松晚上有一个应酬,季如秋干脆就在房间里边等着景松回来。

    等到景松回来的时候,景松已经有些醉醺醺的了,看着季如秋两个影子在不断的摇晃着。

    “松哥,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季如秋推了景松一把。

    景松哼唧了两声,半睁开眼睛,迷离的看着季如秋,“什么事情。”

    “松哥,为什么时候离开这里,这里我可是半分都待不下去了。”这里她可是半分都待不下去了,千防万防,家贼最难防。

    “别急,等到这一笔业务完成,我们的资金回笼,我们就有钱了。”景松笑着说。

    季如秋心情还是有些不舒服,将今天的事情跟景松说了一遍。

    等到传来呼噜声,季如秋朝景松看去,景松已经闭上眼睛沉沉的睡着了,季如秋叹口气,无奈的看着景松,也躺在景松的另一边,睁着眼睛想事情。

    还好早早的将景知给送出国了,不然现在就是害的景知和她们一起受苦了。

    杜红娟现在下去买**酱油都会被人嘲笑,等到秀丽回来之后,直接跑到秀丽的面前哭。

    也不说一句话,就是哭个不停,看的秀丽一脸的莫名其妙。

    “妈,你怎么了,倒是说句话呀。”秀丽从一边拿了纸巾递给杜红娟,担忧的看着杜红娟。

    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杜红娟哭的这么的伤心过来了。

    “秀丽啊,你妈我是没有脸活在了这个世界上了。”杜红娟接过纸巾拧了一把鼻涕哭着开口说。

    “妈,你先别哭啊,和我说说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秀丽莫名其妙的看着杜红娟。

    “秀丽,你妈妈我好委屈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啊。”杜红娟委屈的开口。

    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当然在季如秋的处置上加重了语气。

    “妈,你想要拿东西炫耀何必呢,还嫌不够热闹啊。”秀丽无奈的看着杜红娟。

    虽然吧,杜红娟事情做得是很过分,但是秀丽觉得季如秋做的更加的过分了,不过就是一串项链,又不是不还给她,有必要闹到警局去吗?

    “女儿啊,你妈我算是没脸见人了。”杜红娟吸了一把鼻涕。

    “妈妈,没事的,大家记性差,这件事情就个玩笑很快就会过去的。”秀丽安慰着开口。

    “女儿啊,要不妈妈还是回去吧。”杜红娟红着眼看着秀丽。

    “妈,别啊,既然来了就多住几日。”秀丽赶紧开口说道。

    现在是有杜红娟在,还能帮季如秋和景松整理一下房子,杜红娟要是回去了,家里的卫生谁来搞啊,王秘书肯定是不行的,当然她也不行,更不能指望景松和季如秋自己擦一下桌子。

    “妈,难不成你就这么的认输了?”秀丽凑近杜红娟在她的耳边说道。

    “哼,当然不能这么认输,看我怎么报复他们。”杜红娟狠狠的吸了一下鼻涕。

    秀丽见到杜红娟不再开口提及要离开的事情,终于松了一口气。

    等到劝服了杜红娟之后,秀丽抓着王秘书的手,对王秘书说,“老公,你上司什么时候走啊,我看他们没有一点想要走的意思。”

    王秘书叹息一声,“景总和夫人一定会在过年前离开的。”

    “最好如此。”秀丽说,反正她是瞧着景松还有季如秋没有一点想要离开的意思。

    杜红娟出了门之后,对着季如秋的卧室门站了好一会,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杜红娟心里不好受,自然也不会让别人好受,尤其是季如秋,一大清早,季如秋正在睡梦里,就听到外边在放什么很嘈杂的音乐。

    季如秋猛地从床上坐起,侧着耳朵听着外边的动静。

    确确实实听到屋子外边有人在放音乐,季如秋烦躁的起身下床,拉开房门。

    就看到杜红娟扯着嗓子,在学越剧。

    季如秋浑身一个颤抖,几步上前,关了杜红娟的音乐,“你这大清早的想要做什么。”

    杜红娟摇晃着的身子随着音乐的原因,也停了下来,不满的看着季如秋,她跳的好好的,季如秋突然间走过来,将音乐给关了。    “我在学唱戏啊,你看不来吗?”杜红娟耸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