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无知妇人。”季如秋冷哼一声,这项链又何止两百万。

    “你们别听她瞎说,这串项链就是我女婿送给我的。”杜红娟见到已经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立马开口说道。

    季如秋不愿和这些乡野泼妇争闹,拿了项链就准备转身离开,杜红娟偏偏不愿意让她离开。

    扯着她的袖子,就是一阵哀嚎,“没有天理啦,住我家吃我家,喝我家,现在就连项链都要抢我家的。”

    杜红娟嗓门奇大,估计正大门都能够听见杜红娟爱好的声音,还有保卫队,不知道这里发什么了,听到吵闹声,也过来凑热闹。

    季如秋不悦的看着杜红娟扯着她衣袖的手,她的衣服何等的贵,又怎么是杜红娟这样子的村妇可以撕扯的。

    “别叫了,放手。”季如秋太阳穴跳动了一下,眼见越来越多的人走过来,季如秋都觉得丢脸丢到家了。

    明明偷拿她项链的是杜红娟,现在闹得杜红娟才是受害人,她很恶毒的过来抢杜红娟手里的项链。

    “你把项链还我。”杜红娟顺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朝着季如秋伸出了手。

    她想,季如秋怎么也是豪门太太,肯定不缺这根项链,也丢不起这个脸,这个哑巴亏怎么也得吃了。

    只是没有想到,季如秋咬着牙,就是不肯将项链交给杜红娟,“你给我放手,这项链分明就是你偷拿我的。”

    杜红娟对上季如秋的眼睛,“在我家里的东西,都是我的,怎么就是你的了。”

    季如秋还从来没有遇上这么无赖的一个人,也懒得废话,伸手去推杜红娟,打算挣脱杜红娟的纠缠。

    “这看着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还偷起东西来了。”人群中有人小声的开口。

    季如秋听了之后,面色一黑,怎么就变她偷东西了,这些人到底有没有脑子,杜红娟这么拙劣的演技,她们居然都看不出来,还以为是她偷的东西,真是可笑至极。

    “就是,这女的刚住进小王家吧,和她老公一起好像。”又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小王就是心好,可惜带回家的是匹狼,真是世风日下。”有人感叹的开口。

    王秘书在这个小区的人缘还算不错,平日里邻居家有些困难也会帮助,杜红娟又是王秘书的岳母,大家自然也就选择了站在杜红娟的身边。

    女人对于看到比自己美的女人,都会产生一种叫做嫉妒的东西,会想着去摧毁她。

    季如秋冷眼看着众人的奚落,然后将目光重新回到杜红娟的身上,“你放不放手。”

    “不放,你将项链还给我我就放手。”杜红娟摇头。

    季如秋露出一抹冷笑,以为这样子她就拿她没有办法了吗?她季如秋可是刀尖上滚过来的。

    季如秋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直接打给警察,“警察,我这边有人偷窃……”

    杜红娟没有想到季如秋会直接报警,想要伸手去抢季如秋手中的手机,可惜已经晚了。

    季如秋已经将住址给报了出来,双手抱胸,看着杜红娟闹,看她能够闹到哪里去。

    王秘书接到警局电话赶来的时候,就看见季如秋坐在警局里喝着茶,而他的岳母,则被警察关在了牢房里边。

    “夫人,这一切怎么回事?”王秘书头大的看着季如秋,他不过就是离开一会,怎么两个人就闹到警局来了。

    “你岳母非要说,我偷你们家的珠宝。”季如秋吹着热茶,双手捧着茶杯,凉凉的开口说道。

    王秘书连忙抱歉的对季如秋说,“这一切,肯定是个误会,夫人怎么会拿我们家的项链。”

    季如秋放下手里的热茶,嘲讽的笑了一声,“我倒是不知道,我自己的东西,在别人家里何时也称的上是偷窃了。”

    “小王,你快点让警察放我出去。”杜红娟大声的对着王秘书喊道。

    那些警察也是的,不问青红皂白就这么抓了她,肯定是受了季如秋什么贿赂。

    “夫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们先出去再说吧。”王秘书擦了一把额头上边的汗水,对季如秋说。

    “好,这一回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我不希望有第二回。”季如秋知道自己和景松现在还处于寄人篱下的状态,自然不会将事情做得太绝。

    只是这个杜红娟,必须要受点教训,不然还真的以为自己是软柿子好捏不成。

    王秘书在一边,急忙点头答应,“那是自然,肯定不会再也第二次,夫人,真是抱歉。”

    季如秋站起身,朝外边走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对着警察微微的点头,警察这才上前,放了杜红娟。

    杜红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回来到警察局,出来的时候,脚跟子一软差点摔倒在了地上,幸好王秘书眼明手快的将杜红娟给扶助了,才避免了杜红娟摔倒的悲剧。

    “妈,你怎么回事,怎么可以拿夫人的项链呢,还反过来污蔑夫人。”王秘书忍不住埋怨杜红娟。

    杜红娟等到心情平复了一点,才一把推开王秘书,“怎么,你现在是来责怪了我不成?”

    王秘书开口解释,“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事情做得有些过分了。”

    “哼,他们两口子住我们家白吃白喝,还整天不动手的,也不说付点钱,我拿她一条项链怎么了。”杜红娟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妈,那你也不能不经过夫人同意,就私自拿了夫人的项链呀。”王秘书苦口婆心的说道。

    幸好季如秋今日念在自己住在他家的份上,没有过分的追究,否者,杜红娟怎么也得在牢里待上几天。

    “不就是一串项链吗?你将钱还给她不就好了,就那么一串项链还说值两百万,我看着也就是值个两千块。”杜红娟摸着自己的腰身。

    警察抓她的时候,撞到了她的腰,现在疼的厉害,里边肯定淤青了。    “妈,你到底拿了夫人什么项链?”王秘书无奈的开口问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