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将就,怎么将就啊,这间卧室里边没有卫生间,想要上个厕所还要去外边。”秀丽一想到这些麻烦的点,整个人都要炸了。

    “景总还有景夫人什么时候离开?”秀丽掐着王秘书的胳膊问道。

    她对于景松还有季如秋从王秘书的嘴里了解了不少两人的信息,自然也是知道,景松当年抛弃妻子,娶了季如秋的事情,她打心眼里看不上景松。

    “会尽快的,老婆,你想想啊,今天我们帮了景总还有夫人,他们一定会好好提拔我的,我这不就在景盛集团站稳脚跟了吗?”王秘书努力的劝说着秀丽。

    秀丽抿着嘴巴,没有说话,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她怎么就觉得哪里很奇怪,不对劲呢?

    “行吧,那我就勉强同意,让他们在我们家里多住几天,不过就要保证,赶紧找到房子,将他们给我搬出去。”秀丽对王秘书说。

    王秘书自然连声点头答应,他想着,等过了,这一阵就好了。

    这个决定,王秘书没有想到,给他带来了,大麻烦,首先就是三家人住在一起,大家的意见和生活方式都是不相同的。

    景松和季如秋的早餐多以西式为主,一般都吃煎蛋和吐司一类,杜红娟喜欢的是中式,豆浆油条加包子。

    杜红娟为了节约早餐钱,也就去迁就景松和季如秋,结果发现,自己完全适应不了。

    然后就是季如秋和景松,他们也不喜欢和杜红娟这个市井女人在一起吃早饭,杜红娟总会在吃饭的时候,弄出很大的声响,这些都是她所不喜欢的。

    但是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纵使有太多的不满,季如秋也不会当面指出来。

    杜红娟从季如秋住进了王秘书家里开始,就一直小心翼翼的讨好着,季如秋也不冷不淡的回应着。

    杜红娟喜欢起的很早,起来听一段戏剧,而季如秋和景松,习惯起的晚,每每早都会被杜红娟吵醒,景松和王秘书直言提出了一回。

    王秘书让杜红娟以后少听戏曲,就是要听,也别在家里听,去楼下听,打扰到景松还有季如秋不好。

    杜红娟虽然心中不开心,但是为了女婿的前途还是答应了。    季如秋和景松住在王秘书家里,王秘书自然不会叫他们打扫房子,有心找一个钟点工,但是杜红娟为了省那几元,驳回了王秘书的意见,说是自己在家里待着也是待着没事情做,干脆她来打扫家务好了

    。

    杜红娟想的轻松,几个房间打扫下来能有多累,可是后来,她发现,打扫完一圈至少几个小时,主要季如秋的杂物太多了。

    杜红娟委婉的和季如秋提过,没用的东西不用摆出来,但是季如秋在自己家里的时候,习惯了将东西都给摆出来,突然间听到这样的要求有些不能理解。

    第一次矛盾在于杜红娟将季如秋的一件刺绣衬衫给洗坏了,这一件衣服是季如秋比较喜爱的衣服之一。

    季如秋自然当即就大发雷霆,杜红娟虽然感到很抱歉,但是她也为自己感到委屈,她本来想要好心帮季如秋将衣服给清洗一下,没有想到这上面真丝的衣服,这么不经磨,这样子就洗坏了。

    杜红娟在季如秋发了一顿火之后,再也不去碰季如秋的衣服,就连季如秋的房间也不愿意进去打扫,只管将客厅给打扫了。

    季如秋发现自己房间杂乱的时候,才想起,杜红娟已经好多天没有进来给她打扫房间了。

    等到晚上王秘书和景松回来的时候,季如秋和王秘书说了一下这样子的情况,王秘书,立马责怪的看着杜红娟。

    因为王秘书的责怪,杜红娟心情很不好,将这些事情都给推到了季如秋的头上。

    在整理房间的时候故意给季如秋下了绊子,不是这里很脏乱就是别的摆设弄乱了位置。

    季如秋虽然很是气愤可是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自降身份和一个乡野村妇去争吵吧。    有一日季如秋有事外出,杜红娟打扫房间的时候,看到季如秋的桌子上边放着一串项链,看着就是价值连城的模样,杜红娟想着季如秋一时半会应该回不来,就将季如秋的这串项链带出去,跟她在这里

    认识的好朋友炫耀。

    等到季如秋回来的时候,发现在桌子上边的项链不见了,屋子里边也没有杜红娟的身影,立马就想到了是杜红娟将项链给拿走了。

    当即就出门去找杜红娟,刚走到楼下就看见花坛里边,杜红娟拿着她的项链和其他女人炫耀。

    季如秋怒气冲冲的上前,从杜红娟的手里夺过项链。

    “谁让你乱来我东西的,不知道这种行为叫做偷吗?”季如秋十分气愤的开口。

    在看到项链上边的宝石有几个指纹之后,更是怒气不打一处来。

    杜红娟刚刚对那些女人说,之一串项链是她的,季如秋就过来打脸,大家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杜红娟,杜红娟脸色一红。

    打心底将季如秋骂个半死,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这时候,就算项链不是她的,她也不能认,“你胡说什么,这项链分明就是我的,是我女婿买给我的。”

    季如秋没有想到杜红娟是这样一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当即就感到好笑,指着项链对杜红娟说,“你说这个项链是你的?你知道这个项链值多少钱,它上边的珠宝叫什么名字吗?就变成你的了?”

    “这个项链是我女婿给我买的。”杜红娟掐着嗓子说。

    她哪里知道这串项链叫什么名字,不就是一串项链吗?又能有什么名字,真是可笑。

    “我女婿花二十万给我买的。”这个数字自然也是杜红娟随意开口说的。

    季如秋真真被杜红娟给说笑了,指着这串项链说,“二十万?你再后边加个零还不够买它的。”    后边加个零?杜红娟疑惑的看着季如秋,然后哈哈笑出声,“吹牛吹的真大,就这项链还值两百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