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十一章:景色,你坠落了

    “既然是你哥哥,那么哥哥欠的钱是不是应该由妹妹来偿还?”北冥随风的眼底没有一点点波澜,就像对着空气说话。

    景色强压下喷出一口血的冲动,她就说北冥随风会有什么阴谋,原来在这里等着她。

    “总裁,你醉了,我知道的,我送你回去。”景色避开这个话题,扶起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任由景色牵过他的手,拉着他的胳膊走出皇庭。

    “总裁,你等等,我叫司特助来接你?”景色在包里翻找着电话。

    还不等她找到电话,北冥随风就强拉着景色走到停车场,将景色塞入副驾驶。

    景色牢牢的抓住安全带,看着北冥随风上车踩油门的动作,“总裁,你喝醉了,酒驾可不可以啊!”

    景色一向很在乎自己的小命,她不想死,她还有松果宝贝要养啊!

    北冥随风看着浑身颤抖的景色,眼神暗了下来,他有那么不让她放心吗?

    北冥随风踩油门倒车,跑车在马路上飞驰,景色看着不断倒退的景色在心中默默祈祷,“若是让她平平安安到家,她愿意三天不吃肉。”

    “总裁,小心啊!前面是……”红灯,二次还没有说出口就见北冥随风一踩油门,加快了速度冲过红灯。景色默默的将嘴里还没有说完的话咽了回去。

    “景色,是不是我对你太仁慈了?”北冥随风一踩刹车,低着头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景色。

    景色指尖颤抖了一下,不明白北冥随风这是什么意思,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所以才让你这么放肆?肆无忌惮的挑战我的底线?”北冥随风沙哑着声音。

    景色抬起头正想说些什么,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压了下来,下一秒一个湿濡的东西,印在了她的嘴上。

    不断的摩擦着,景色的鼻尖围绕着一股熟悉的味道,北冥随风的吻就如狂风暴雨席卷着景色,北冥随风抬起景色的下巴,更好的亲吻着景色,景色则被迫抬起头承受着北冥随风的吻。

    北冥随风的唇还是那么的冰冷,北冥随风的舌头在景色的唇上一点点的描绘着,北冥随风不再满足单纯的吻,不断的深入着,直到撬开了景色的唇,两个来了一个法式深吻。

    景色被迫沉迷在这一个吻之中,直到不能呼吸才重重的咬了北冥随风一下。

    北冥随风吃痛离开,舌尖划过被咬的那个地方,淡淡的腥味在嘴里传开,北冥随风失笑出声,“咬人的小猫,还是没学会怎么呼吸?”

    从景色羞涩的反应中可以看出,她这五年并没有和别的男人接过吻,北冥随风满意了,鼻尖顶着景色的鼻尖,霸道的说着,“我的女人,不准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不管他是谁都不可以。”

    谁是你女人,景色在心里嘀咕着,景色脑回路还处在刚刚那个吻中,并没有回转过来,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一脸迷茫的看着北冥随风。

    “曾经的女人也不行。”北冥随风再次亲吻上景色,一股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嘴里传开,这一次还夹杂着一丝的咸味。

    景色推开北冥随风,抹了一把脸颊,果然一片湿濡,景色紧紧的捂着抽痛着的心脏,“北冥随风,你当我是什么?你太过分了。”

    “呵呵,我醉了,醉的很彻底。”北冥随风无力的靠在座椅上,看着景色落荒而逃的身影。

    今晚是他失控了,看到景色和苏意的那一刻起,就失控了,但是北冥随风并不后悔今晚的这个吻,他只是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情。

    北冥随风看着景色离开的背影,直到景色消失在她的视线中他才开车离开。

    景色狼狈的逃回楼上,在房门前拿出镜子,看了看自己,为了不让松果宝贝担心,整理着仪容,出门前化的妆算是全花了,嘴唇还是肿的,面目怀春,景色自己看着都羞人。

    景色小心翼翼的用钥匙打开房门,客厅是黑的。

    “宝贝?”景色叫了一声,并没有松果宝贝回应的声音,景色一直悬着的心松了下来。

    打开松果宝贝的房门,看见松果宝贝睡得很熟,坐在松果宝贝的床边借着月光看着松果宝贝和北冥随风酷似的脸。

    今晚虽说是被北冥随风强吻,但是景色并没有太大的反抗,反而还沉迷其中。

    景色一拍自己的小脸,“景色,你坠落了。”

    在沉迷的那一刻,景色有一瞬间真的想不管不顾投入北冥随风的怀抱将所有真相告诉北冥随风,可是她不能。

    景色在松果宝贝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亲手亲脚的离开房间,关上松果宝贝的房门。

    松果宝贝在景色关上门的那刻睁开眼睛,他刚刚在窗户上可是看见了爹地和妈咪的亲吻,他很好奇妈咪出去不是和朋友么,怎么回来却是和爹地?

    不管了不管了,只要两个人有发展就好。

    景色洗漱后,回了房间拿出手机想到苏意,犹豫了几番,打了电话过去,响了很久都没有接,景色不死心又打了几回,还是没有人接。

    想着苏意醉酒的模样被白子枫他们抬走,那两个粗老爷们应该不会照顾人吧!

    景色实在不放心就想打给白子枫问问,可是又不知白子枫的电话号码,总不能问北冥随风要吧?

    景色很快就想到了司特助,发了个信息给司特助,司特助果然很给力在第一秒就回复了过来。

    景色想着北冥随风晚上也喝了不少酒,担心他头会痛,又给司特助发了一条信息,让他给北冥随风准备一杯醒酒茶,第二天醒来喝。

    司特助兴高采烈的回复了个“好的。”只是在心里纳闷,风少不是和白市长还有陈少校出去喝酒的吗?怎么会遇上景秘书?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了,只要景秘书关心风少就好。

    于是第二天北冥随风一直含着笑。

    景色打给白子枫打了两遍才打通,“白市长,苏意现在还好吗?”

    白子枫接到景色的电话时候,有些诧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