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程夫人,莫不是要耍赖不成?”白先生缓缓的开口。

    双眼就这么看着程夫人,明明没有什么凶恶的目光,不知为何,程夫人的背脊一凉。

    程夫人挺直了腰板,抬着下巴,“不过就是一颗棒棒糖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不要就是了,大不了赔你钱就是了。”

    “程夫人,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报警吧。”白先生说着从裤兜里拿出手机。

    程夫人面色一变,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怎么说,进了警局这名声就不好了。

    程夫人急忙掐媚的笑道,“白先生,事情也没有到闹到警局的这个地步,有话还是可以商量的。”

    白先生将手机拿在手里把玩着,“那,程夫人你是道歉还是不道歉?”

    程夫人咬牙,只得对白夭夭说,“真是不好意思。”

    说完之后,程夫人也不等白家的人说些什么话,拉着程小小就转身。

    白先生再一次开口,“程夫人,这拿了我们夭夭棒棒糖的是你的女儿,你是道歉了,还有你女儿可还没有道歉。”

    程夫人抓住程小小的一个用力,程小小吃痛的惊呼出声。

    程夫人瞪了程小小一眼,一切的事情,就是因为程小小起的,她现在还有脸在这里出声。

    “快点,还不道歉?没看见大家都在这里等着吗?”程夫人没好气的对程小道。

    程小小抿着嘴巴,小幅度的摇头,她不想要道歉。

    程夫人直接狠狠的一下子招呼在了程小小的身上,“哑巴了,还不说话。”

    “程夫人,有话好好说,不管怎么样都不该打孩子。”杨老师见状赶紧上前挡在程小小的面前。

    “走开,我教育的是我女儿。”程夫人推了一把杨老师,直接扯住程小小的胳膊。

    程小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妈妈,我错了,不要打我。”

    大家的目光一下子又聚集到了程夫人的身上,责怪的看着她,一看程小小害怕她的模样就知道,肯定从小在家里没少打孩子。

    现在当着大家的面也这样,背地里还知道怎么对付这个孩子呢,这么想着,众人又同情起程小小了,在心底认为,程小小之所以会偷糖,肯定是因为程夫人在家里不给孩子买糖的缘故。

    “哭哭哭,有什么好苦的,你还有脸哭。”程夫人被程小小哭的一阵心烦意乱。

    程小小听到程夫人责骂的声音哭的更加的大声了。

    “疯子,这程小小也真是可怜了,摊上这样一个妈。”景色叹口气。

    当然同情归同情,景色也不会作死的上前,帮程小小出头,她敢肯定,她要是帮程小小出头上去的话,一定会被程夫人给缠上的。

    “妈咪。”松果宝贝看了好一会,忽然间抬头叫景色。

    景色低头看松果宝贝,“嗯?”

    松果宝贝扑上前,抱住景色的腰,“妈咪,我好爱你。”

    我何其有幸能够遇上你这么开明的妈咪,松果宝贝在心底暗暗的说着。

    “妈咪,虽然你平时挺不靠谱的,很幼稚不成熟,还总爱和我抢东西……”松果宝贝低着头数落着景色的缺点。

    景色听着满头黑线,赶紧阻止松果宝贝,“停停停,你说的这都是些什么话,你妈咪我有那么的差劲?”

    景色不敢相信的看着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嘿嘿一笑,“妈咪,虽然你缺点很多,但是优点也很多,总而言之一句话,妈咪不管你有多么的不优秀,我还是喜欢你。”

    景色听到这里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抱着松果宝贝亲了一下,“松果宝贝,妈咪也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程夫人,你倒是快一点说说,这该怎么办?”白先生出声打断了程小小的哭声。

    程夫人在心底咒骂了白先生一声,拉着程小小,到了白先生的面前,“小小,快点,和白夭夭道歉。”

    程小小泪眼朦胧的看了一眼程夫人,抽噎着对白夭夭说,“对不起,我不该偷拿你的棒棒糖。”

    白夭夭听了之后,冷哼了一声,对于程小小的道歉,她并不想接受,不管因为什么理由偷窃,都是不对的,也不管偷得东西是贵或是便宜。

    程夫人压着火气抬头看白先生,“这下子,满意了吧。”

    说完拉着程小小就朝外边走去,由于程夫人的脚步太快,程小小踉跄了几下,被程夫人半拉半拖的往外边走去。

    程先生见了,急忙追上程夫人,也在心底埋怨程夫人,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害他在他们的面前,丢尽了脸面。

    “白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白夭夭的班主任一脸歉意的走到白先生的面前。

    然后蹲下身子对白夭夭说,“夭夭,老师再送你一个棒棒糖好不好,知道你今天委屈了。”

    白夭夭摇头,“我不爱吃糖。”

    班主任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白夭夭刚才说啥?她不爱吃糖?那她问松果宝贝要那根棒棒糖干嘛,难不成贪图棒棒糖大不成。

    白夭夭将棒棒糖放到白先生的手里,然后走到陈飞成的面前,对着陈飞成鞠了一躬,“陈飞成,是我冤枉你了,对不起,棒棒糖不是你偷的。”

    陈飞成红着脸急忙罢手,“没事的,没事的。”

    白夭夭皱眉看了一会陈飞成点点头,然后在人群中环顾了圈,看到了松果宝贝的脸,又跑到松果宝贝的面前。

    “喂,你就一直在这里这样子看好戏,都不知道过来帮帮我吗?”白夭夭伸手推了一下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站稳身子,对白夭夭说,“你不是解决了事情吗?还要我帮忙干嘛。”

    白夭夭嘟嘴,“哼,你不是我的好朋友了。”

    说完就去拉着白夫人的手,对着松果宝贝做了一个鬼脸,看的松果宝贝莫名其妙,最后只是在心底里边感叹了一句,唯女子和小人的心思最难猜。    “不是就不是。”松果宝贝冷哼了一声,上前拉着景色的手,“妈咪,我们走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