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师一路跑到这边,气喘吁吁的停下来,歇了一会才开口,“我刚刚去监控室看了,教室里边的监控坏了,查不到是谁做的。”

    听了老师这么一说,大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怎么会这么的恰好,监控就坏了。

    “现在可就没办法证明了。”班主任无奈的开口,她也没有想到监控会这么恰好的就坏了。

    然后有些迟疑看着白先生,“我相信不是陈飞成拿了白夭夭的棒棒糖,这么吧,我重新帮夭夭买一根回来,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吧?”

    班主任想着,不过就是一根棒棒糖的事情,要是能够息事宁人,是最好不过了,要是不能够息事宁人,那么她也不知道该怎么了。

    “这件事情,不能那么算了。”白夭夭和白先生没有说话,白夫人倒是出来一步说到。

    不是她想要将这件事情闹大,而是这件事情若是不查个水落石出,不管是对谁都不好,再说了她的女儿,一直都被大家捧在手里,凭什么受这个委屈。

    白夫人平日笑眯眯的很好说话,为人也和善柔气,但是遇上白夭夭的事情,她是半分都不肯退让。

    陈妈妈很支持白夫人的这个决定,查出到底是谁拿的棒棒糖不仅对白夭夭重要,对于陈飞成也是重要的,只有知道是谁拿的棒棒糖,才能彻底的洗刷对于陈飞成的质疑,不然大家心底都会质疑。

    “我同意,这不是一根棒棒糖的问题了。”陈妈妈说。

    班主任左看看白夫人,右看看陈妈妈,一时间觉得头大的很,但是对于两人的极力要求,她也只能无奈的同意了。

    景色看到这里才算是明白了,这是松果宝贝给白夭夭的棒棒糖被谁拿了,现在白夭夭怀疑是陈飞成拿的,但是陈飞成否认了这一件事情。

    “疯子,你说棒棒糖,到底是谁拿的?我觉得不是那个小男孩。”景色轻声的在北冥随风的耳边说。

    北冥随风点头,“嗯,我看着也不像是他拿的。”

    白夭夭一扭头就看到松果宝贝站在一边,急忙跑到松果宝贝的面前,一脸歉意的看着松果宝贝,“景慎,真是不好意思,我将你给我的棒棒糖弄丢了。”

    松果宝贝罢手,“一根棒棒糖而已,没什么。”

    白夭夭抿着唇,不说话,踱步到陈飞成的面前,“你说不是你拿的,那你在出教室之后,还有没有谁进去了,你再好好的想想。”

    陈飞成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荡了一圈,最后停在了程小小的身上,程小小一直低着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出来之后,好像有人进了我们的隔壁班。”陈飞成说。

    “妈妈,我们回去吧。”程小小再一次说道。

    程夫人看热闹看的正起劲,这个节骨眼程小小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不耐烦的开口,“你这么急着干嘛,难不成棒棒糖是你偷的不成。”

    程夫人的这声音不算轻,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都到了程小小一家三口这边。

    程小小脚步后退了一步,摇着脑袋,“不是我,我没有。”

    “哎,就是她进了我们隔壁班。”陈飞成忽然间叫了出来,手指着程小小。

    程小小瞳孔猛地放大,摇着小脑袋,“不是我,我没有拿……”

    “你什么意思,怀疑我女儿偷的不成?”程夫人不满的开口说道。

    程小小是什么性子,她再清楚不过了,就是再借给她几个胆子,她都不敢去偷东西,再说了她平日里是对程小小严了一点,可是一颗棒棒糖还是不缺的。

    “小小,夭夭的棒棒糖是你拿的吗?”班主任走到程小小的面前,蹲下身子,认真的看着程小小的眼睛。

    “告诉老师,这棒棒糖到底是不是你拿的?”班主任打心底里也不相信这棒棒糖会是程小小拿的。

    程小小虽然不是她班级的学生,但是平日里也打过照面,是个乖巧懂事的小姑娘。

    程小小挣扎了一下,摇着脑袋,很轻的说了一句,“不是我拿的。”

    班主任点头,“好,老师相信你。”

    班主任站起身子对陈飞成说,“不是程小小同学拿的。”

    “怎么可能是我女儿拿的。”程夫人不满的开口说道。

    程小小低头着脑袋不说话,目光一直在自己的鞋子上。

    白先生瞧着程小小的这副表情,眼睛微微的眯起,对程小,“这位同学,你去教室里边干嘛?”

    程小小抬起头,正好对上白先生的眼睛,嘴巴颤抖了一下。

    “我……我进去拿点东西。”程小小轻声说道。

    白先生又问,“那你进去之后,出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人从教室里边出来。”

    程小小摇头,“没有,我没有看到什么人从教室里边出来,什么人都没有看见。”

    “你这是干什么?拷问我女儿啊,说了不是她拿的。”程夫人不悦的开口说道。

    “我没有说,棒棒糖是你女儿拿的,就是问问从她的嘴里能不能听出什么线索。”白先生解释道。

    “我女儿说了什么都没看见。”程夫人说。

    “程小小,你敢不敢把书包让我看一眼?”白夭夭越瞧程小小的书包越不对劲,那个凸起的形状不太对。

    程小小摇头,“不……不是我拿的棒棒糖。”

    程小小越不让白夭夭看,白夭夭越是想要看,“既然你没有拿我的棒棒糖,让看看你书包怎么了。”

    “哎,我女儿的书包凭什么要给你看啊,知不知道私自翻看别人的**是犯法的。”程夫人说。

    “我没有私自翻看,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白夭夭冷哼了一声,她的姑母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律师,从小耳濡目染就不少。

    “程小小,你敢不敢让我看看你的书包。”白夭夭又逼问了程小小一句。    “我们家小小不可能拿你的棒棒糖,也不可能给你看书包。”这要是让白夭夭看了程小小的书包,她的面子往哪里搁,这么容易就让人家欺负了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