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夭夭献宝一样将从松果宝贝这里拿来的饺子给了白先生。

    “爸爸,你试试这个饺子好不好吃。”白夭夭眨着大眼睛,期待的等着白先生的回答。

    白夫人在一边吃味的看着父女两的相处,“老公,夭夭最喜欢的还是你,就一个饺子都让给你了。”

    白先生失笑,咬了一口饺子,皱起了眉头,这味道就是好吃?白先生在心底疑惑的想着。

    “爹地,怎么了,不好吃吗?”白夭夭瞧着白先生的表情,不解的开口问道。

    白夭夭抓着白先生的袖子,就着白先生的咬了一口,刚进到嘴里,就吐了出来。

    “呸呸呸,咸死了,这个怎么吃啊。”白夭夭一脸嫌弃的看着饺子。

    “夭夭,不是你说,这饺子会很好吃吗?”白先生故意开口说道。

    “看着好吃,没想到,吃起来这么的难吃。”白夭夭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白先生乐了,“夭夭,你还知道绣花枕头?”

    白夭夭傲娇的扬起小下巴,“那是自然,没有什么,我白夭夭不知道的东西。”

    白夫人捂着嘴巴笑出了声,白夭夭就是一个小开心果,逗的人开心。

    “夭夭,别忘了,你还是个孩子,不要学大人说话。”白先生宠溺的伸手在白夭夭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白夭夭对着白先生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说道,“爸爸,你这么咸你都吃的下去吗?已经咽下肚里去了?”

    白先生点头,咸是咸了一点,不过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里边,想当初,他吃过的东西,比这些难吃几倍的都有,不要说这饺子只是咸而已了。

    “爸爸,你好厉害。”白夭夭冲着白先生竖起了拇指,惊讶的看着白先生。

    “夭夭,去倒一杯水喝吧,小孩子吃太咸不好。”白先生对白夭夭说。

    白夭夭点头,她嘴里到现在还有一股子咸味在,怎么感觉怎么不对劲。

    饮水机就在教室里,白夭夭拿过水杯就朝教室里跑去,倒了一杯温水喝了好几口之后,忽然想起,之前松果宝贝给她的棒棒糖还在书包里边。

    白夭夭放下手里的水杯,跑到自己的位置上边,朝着抽屉摸了一下,发现没有棒棒糖。

    当时就惊讶了,抬起脑袋又看了一下,确实是这个位置,怎么会没有棒棒糖呢?

    白夭夭干脆蹲下身子,眼睛朝抽屉里边看过去,还是没有棒棒糖的影子。

    白夭夭将书包扯了出来,将里边的东西都倒了出来,棒棒糖不算小,不会这么样都找不到,只能说,棒棒糖不见了。

    白夭夭满脑子的疑问,谁会那么无聊的拿走她的棒棒糖?

    白先生和白夫人在外边等了好一会,还没看见白夭夭出来,担心白夭夭出现什么意外,疾步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白夭夭手里捏着书包的袋子,一脸失神的模样。

    “夭夭,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白夫人快一步跑到白夭夭的面前,拉着白夭夭的手。

    白夭夭嘴巴动了一下,“妈妈,我的棒棒糖不见了,景慎送给我的棒棒糖不见了。”

    白夫人一脸纳闷的看着白夭夭,白夭夭之前手里拿着一根棒棒糖她是知道的,就因为棒棒糖太大了,拿着不方便,她就让白夭夭将棒棒糖放到书包里边,放在教室里,怎么会不见了?

    “夭夭,棒棒糖?什么不见了。”白先生也走到白夭夭的面前,一脸疑惑的开口问道。

    “就是那根比脸还大的棒棒糖不见了。”白夭夭夸张的比了一个姿势,然后又翻找了一下书包,“我记得棒棒糖就是放在书包里边,怎么会不见呢。”

    白先生从白夭夭的手里接过书包,看了一眼,确实没有棒棒糖的踪影。

    “不就是一根棒棒糖吗?不见就不见吧,妈妈再给你买一根。”白夫人笑着说,不就是一根棒棒糖不见了,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

    就这点事情,也值得白夭夭费脑筋?白夫人摸着白夭夭的头发。

    “不行,不问自取是为偷。”白夭夭振振有词的说道,她可不认为棒棒糖是自己掉的,或者是自己长腿跑的。

    白夭夭在脑中仔细的想了一下,将书包放在教室里之后,有谁来过,她想起来了,她出去的时候,正好看见陈飞成走进来。

    白夭夭咬唇,转身就朝教室外边跑去,白夫人见状赶紧跟着白夭夭追过去。

    白夭夭的性子比较耿直,说不好就会得罪谁,不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着,还真是不放心。

    白夭夭在外头找了一圈,最后才找到陈飞成,她上前就拉着陈飞成,不让陈飞成动。

    “陈飞成,你说,是不是你拿了我的棒棒糖?”白夭夭直白的问出声。

    陈飞成突然间被白夭夭来了这么一下子,有点吓到,在听到白夭夭的问话之后,一脸迷茫的看着白夭夭。

    “你说什么棒棒糖?我不知道啊。”陈飞成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

    “你还装,别装了,我出教室之后,就你进去过,你说,是不是你拿了我的棒棒糖。”白夭夭咬着嘴唇瞪着陈飞成。

    “我是进去过教室,但是不是我拿的棒棒糖。”陈飞成无缘无故被白夭夭怀疑了那么一下子,也有些不开心的开口说道。

    “就你进过教室,不是还能是谁。”白夭夭确定,之后就没有看到他们班级的人进过教室。

    “不是我,我没有拿你的棒棒糖。”陈飞成挣扎了一下,从白夭夭的手里挣脱出来。

    “妈咪,我没有拿她的棒棒糖。”陈飞成赶紧跑到自己妈咪的身后,紧紧的抱着妈咪的大腿,委屈的说道。

    白夭夭一直就是一个小魔女的存在,他惹不起白夭夭。

    陈妈妈拉住陈飞成的手,笑着问一脸怒意的白夭夭,“这位小同学,是不是你搞错了,我们家飞飞从小就不喜欢吃糖,不会是他拿的。”    “不会的,就他一个人进过教室。”白夭夭指着陈飞成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