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夫人宠溺的揉着白夭夭的发顶,笑着嘱咐了一句,“夭夭,只可以吃一小半,不然小心蛀牙。”

    白夭夭举着糖十分的开心,对于白夫人的话,也是点着头答应,“妈妈,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不会蛀牙的。”

    程夫人看了一眼这边的情景,没好气的低头对程小,“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程夫人眯着眼睛看了一会白夫人,这才在脑中想起了,白夫人的身份,白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很幸福的一个女人,生了一个儿子,现在还有一个女儿,可以说是儿女双全了。

    程小小低头,玩着手指,咬着嘴巴,想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妈妈都这么的温柔,她的妈妈却这么的凶。

    包饺子比赛因为食材的原因,还要稍微的再等一会,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松果宝贝一家三口逛起了幼儿园。

    松果宝贝所在的幼儿园是市幼儿园里面比较好的,里面的防护设备也是好的,但是北冥随风这么一圈逛下来之后,就发现里边还有许多的漏洞。

    监控没有很到位,还有许多的死角,操场边上还有一个狗洞,按照小孩子的体型完全钻的过去。

    “爹地,你在看什么?”松果宝贝和景色走了几步,发现北冥随风还站在原地,赶紧走过来。

    北冥随风指了一下前方的监控,“这个监控在这里根本没什么用,它的监控范围,和它旁边两只监控重叠了。”

    松果宝贝顺着北冥随风的手,看过去,果然如此。

    等到松果宝贝一家三口逛了一圈回来之后,饺子比赛的食材也摆放的差不多了。

    松果宝贝被分到了二号桌子,上边摆放着面粉,水还有白菜和猪肉,从擀饺子皮到剁馅再到最后的包饺子,都需要自己剁手。

    当看到面粉还有完好的食材之后,参赛的家庭,几乎都发出了一声哀嚎。

    在这所幼儿园的孩子家里条件都不会很差,平日里烧饭这些活计家里都是有阿姨佣人的,根本轮不到他们。

    还有的父母,就连柴米油盐酱醋茶都分不清,厨房都不曾进去过。

    他们以为,包饺子比赛应该就是走一个程序,饺子皮和馅都是现成的,只需要包就是了。

    “各位同学家长,此次为了让小朋友体验到劳动的快乐,我们从擀饺子皮到最后的包饺子都需要大家亲力亲为。”裁判抿着笑容看了一眼众人脸色各异的表情。

    “现在,我宣布包饺子比赛正式开始。”裁判按下了计时器。

    在大家手忙脚乱中,开始了包饺子比赛,包饺子比赛只有三十分钟,这三十分钟里边,家庭成员之间需要很好的默契度。

    “妈咪,你负责和面粉,一会擀饺子皮我来。”松果宝贝不慌不慢的安排着。

    “好的。”景色拿过面粉,倒在了盆子里边,不过是和面而已,这点小事,根本就难不倒她。

    “爹地,剁馅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松果宝贝拿过大白菜,跑到水池子那边去洗大白菜,让北冥随风先将猪肉给剁好。

    等到安排好了事情之后,松果宝贝看了一眼其他的家庭,忍不住笑了,一看就是不经常下厨房的。

    不过,每组家庭倒是都有一个默契,那就是将洗菜交给了小朋友。

    松果宝贝拿着白菜到水池边上洗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小朋友在那边洗菜了,或许是第一次洗菜的关系,大家的兴致倒是分外的高昂。

    一本正经的洗着手中的白菜,还会对比一下谁的白菜洗的更干净。

    “景慎,你看我洗的白菜干净还是她洗的白菜干净?”白夭夭刚刚还在和一名同学争谁的白菜洗的更干净的问题,正好就看见了松果宝贝走过来。

    和白夭夭对比的小朋友自然是不甘落后,高高的举着洗的干净的白菜,一脸等着松果宝贝夸奖的表情。

    松果宝贝一心思都想着赶紧洗完白菜,对于两人的幼稚行为很随意的点了一下白夭夭手里的白菜,“你的白菜洗的干净。”

    白夭夭立马露出了一抹得意的表情看着对面的小朋友,“松果宝贝,不错,你还是挺有眼光的。”

    松果宝贝沉默的洗着自己手里的白菜,不去应答白夭夭的话,他能说,完全是因为白夭夭太能够闹腾了,才选的白夭夭吗?

    对面的小朋友一听,当然是不服了,指着白夭夭手中白菜的一个小黑点,“景慎,明明是我的白菜更干净,你看,白夭夭的白菜叶子上面还有一点脏东西。”

    白夭夭低头看去,果然在自己的白菜叶子上边看到了一点黑黑的脏东西。

    “你看,你上边还有一个虫洞,你的更脏。”白夭夭自然是不服的,仔细盯着对方的白菜看了许久,也没在上面找出上面漏洞,憋红了脸就挤出一句虫洞。

    对方小朋友错愕的盯着白菜上边的虫洞,这个也是他没洗干净的原因。

    “看吧,是不是我的比较干净?”白夭夭高傲的抬着下巴,得意的看着对方。

    对方嘴巴动了几下,委屈的抱着白菜叶子跑开,妈妈告诉过他不能和女孩子吵架,要让让着女孩子。

    “切,小样,还想跟我比。”白夭夭冲着对方跑开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

    “喂,你洗好没有。”白夭夭用手推了一下松果宝贝。

    地面有水渍,比较湿,松果宝贝没有防备,被白夭夭这么一推,差点摔了出去。

    等到稳住身子之后,松果宝贝瞪了白夭夭一眼,“你做什么。”

    白夭夭张了一下嘴巴,“对不起就是了,我不是故意的,不过你也没有摔倒。”

    松果宝贝绷着小脸,不去理会白夭夭的话,加快了手里洗菜的动作。

    白夭夭有些委屈的开口,“好了,你就不要生气了,我都知道我错了,你还想怎么样啊,真是的。”

    “我没有生气,你让开。”松果宝贝关上水闸,对挡着他路的白夭夭说。    “哦。”白夭夭侧着身子让松果宝贝过去,嘟起嘴巴,又是一个无趣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