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名的奖品是一根跟脸一样大的棒棒糖,这个礼物对松果宝贝来说很鸡肋,景色倒是挺喜欢的。

    程小小一脸羡慕的看着松果宝贝手里的棒棒糖,她很想要那一根棒棒糖。

    “别看了,看什么。”程夫人正一肚子的火气,低头一看,就看见程小小目不斜视的盯着松果宝贝手里的棒棒糖看,当即怒骂了一声。

    程小小低下脑袋看着脚上的鞋子,程夫人瞧着程小小的这个样子,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程小小,以后记得和景慎同学好好相处,听见没有。”程夫人压下火气,耐着性子嘱咐了程小小一句。

    程小小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点了一下脑袋,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又偷瞄了一眼和景色嬉笑的松果宝贝,眼里又是一阵羡慕。

    如果她的父母也能和景慎同学的父母那样子就好了。

    “对对对,听你妈妈的,和景慎同学好好相处。”程先生十分赞同程夫人的话。

    “爹地,你好厉害。”松果宝贝夸赞的说道。

    眼看就要输了,没想到最后,爹地力挽狂澜,松果宝贝双眼发光的看着北冥随风。

    “那是自然。”受了夸奖的北冥随风心情大好,笑着揉着松果宝贝的头发。

    “景慎同学,你爸爸好厉害。”有一名女孩子跑过来,冲着松果宝贝说。

    虽然是在和松果宝贝说话,但是眼睛一直偷瞄着北冥随风,脸颊上边可疑的出现了两抹红云。

    景色嘴角抽搐了一下,现在的小孩子成熟的都那么早吗?还是她老公太优秀了,居然连小孩子都被迷倒了。

    “谢谢。”松果宝贝礼貌的笑着,面前的女孩子他也是认识的,是隔壁班级的一个女生,好像是叫白夭夭。

    “叔叔,你好帅。”白夭夭跑到北冥随风的面前,一直盯着北冥随风的脸看。

    虽然她的爸爸哥哥都是美男,但是她更喜欢北冥随风这一款的。

    北冥随风没有表情的冲着白夭夭点了一下头,白夭夭眼睛的光芒更加的耀眼了,帅哥就是帅哥,什么表情都好看。

    “叔叔,我很喜欢你。”白夭夭说。

    北冥随风嘴角不动声色的抽搐了一下,这算是他受欢迎吗?

    景色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听到白夭夭说喜欢北冥随风之后,她大跨了一步到北冥随风的身边,挽住北冥随风的手。

    “我也很喜欢我老公。”景色说。

    白夭夭这才注意到还有景色的存在,刚想说话,对上景色的眼睛之后,眼里的光芒又大了一点。

    “阿姨,我也好喜欢你,你长得真好看。”白夭夭说。

    她是颜控,不管男女老少,只要长得好看的她都喜欢,至于不喜欢的那一定是长得丑。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听到别人说自己好看,景色自然是心情好的。

    “我叫白夭夭,白是白夭夭的白,夭夭是逃之夭夭的夭夭,阿姨叔叔,你们可以叫我夭夭,当然小白也是可以的。”白夭夭笑眯眯的说道。

    “嗯,名字很好听,白夭夭。”景色点头,在嘴里念了几遍。

    “谢谢。”白夭夭一直盯着景色和北冥随风的脸看,然后带着犹豫的目光看向松果宝贝,“景慎,为什么你爹地和妈咪都长得那蛮好看,你长的那么一般。”

    松果宝贝听了白夭夭的话,一把刀插进了自己的心里,他还是第一回听到有人说他长得一般的。

    松果宝贝不仅嘴角抽搐了一下,就连眼睛也抽搐了一下,“我长得一般?”

    白夭夭跑到松果宝贝的面前,左右拉扯着松果宝贝的脸,在松果宝贝龇牙咧嘴中毫不客气的打击道,“是挺一般的,嗯……很娘。”

    这也怪不得松果宝贝,松果宝贝现在还是小正太的模样,唇红齿白的。

    松果宝贝听了白夭夭的评价脚底一个踉跄,什么他很娘?白夭夭的眼睛没毛病吧。

    “你说什么?我很娘?”松果宝贝不敢相信的看着白夭夭。

    白夭夭笑眯眯的拍了一下松果宝贝的脸颊,“是啊,看着很弱小,放心吧,在这里有姐姐罩着你。”

    “谁说你是我姐姐。”松果宝贝嘟着嘴,拍开白夭夭的手,别扭的转身。

    在心底一直默念,自己是男人不该和女孩子计较。

    “我啊!!!”白夭夭挺起胸膛,理直气壮的开口,“我比你高,我怎么不是你姐姐了。”

    松果宝贝哑口无言,这句哈他没法反驳,因为白夭夭确实比他要高。

    白夭夭见松果宝贝不开口,更加的得意了,“是吧!!!你比我矮,你就是我弟弟。”

    “我会长高的。”松果宝贝弱弱的开口道。

    景色倒是第一次看见松果宝贝吃瘪,很是新奇,对于白夭夭多了几分好奇,她很想知道,什么样的家庭可以培养出白夭夭这样的小姑娘。

    “叔叔,抱抱我。”白夭夭眼珠子一转,冲着北冥随风伸起了双手。

    松果宝贝急忙跑到白夭夭的面前,戒备的看着白夭夭,“你休想。”

    白夭夭鼓着腮帮子,“切,不抱就不抱,小气鬼。”

    说着对松果宝贝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转身对景色伸手,“阿姨,你抱抱我。”

    景色笑眯眯的看着两人的互动,弯腰就想要抱起白夭夭,松果宝贝又很幼稚的跑到景色的面前,“不准。”

    白夭夭露出了一抹坏笑,在松果宝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上前抱住松果宝贝。

    憋红了脸,举了一下松果宝贝,“哈哈哈,小弟弟,那姐姐抱抱你把。”

    松果宝贝的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急忙推开白夭夭,“害不害臊,谁让抱我的。”

    白夭夭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目光,“哼,不让我抱我偏要抱。”

    “白夭夭。”松果宝贝咬牙切齿的看着白夭夭,一口老血堵在了喉咙里。

    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白夭夭这么的能够折磨人。

    “疯子,我也想要一个女儿。”景色看的心痒痒,要是她和北冥随风有一个女儿的话,长得会像疯子还是像她呢?

    “晚上回去就造一个。”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耳边说道。

    “好了好了,你逗你玩了。”白夭夭冲着气急败坏的松果宝贝罢手。

    真是不好玩,一点幽默感都没有,白夭夭皱着脸。

    “夭夭,你怎么跑这里来了。”白夫人一眨眼的功夫就没看见白夭夭的身影,找了好一会才看见白夭夭的人影,急忙跑过来。

    白夭夭吐了吐舌头,“妈妈,我看到景慎了,过来和他打个招呼。”

    白夫人松了一口气,轻刮了一下白夭夭的鼻子,“小调皮。”

    白夫人给景色的第一感觉就是温婉,眉间都能柔的掐出水来,五官生的也极为的秀气。

    这样的母亲,教出来的女儿性子居然会这么的跳脱,景色很诧异的想着。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白夫人牵住白夭夭的手,抱歉的冲景色还有北冥随风笑笑。

    她的女儿是什么性子她最了解了,重度颜控,估计是看这一家三口颜值高,才过来打招呼的。

    “不会。”白夫人不仅长得柔和,就是连声音都柔和,景色暗暗的想着。

    “妈妈,景慎的妈妈很漂亮是不是。”白夭夭拉着白夫人的手,仰着小脑袋。

    “是。”白夫人柔和的笑着,摸了摸白夭夭的小脸,因为家里就她一个女孩子,大家难免宠着点。

    在白夭夭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她就想着一定要培养成一个小淑女,谁知道,最后被宠成了一个女汉子。

    平日里让她在凳子上坐上个三五分钟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夭夭,爸爸在那边等我们,我们过去好不好?”白夫人轻声的开口。

    白夭夭依依不舍的看着景色和北冥随风,最后还是点头同意,“好,那我们过去吧。”

    “景慎弟弟,我先走了,改日再找你玩。”白夭夭冲着松果宝贝挥手。

    “谁是你弟弟了。”松果宝贝不满的开口。

    “你啊。”白夭夭小手捂着嘴巴偷笑到,还做了一个对比身高的手势,然后确定的点头。

    “喏,这个给你。”松果宝贝想起了一件事情,将手里的棒棒糖递给白夭夭。

    白夭夭吃惊的接过棒棒糖,不敢相信的开口,“给我的,你确定?”

    松果宝贝别扭的点头,“确定,给你的,之前拿过你一颗糖,现在当做是还你的那颗糖。”

    白夭夭听闻,皱着脸想了一下,终于想起了之前松果宝贝问她拿了一颗糖果的事情,既然这样,她也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白夭夭接过棒棒糖,很傻的比对了一下自己的脸,发现这棒棒糖居然比她的脸还要大,这很是让她吃惊。

    刚才就看着这个棒棒糖大,没想到会比她的脸还要大。

    “嗯嗯。”松果宝贝点头。    之所以会欠白夭夭一颗糖,是因为很早之前的时候,为了哄顾安安,他问白夭夭要了一颗糖,现在正好还上了,不欠人东西最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