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十章:我醉了

    北冥随风拍了拍景色的小手,示意她放宽心。

    “北冥总裁都这么说了,我又怎么能拒绝?”苏意刚刚一眼就看了北冥随风和景色的互动,心里不断的冒着酸楚。

    接下来的一局赢的是北冥随风,景色的心才微微的放松下来,当然她和苏意都以为是巧合。

    “苏总,你输了。”北冥随风嘴角勾了一下,亲自帮苏意端了一杯深海炸弹到苏意的面前。

    苏意一口喝下,又从衣袋里掏出一本支票本,写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给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朝陈耀华看了一眼,陈耀华看懂了北冥随风的意思,上前一步从苏意的手里接过支票。

    接下来的几局输的都是苏意,苏意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他明明能赢的,他本想说是北冥随风作弊,可是北冥随风一直坐在那里动都没有移动过,说他作弊实在说不过去,可是又不能解释为什么北冥随风会赢那么多局,难不成真的是运气吗?

    北冥随风任由苏意狐疑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扫荡着,反正北冥随风后来就是一直赢赢个不停。

    景色如果不是坐在北冥随风身侧,能够一举一动的看着北冥随风,她都要怀疑北冥随风是作弊的。

    接下来的几局苏意一局都没有赢过,在不断的输,在不知道苏意喝了几杯酒后,景色挣脱开北冥随风的怀抱,冲到苏意的面前,按住苏意的手,“如意哥哥,够了不要再玩了。”

    此时的苏意已经是半醉的状态,看着面前微怒的景色,傻兮兮的笑出声,“色色,放心吧,我能赢回来的。”

    景色按住苏意的手,就是不让他在继续玩小去,“如意哥哥,够了别玩了。”

    景色想到什么回过头吼了北冥随风一句,“你故意的是不是,你之前一直隐藏着,故意给如意哥哥下套是不是。”

    北冥随风听到景色再质问他,眼底一抹受伤闪过,嘲讽的笑着,“如意哥哥,你们什么时候那么亲密了?我就是下套了又能怎么样?”

    景色恨恨的瞪了一眼北冥随风,确实是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怪不了谁。

    景色扶起半醉的苏意,“如意哥哥,我们走。”

    说着就想从苏意的裤袋里面找车的钥匙,让一个醉汉开车根本不可能。

    眼看着景色的手就要伸过去了,北冥随风站起身,拉住景色,将景色拉进自己的怀抱里,白子枫很有眼力劲的扶助苏意。

    “你干什么,北冥随风。”景色挣扎着,就是挣脱不开北冥随风的铁臂。

    北冥随风彻底被景色惹怒了,“你想去干什么?你是的女的,他是男的,懂不懂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啊!”

    景色觉得北冥随风有点可笑,“他是如意哥哥,北冥随风,你放开我,你没看见如意哥哥喝醉了吗?”

    北冥随风松了手臂,就在景色想离开的时候瘫倒在景色的怀里,“晕。”

    “北冥随风,你干什么。”景色吓了一跳急急扶助北冥随风。

    白子枫和陈耀华看着这一幕还有什么不明白?

    陈耀华及时的开口,“随风好像喝醉了。”

    “……”景色。

    陈耀华担心景色不相信又赶紧补充了一句,“真的喝醉了,前几局大哥可是一直输,一直喝个不停。深海炸弹一般五杯就能醉,大哥不止喝了五杯吧。”

    陈耀华真的对北冥随风佩服的不得了,他就说北冥随风之前为何一直输个不停,原来在这里等着景色,陈耀华看着景色的眼神带着同情,遇上这么一匹狼,你就等着被吃吧。

    “无赖。”景色看摆脱不了北冥随风,只能呈呈口舌之快。

    “大嫂,大哥就交给你了。”陈耀华,郑重的说。

    “你没听他刚才说,男女授受不亲吗?”景色懒得纠正陈耀华的称呼,在北冥随风的腰上捏了一把。

    北冥随风吃痛的吸了口气,更加用力的抱紧景色。

    “大嫂,你和别的男人是男女授受不亲啊!可是和大哥不是。”陈耀华傻傻的笑了几声,反正今日说什么也不能让景色离开。

    不然北冥随风可不得扒了他们的皮?

    “我照顾他,如意哥哥怎么办啊!”景色终究是狠不下心丢下北冥随风,如果照顾北冥随风的话,那么如意哥哥怎么办。

    白子枫适当的插嘴,“苏总就交给我们好了,放心吧大嫂,我们会好好照顾苏总的。”

    还不等景色反应过来,白子枫和陈耀华二人就拖着苏意离开,景色也知道他们不会对如意哥哥做些什么,也就放下心来。

    只是,眼前似乎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景色有些头痛的看着北冥随风。

    景色将北冥随风扶到沙发上坐好,推了推北冥随风,“喂,你醒醒。”

    北冥随风半眯着眼睛,“难受。”

    “让你喝那么多久。”景色从包里找出手机,“你先忍忍,我打电话给司特助,让他来接你回家。”

    北冥随风扣住景色的手,不让她动弹,就让她这样半趴在自己的身上,两个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景色突然间凑近北冥随风,眼睛多少北冥随风半眯着的眼睛,“北冥随风,你醉了。”

    “嗯,我醉了。”北冥随风应了一声。

    景色忽然伸手在北冥随风的腰上重重的捏了一把,“起来,还装。”

    若是不熟的人还真的就被北冥随风给忽悠过去了,可是景色是谁啊!和北冥随风同床共枕了无数回的人,北冥随风是真的醉还是装醉她能看的出来。

    “没装,真的醉了。”北冥随风嗯哼几声。

    景色站起身踢了一脚北冥随风的小腿,“起不起来,不起来我就走了。”

    北冥随风不理会景色,依旧半眯着眼睛,“苏意还欠我几百万来着?”

    景色嘴唇动了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北冥随风到底想说什么。

    “苏意是你如意哥哥?”北冥随风在这边自问自答,景色摸不透北冥随风到底想干嘛,只有心中有那么点的不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