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的实力给打脸了,裁判发现,不是要给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放水,而是要给其他的组合放水,不让他们输的太过难看。

    “爹地,往右边走两步。”松果宝贝看准了时机,伸手一投,将手里的篮球完美的投入了框子里。

    “一分钟结束,景慎父子两一共投球数是十五个球。”裁判按下了手中的计时表。

    “好棒。”景色奋力的拍着手,前面几组的投球数都只有五六个,没有超过十个以上的,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可以说是很厉害了。

    松果宝贝帮着北冥随风将他眼睛上边的眼罩摘了下来,“爹地,好棒,我们是目前为止投篮数最多的那一组。”

    北冥随风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松果宝贝比其他孩子聪明那么多,怎么可能会输呢。

    松果宝贝和北冥随风的这个组合无疑是全组里边投篮数最多的一组,理所当然的获得了冠军。

    景色在听到冠军获得者是景慎父子之后,从观众席上边跑到了松果宝贝的身边,给了松果宝贝一个大大的拥抱。

    “妈咪,我就说吧,我和爹地一定会赢的。”松果宝贝得意的开口。

    景色接连在松果宝贝的脸上亲了好多口,“对对对,松果宝贝是最厉害的。”

    “色色,我不厉害吗?”北冥随风在一边默默的开口。

    景色和松果宝贝对视一眼,一人一左一右的在北冥随风的脸颊两边亲了一口。

    “疯子,就知道你是最厉害的。”景色笑道。

    “是啊,爹地。”松果宝贝接过奖杯,让老师帮着他们拍了一张合照。

    “疯子,你说这个金牌是不是纯金的啊。”景色拿着松果宝贝脖子上挂着的金牌仔细的研究着。

    “你可以咬咬试试,如果能够咬的动就是纯金的。”北冥随风说。

    景色听着北冥随风说的话,觉得十分的有道理,举起金牌慢慢的靠近嘴边。

    即将要咬下去的时候,北冥随风一把从景色的手里夺过金牌,瞪着景色,“让你咬,你还真的咬啊,脏不脏。”

    “嘿嘿,我就跟你玩玩的,谁会那么傻,还真的去咬。”景色笑道。

    北冥随风对景色说,“你要真喜欢,我给你打个真的金牌,纯金的。”

    景色一听,眼睛咻的一下亮了起来,“真的吗?一个不够,我要两个。”

    “财迷。”北冥随风宠溺的看着景色,伸手在景色的额头上边轻轻的弹了一下。

    景色捂住被北冥随风弹过的地方,并不觉得财迷有什么丢脸的,“疯子,财迷怎么了,我就是财迷,我最爱的就是钱。”

    北冥随风凑近景色,危险的看着景色,“色色,你再说一遍,你最爱的是什么?”

    “钱啊。”景色理直气壮的开口,“有钱就有底气。”

    “妈咪,你最爱钱吗?”松果宝贝也靠近景色,委屈的看着景色。

    景色讪笑两声,“那个啥,我的意思是,除了你们之外,我最爱的就是钱。”

    “松果宝贝,我们下边的比赛项目是什么?”景色急忙转移话题。

    “下边是我们一家三口的一个比赛,好像是包饺子比赛。”松果宝贝说。

    景色忍不住汗颜,“包饺子也是运动会的项目?”

    “是啊,园长说,厨房最能体现一家三口的和睦,所以就是包饺子比赛了。”松果宝贝说。

    “妈咪,你不要担心了,有我和爹地在,你怕什么。”松果宝贝看着景色满脸愁容的模样,赶紧说道。

    景色苦兮兮的开口,“要是让别的家长看到我连包饺子都不会,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啊。”

    一般来说,女人都应该上的厨房,下的厅堂,她要是这般没用,会不会很给松果宝贝丢脸啊。

    松果宝贝安慰着开口,“妈咪,你不应该这么想,她们怎么会觉得你没用呢,嫉妒你还来不及呢。”

    “嗯?”景色不解的看着松果宝贝。

    “妈咪,你想啊,你有一个这么聪明的儿子,还有一个这么厉害的老公,她们是不是得嫉妒你,再说了,当女王让我们伺候你不好吗?”松果宝贝说道。

    景色一听,确实如此,别人只会嫉妒她,又怎么会嘲笑她,她又这么厉害的老公和儿子是她的骄傲。

    “松果宝贝,我怎么记得接下来的比赛是接力赛呢?”北冥随风突然在两人的中间插了一句。

    “啊?”松果宝贝一愣,急忙从衣袋里掏出比赛的安排表,一看,接下来确实是接力赛。

    “我错了,我将接力赛给看漏了,先是接力赛,接力赛完了之后就是包饺子比赛了。”松果宝贝不好意思的说道。

    接力赛也是一家三口都要上的一个项目,先是由孩子将皮球用脚夹在跳到妈妈那边,然后再由妈妈一边拍打着皮球,一边背着孩子,朝爸爸的位置走去。

    最后爸爸需要想办法同时抱起妈妈和宝贝,还有一个皮球一同运到终点处,哪一组家庭用时最少,就是那一组家庭获胜。

    在这一次的赛场上边,景色诧异的看见了程小小一家三口。

    景色不由自主的朝程夫人还有程先生看去,暗暗的想着,按照程夫人那个体态,想要抱起来怕是不容易吧,而且程先生还是属于那种柔弱书生型的。

    在景色看向程夫人的时候,程夫人也注意到了景色,微笑着冲景色挥了挥手。

    然后对程先生说,“一会不要表现的太厉害,弱北冥总裁他们一步就是了。”

    程先生点头,“这还用你说,我当然知道了,说真的,这北冥夫人长得还真是好看。”

    程先生一脸猥琐的盯着景色看,景色似乎有察觉哪里不对劲,一转头朝程先生的方向看去,程先生已经收起了那副表情,将目光看向了别处。

    程夫人一把捏着程先生的腰,咒骂道,“你眼睛看哪呢,看人家好看,就走不动路了是吧,北冥夫人也是你能够肖想的。”    说着程夫人也羡慕的看了一眼景色的窈窕的身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