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跑到北冥随风的身边,拉扯着北冥随风的手。

    “准备好了,我们走吧。”北冥随风冰冷的目光看了一眼程先生,抱起松果宝贝走回到景色的身边。

    北冥随风弯腰在景色的脸上亲了一下,“色色,我们一定会拿奖的。”

    松果宝贝也探出身子,抱着景色的脖子,在景色的脸上亲了一口。

    “妈咪,你要为我们加油哦,我和爹地会拿第一名的。”

    景色也在松果宝贝的脸上亲了一下,“妈咪相信你们,加油。”

    北冥随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从看台上走到了篮球场上边。

    程先生和程夫人在一边极其尴尬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在程先生的眼神之下,程夫人拉起程小小的手,走到了景色的面前。

    “北冥夫人,我们小小平日里可懂事可乖巧了。”程夫人一直在景色的耳边念叨着程小小的好。

    景色的目光一直在下边的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身上,听了程夫人的话,用余光看了一眼程小小,点头,“看得出,是个好孩子。”

    程夫人面色一喜,“那,北冥夫人这是同意了?”

    程夫人急忙将程小小推到景色的面前,“小小,快叫干妈。”

    “干……”程小小张口刚说了一个字,景色急忙出声打断了程小小。

    “别别别,我担当不起。”

    “北冥夫人,你看你和我们小小这么投缘,就接受了吧。”程夫人厚着脸皮凑近景色。

    “程夫人,不好意思,我和我老公没有这个意思。”景色收起了笑容。

    心里有些为程小小惋惜,挺好的一个孩子,可惜遇上了这样的爸妈。

    “好了,程夫人,我要看我老公和儿子的比赛了。”景色眼见程夫人还想要说话,急忙挥手阻止了程夫人。

    程夫人的一句话堵在了喉咙里,眼看着景色走到了护栏边上,冲着赛场上一声呐喊,“老公,宝贝加油!!!”

    松果宝贝抢到篮球之后,听到景色的声音,冲着景色的方向挥了一下小手。

    敌对的小朋友看准这个时机,上前一个侧身,想要抢过松果宝贝手里的球。

    松果宝贝及时回身,一个侧身躲过了对方,拍着篮球朝北冥随风跑去。

    马上就要到北冥随风的面前了,松果宝贝一把抱起篮球,北冥随风也抱起松果宝贝,高高的举到球篮的位置,一个球完美的落入网里。

    “耶!!!”成功拿下一份,松果宝贝兴奋的喊了一声。

    “完美。”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击了一下手掌,然后冲着景色挥手。

    最后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以三比一的成绩,成功的赢了对方,这一场比赛完成之后,只要等着最后的决赛就好了。

    北冥随风抱着松果宝贝和对方友好的握手之后,回到了景色的身边。

    景色早就拿着矿泉水和毛巾等着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两人的凯旋,一见到松果宝贝急忙将手里的水递了过去。

    “松果宝贝,快喝吧,妈咪就知道你很棒。”景色一边说着,一边从北冥随风的手里抱过松果宝贝,拿过毛巾帮松果宝贝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北冥随风虽然也有水喝,但是却没有松果宝贝这么好的待遇。

    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身边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正细心的帮松果宝贝擦额头上的汗水的有些吃味的开口,“色色,我也要你帮我擦汗水。”

    说着北冥随风就将脑袋蹭到了景色的面前。

    景色失笑,拿着毛巾在北冥随风的脸上擦了一下,“疯子,你都多大了还好意思和松果宝贝争。”

    松果宝贝抱住景色的脖子,对着北冥随风做了一个鬼脸,“就是就是,爹地,你都好意思和我抢妈咪。”

    “臭小子,要不是你爹地我,哪有现在的你。”北冥随风在松果宝贝的屁股上轻柔的拍打了一下。

    松果宝贝不轻不重的叫唤了一声,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说着笑,不远处的身后,程夫人一家却是冷着脸看着这边欢闹的人。

    “都是你。”程夫人冲着程小小怒骂了一声,要不是她没用,早就和北冥家族搭上关系了。

    程小小委屈的看着程夫人,然后低下脑袋,听着程夫人和程先生一起数落她。

    由于声音在激动的时候过大,景色想要当做没听见都困难。

    “疯子,程小小也真是可怜了,有这么一对父母。”景色转身看了一眼程小小,在北冥随风的耳边念叨了一句。

    “天下可怜人多得是。”北冥随风一点都不为所动。

    除了松果宝贝,他还没有对哪个孩子有过那么耐心的时刻。

    “哎。”景色叹息了一声,不再去理会身后边的人和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要走。    决赛就简单的多了,每组父子比赛投篮数就够了,在规定的时间内投篮数多的就算获胜,当然投篮也是有一定的难度,需要父亲蒙着眼睛抱着孩子在白线外投篮,父子两要是不默契的话,想要赢得比赛

    还是很困难的。

    景色站在看台上,紧张的看着父子两,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刚刚相认不久,要说默契,父子两绝对比不过其他人的。

    “松果宝贝准备好了吗?”北冥随风从裁判的手里拿过眼罩,问松果宝贝。

    裁判将眼罩递给北冥随风的时候,双手一直在颤抖,虽然北冥随风不经常出现在媒体面前,但是他有幸之前和北冥随风一起参加过晚宴,所以认识北冥随风。

    当看到北冥随风的第一眼,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是不是自己太紧张的缘故,现在靠近了仔细一看,确实是北冥随风无疑。

    再看到北冥随风手里抱着的松果宝贝,裁判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

    怪不得连陈家的两个小少爷都一声声的喊着松果宝贝老大,原来松果宝贝是北冥随风的儿子。    裁判颤抖着将手里的眼罩交给北冥随风之后,在心里要不要一会在比赛上边给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放个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