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左右朝两边看了几眼,确定没有人过来之后,才松开程小小的嘴巴。

    “没用的家伙,还有脸哭。”程夫人的脸色十分的不好。

    “老婆,你怎么教的孩子,一天到晚就会哭,看着都心烦。”程先生将程小小放到了地上,责怪的看着程夫人。

    他一直都对程小小不满意,他想要的是儿子,偏生生了一个女儿,为了这一点不知道和程夫人吵了多少架。

    程夫人原先也挺疼爱程小小的,被程先生指责多了之后,也越来越见程小小不顺眼。

    “哼,有能耐你教去。”程夫人一听程先生说这话,一瞬间就怒了,瞪着程先生。

    从程小小出生到现在,程先生一天带过程小小都没有,程先生和程小小只有一个名义上的关系。

    “你是女人,你不在家里相夫教子,还有什么用。”程先生振振有词的开口,“你是不是没好好教育程小小啊。”

    “我在家里照顾女儿,把公司交给你,你看看,公司都被你给败成了什么样子。”程先生不说这茬还好,一提起这个,程太太就很是窝火。

    当初她怀孕,将公司的重任全交给了程先生,谁知道程先生整天在外边花天酒地,最后财务将公司的钱财卷走跑路,造成公司重大的亏损。

    “别提这些了。”程先生不耐烦的开口,每天在家里见到这样子的母老虎,他要是心情能好就怪。

    想到这里,程先生就想起了,昨晚上小情人的柔情似水,还有苗条的腰段,都是面前的女人所不能比的。

    “这个女儿我是教不了了,有能耐你自己教去吧。”程夫人恼火的推了一把程小小,将程小小推到了程先生的怀抱里。

    “我不教,看着都烦。”程先生也将程小小推回了程夫人的怀里。

    程小小没有继承程先生的容貌,倒是全随了程夫人,这也是程先生所不喜的一个原因。

    程小小害怕的看着两人,两只水汪汪的眼睛一直盯着在争吵的两人。

    “够了。”程太太恼怒的看了一眼程先生。

    “对了,老婆,你刚刚说什么,我们差点和北冥集团签上线,这是什么意思。”程先生忽然想到了,一开始程太太说的话,凑近程太太问道。

    “北冥随风的儿子也在这里读书,恰好是程小小的同学,原本还想着借着景慎的手能够和北冥集团搭上关系,谁知道这个丫头这么不争气。”程夫人越说越是生气。

    “什么,北冥随风的儿子也在这里上学?”程先生错愕的开口,瞪大了眼睛。

    怎么他就没有听过北冥随风有儿子呢?别说儿子了,就是老婆也没有听说过啊。

    “哼,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就你每天玩玩女人还能知道什么。”程夫人冷哼了一声。

    “我这是谈生意。”程先生被程夫人讽刺的讪讪的开口。

    程太太冷笑,“是啊,谈生意,谈生意都谈到床上去了。”

    “现在是在说女儿的事情,扯到我干什么。”程先生不悦的说道。

    程夫人不理会程先生,靠他还不如将希望放在程小小的身上。

    “程小小,我告诉你,以后景慎同学走到哪你就跟到哪,和他给我搞好关系,听到没有。”程夫人指着程小道。

    程小小怯生生的点头。

    程夫人见了,又是一阵恼火,这女儿的性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这么的畏缩。

    “走吧,别在这里让人看了好戏,我听说比赛就要开始了。”程先生说道。

    松果宝贝的第一项运动项目是亲子篮球,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但是北冥随风还咩有到幼儿园。

    松果宝贝紧张的拉着景色的手,“妈咪,爹地怎么还不来啊,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景色也无奈,北冥随风刚才发了消息过来说,被堵在了高速上边,赶过来肯定已经结束了比赛。

    “要不妈咪上?”景色试探着问道,看来是老天注定不让她们一家子参加运动会了。

    “不要,妈咪是女人,怎么能够上呢。”松果宝贝想都不想拒绝道。

    再说了,参加比赛的都是爸爸和儿子,哪有妈妈上去的。

    “那我们再等等爹地吧,实在不行,我们就放弃这一场比赛,不是还有接下来的项目吗?”景色无奈的开口。

    松果宝贝闷闷的点头,咬着下嘴唇,看着篮球场正在热身的一对对父子。

    要是爹地在的话,他一定可以第一名的,松果宝贝委屈的想着,抱着景色的腰,不说一句话。

    景色看着也是心疼,但是她也没有办法,毕竟是堵车。

    “距离亲子篮球比赛开始还有五分钟,请参赛的家庭到运动场地做好点名。”广播突然间报出了这么一句话。

    松果宝贝咻的一下子,抬头看向景色,没有时间了,看来,他今天的比赛是比不成了。

    “距离亲子篮球比赛开始还有五分钟,请参赛的家庭到运动场地做好点名工作。”广播又播了一遍。

    松果宝贝紧张的咬着嘴唇,看来,这一项也只能放弃了。

    “妈咪,我去和老师说一声,放弃这一场比赛吧。”松果宝贝无奈的开口。

    要是还能够有办法,他也不想要做出这个最坏的打算,而且现在,运动场上,就他没有到齐了。

    “好,松果宝贝委屈你了。”景色心疼的摸着松果宝贝的头发。

    然后试着安慰说,“放弃了这一个,我们还有别的比赛,到时候多拿一点奖品回来也是一样的。”

    松果宝贝说着声音越来越低,若是可以,他还是想要参加这个比赛的。

    “谁说要取消比赛。”北冥随风的声音突然间母子两的背后传了过来。

    北冥随风刚好逆光而来,景色和松果宝贝只听到了声音,还没有看到人影。

    “爹地?”松果宝贝不敢置信的叫出声。

    “嗯。”北冥随风走到松果宝贝的面前,低声的应了一声。    “爹地,你怎么那么快,不是说堵车了吗?”松果宝贝诧异的开口问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