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走进卧室的时候,看到的正好是景色露着美背,趴着睡的风景。

    北冥随风喉结滚动了一下,脑子不受控制的想起了昨晚香艳的画面,而景色裸露的肌肤上,正好也留着昨晚的痕迹。

    “色色,起来吃饭了。”北冥随风强迫自己别开目光,走到景色的床边,将景色的被子往上来了一点。

    景色扭动了一下身子,“不要,我好累,不吃饭。”

    “我辛辛苦苦烧的早餐,你不吃一点?”北冥随风将景色半抱起来。

    景色挥开北冥随风,“不吃不吃,就是不吃,我困死了,你别来打扰我。”

    “不行,早餐必须要吃。”北冥随风强硬的拉起景色。

    景色咻的一下睁开眼睛,从北冥随风的怀里坐起来,怒瞪着北冥随风,“我这么劳累都是谁害的啊,你说说。”

    要不是他半夜抽风了一般,走进卧室就是抱着她又亲又啃的,她怎么会这么劳累啊。

    景色想到这里,就呕血个半死,卧室的锁还自称是什么世界第一锁,结果,那么轻易就被北冥随风给破开了。

    “是是是,都是我错了,都怪我的色色太可口了,没让我保持住。”北冥随风接受了景色的指责。

    景色抱着被子,在床上又赖了那么一回,然后张开手臂对北冥随风说,“疯子,帮我穿衣服,我没力气。”

    北冥随风从善如流的帮景色拿了衣服,帮她穿好了之后,景色又张开双臂。

    “疯子,我不想走路,抱我去洗漱。”

    北冥随风好脾气的点头,抱着景色朝洗手间走去,景色脚刚站到地上,北冥随风就皱起了眉头。

    虽然房间里开着暖气,可还是冷的,这么个天气景色还光着脚丫站在地上。

    “站上来。”北冥随风皱眉,冷声吩咐道。

    景色咬着牙刷,迷茫的看着北冥随风,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于是含糊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什么站上来。”

    “你现在,站到我的脚上来。”北冥随风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

    景色惊讶的看着北冥随风,低头朝自己的脚丫看去,两只嫩白的脚丫在地上可爱的动了一下脚趾。

    “不用了,我不冷。”景色吐了嘴里的水,才说道。

    “让你上来就上来,想那么多做什么。”北冥随风不耐烦的拉着景色的腰上前了一步。

    景色跌进了北冥随风的怀里,双脚正好站在北冥随风的脚上。

    景色吐了一下舌头,加快了刷牙的速度,等到洗漱完毕之后,北冥随风又将景色一个打横抱起朝厨房走去。

    松果宝贝瞧着恩爱的两人,算是彻底的放下了一颗心,只要和好了就好。

    安澜的口红事件,就这样子落下了帷幕。

    随之而来的就是松果宝贝的幼儿园亲子运动会。

    松果宝贝再三确定景色和北冥随风一定会来之后,也报了这次的运动会。

    到了运动会那天,北冥集团的一个业务忽然发生了点问题,北冥随风迫不得已赶过去救场。

    “爹地,那你还来吗?”松果宝贝的脸上明显有着失落的情绪。

    “放心吧松果宝贝,等到爹地事情处理完了,一定会赶过来的。”北冥随风抱歉的朝松果宝贝说。

    松果宝贝点头,算了下时间,若是北冥随风速度快的话,正好能够在运动会开始前赶回来。

    景色捏了一下松果宝贝肉嘟嘟的脸颊,“松果宝贝,你这是什么表情,没有爹地不是还有妈咪吗?就算是只有我们两个人,也能够照相拿冠军。”

    松果宝贝无精打采的点着头,他才不是在乎冠军呢,他只想这一次的亲子运动会,爹地和妈咪都到齐。

    别的小朋友都有爹地和妈咪一起呐喊助威,他也希望有。

    这一次的亲子运动会,除了陈晨和陈晚,他们的父亲在军营里赶不来,其余的家长似乎都来了。

    “妈咪,你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给你拿吃的。”松果宝贝将景色带到了开幕式的观众席上边。

    亲子运动会开始前会有一个开幕仪式,由学生家长代表发言,本来应该是北冥随风代表发言的,但是因为北冥随风有事,又临时找了一位家长。

    不仅如此,每个班级还会有代表者上台表演,松果宝贝的班级,正好是松果宝贝上台弹奏一小段钢琴。

    松果宝找了一堆的干果,放到了景色的手边,“妈咪,你先吃着,开幕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好。”景色无聊的坐在位置上,点着头,看着今日打扮过的松果宝贝,满意的点头。

    不愧是她的儿子,怎么帅气怎么来。

    “景慎同学,你快过来,再走一遍流程。”负责这次亲自运动会老师,站在舞台的旁边,呼喊着松果宝贝的名字。

    松果宝贝点头,“妈咪,老师叫我了,我去去就回来。”

    景色笑看着松果宝贝蹦蹦哒哒离开,拿了一个核桃过来剥。

    “阿姨好。”陈晨和陈晚穿着一样的衣服,梳着一样的发现,走着一样的步伐到了景色的身边。

    对着景色鞠了一个躬。

    “你们好。”景色一抬头就看见两个不仅长得一模一样,还穿的一模一样的兄弟两兴奋的叫了一声。

    她一个人在这里快无聊死了,还好,有陈晨和陈晚走了过来。

    “阿姨,你猜猜我们两个哪个是陈晨,哪个是陈晚?”陈晨坏笑着开口。

    景色摸着下巴,瞧了许久都有些分辨不出来,其实陈晨和陈晚的说话风格差很多,但是两人现在都不说话,就站在景色的面前,景色认不出也是正常的。

    景色想了一下,指向陈晨,“你是陈晨对不对?”

    陈晨惊讶的看着景色,一看陈晨这个表情景色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当下得意的看着陈晨和陈晚。

    “我是不是很厉害?”景色笑着开口。

    陈晨对着景色竖起了大拇指,“是很厉害,不过,阿姨你是怎么认出来的?我妈咪有时候还要叫错名字。”    景色一听沉默了,难不成要说她瞎猜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