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找了一张照片递到景色的面前,正好是北冥随风单膝下跪求婚的。

    “妈咪,我们找相框,把这些装起来,怎么样?”松果宝贝问。

    景色点头,“这些照片得要找好一点的相框来装,我们明天去商场看看。”

    景色将照片全部整理好,交还给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和景色腻歪了许久,松果宝贝才,想起门外边的北冥随风。

    “妈咪,你准备什么时候原谅爹地?”松果宝贝眨着眼睛,问景色。

    “哼,等到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景色冷着脸说道,将松果宝贝推了出去。

    “你啊,别在这里了,快去睡觉吧。”

    松果宝贝揉着眼睛,从景色的怀里坐了起来,爬下床,朝卧室外边走去,顺带将床上的照片给拿上。

    松果宝贝出来的时候,北冥随风还在外边等着。

    “爹地,你也早先去睡觉吧,妈咪说她要睡觉了。”松果宝贝打了一个哈欠,顺带将景色的房门给关了回来。

    北冥随风晚了松果宝贝一步,眼睁睁的看着松果宝贝带上了卧室的门。

    “爹地,我要去睡觉了,你也早先睡吧。”松果宝贝朝着北冥随风挥了两下小手,朝自己的阁楼走去。

    北冥随风咬牙,恨不得将景色卧室的门瞪出一个洞来。

    松果宝贝刚闭上眼睛,就发觉身边的床位陷下去了一点,松果宝贝惊坐起,就着月光看着身边的那人。

    惊讶的开口,“爹地,你怎么在这里,不去睡觉来我房间干嘛?”

    北冥随风正好趁松果宝贝坐进去的时刻,磨蹭到了松果宝贝的里边,“你妈咪不让我进去,我只好来找你一起睡了。”

    “爹地,你可以去睡客房的。”松果宝贝想着,自己的小床怎么能够容纳的下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顺带将松果宝贝的枕头也拉过来,“客房的床没铺。”

    松果宝贝别扭的看着北冥随风,他不习惯旁边睡着爹地,“那沙发呢?”

    再不行,书房也行啊,这句话松果宝贝在心里嘀咕了一下。

    北冥随风搂过松果宝贝,将被子盖到了两人的身上,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松果宝贝。

    “你的意思是不让我睡觉?松果宝贝,你就不想联络一下父子感情?”

    “爹地,那你在这里一起睡吧。”松果宝贝叹气,重新躺回了被窝里边,拉上了被子,闭着眼睛。

    北冥随风十分满意,松果宝贝的反应,搂着松果宝贝。

    北冥随风的怀抱不同于景色,似乎,北冥随风的怀抱更有安全感一些,松果宝贝靠在北冥随风的胸前,听着北冥随风强劲而有力的心跳上,迷迷糊糊的想着。

    等到松果宝贝睡熟了之后,北冥随风睁开眼睛,在松果宝贝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没有北冥随风在,景色的睡相简直是要上天,一张大床,随意她来回打滚。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景色觉得脸上有些痒痒,伸手,挥了挥,然后又发现身上有一丝的凉意。

    景色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身上压着一个人,差异的惊叫一声,一个柔软的东西就堵住了自己的嘴唇。

    “唔唔唔。”景色的睡意一下子全都清醒了过来,面前的这个男人,正是北冥随风无疑了。

    “色色,我知道错了。”北冥随风咬着景色的耳朵,在景色的耳边嘟囔了一句。

    景色瞪着北冥随风,伸手推开北冥随风,“你怎么进来的。”

    她睡觉前,明明就将门什么都上锁了,不仅如此,还上了保险,北冥随风是怎么进来的。

    “色色,只要我想进来,没有哪里能够拦的住我。”北冥随风叹口气,在景色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景色咬唇,“我们现在还在冷战,你别碰我。”

    景色忍住身上的颤栗,哆嗦着开口,使劲的往外推着北冥随风。

    可是男女的力量毕竟是有悬殊的,景色再怎么用力,北冥随风依旧纹丝不动的抱着景色。

    甚至还回应起了北冥随风的吻,等到景色回神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翼而飞了。

    “色色,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再这么的大意,让别人的口红落在我的车里。”北冥随风说。

    “不,应该说没有下次了。”北冥随风继续说。

    “疯子,你先起来,压得我很不舒服。”景色在心里使劲的提醒自己,一定要把持住自己。

    “不,夜深了,我们也该就寝了。”北冥随风沙哑的说道。

    景色正想要反驳,就彻底的被北冥随风压了下去,下边的话,全都被北冥随风给堵在了喉咙里。

    第二天,松果宝贝起来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自己身边的床位是凉的。

    刚下楼,松果宝贝就看见北冥随风从卧室里走出来,一下子就明了了,原来爹地妈咪两人已经和好了。

    既然这样子的话,就不用他费劲的想法子,怎么让两人和好了。

    “爹地,早啊。”松果宝贝朝北冥随风打了一声招呼。

    “松果宝贝,早,你早餐想要吃什么?吐司加鸡蛋好不好?”北冥随风一早上起来神清气爽。

    “嗯,好。”松果宝贝点头,打了一个哈欠,坐到了餐桌边上。

    扭头看向卧室,“爹地,你是怎么哄好妈咪的?”

    北冥随风从冰箱里拿出了三颗鸡蛋,又将吐司放进了吐司机,这才朝松果宝贝眨眼,“夫妻吵架和好的最快方法自然是床上滚一滚。”

    松果宝贝似懂非懂的点头,“哦,这就是大人常说的,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啊。”

    “对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北冥随风手脚麻利的煎了三个鸡蛋。

    “所以,昨天晚上,爹地你又很无耻的去爬妈咪床了?”松果宝贝咬着鸡蛋说道。

    北冥随风不好意思的摸着鼻子,指着卧室,“我去叫你妈咪起床十分了,你乖乖的坐在这里吃饭。”

    松果宝贝点头,北冥随风这才朝卧室里边走去。    景色昨晚过于劳累,大早上起不来,简直是理所当然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