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十九章:玩一局

    白子枫伸手在陈耀华的头上重重的拍了一下,“你会不会说话。”

    看着北冥随风越发黑的脸,陈耀华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委屈着表情,“大哥,你别听我瞎说,我胡说的。”

    北冥随风仰头,一口饮尽手中的那杯酒水。

    半带嘲讽的起身,走到景色和苏意的身边,“苏少和景秘书什么时候感情那么好了,我怎么不知道?”

    景色正好苏意聊得欢,猛然间听到北冥随风的声音,有点吓到,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景色抬起头才发现北冥随风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和苏意。

    景色有些局促的起身,不知为何她总有种妻子偷情被抓的错觉,景色甩开脑中莫名其妙的想法,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总裁,好巧你也在这里。”

    苏意含笑起身,伸手,“北冥总裁,好巧,你也在这里?”

    北冥随风并没有打算去握苏意的手,只见北冥随风长腿一伸,挤到景色的旁边,坐下。

    苏意的笑容凝固在嘴边,倒也不尴尬,收回手,就想拉景色过来。

    北冥随风抓住景色的胳膊,微微一用力景色整个人跌进北冥随风的怀中,被北冥随风牢牢的禁锢在怀里。

    景色就想挣扎着起来,北冥随风紧扣住景色的腰,不让她起身,看着景色一脸气愤的模样,心中的那口气才微微顺了一点。

    “北冥总裁,你这样不好吧。”苏意在笑,眼中却有寒光。

    北冥随风冷笑一声,“景秘书是北冥集团的员工,作为景秘书的上司我有必要对景秘书的人身安全负责。”

    苏意冷笑一声,“那北冥总裁就不用担心了,我和色色从小可是青梅竹马。”

    北冥随风虽然也在笑,可是这笑却达不到眼底,听到那句“青梅竹马”差点将景色的小腰掐断。

    他从来没有听景色提过苏意,景色居然和苏意从小就认识,北冥随风忽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查查景色,他从不喜欢事情不被自己掌握的那种感觉。

    “苏总,晚上有兴趣玩一局吗?”北冥随风挑衅般的看向苏意,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碰出无数火花。

    景色夹在两人的中间,感觉到头疼,她今天出门一定忘了看黄历,居然会碰到北冥随风这个杀神。

    “玩什么?”苏意饶有兴趣的问着。

    北冥随风一扭头正好看见有骰子,拿过骰子看着苏意,“骰子如何?不玩复杂的就比大小。”

    “有什么不敢的,既然要玩,就要玩大点,来点赌注才好不是吗?”北冥随风玩骰子正合了苏意的心意,苏意别的不敢说,骰子他绝对是个中高手。

    当年出国读书的时候家里老头子一怒之下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他曾在赌场靠着赢来的钱度过那些被苏老爷子封杀的日子,那时候他才十多岁。

    “苏总想赌些什么?”北冥随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好似胜券在握的模样。

    “如意哥哥,算了吧。”景色是见识过北冥随风厉害的,小心的扯了扯苏意的衣角,让他不要和北冥随风赌。

    苏意对景色做了一个“你放心吧!”的口型。

    转身看着北冥随风,“一局一杯酒如何?”想了想又加上,“深爱炸弹。”

    深爱炸弹度数极高,一般人五杯必醉,苏意不愿和北冥随风有过多的纠缠。

    北冥随风倒是没有反对,“那就这样决定了。”

    一直关注着这一边的白子枫和陈耀华知道北冥随风要和苏意玩骰子,都带着好奇心过来看好戏。

    “嫂子,晚上好。”陈耀华,笑嘻嘻的和景色打招呼,惹来白子枫临门一脚。

    景色有些尴尬的笑笑,并不接陈耀华的话。

    陈耀华她是知道的,陈司令的儿子,现在好像是某军区的少校。景色和北冥随风谈恋爱的时候陈耀华还是阳光大男孩,谁能想到之后还是接了家业去从了军。

    白子枫景色倒是不太熟,那时候白子枫在外省,和景色接触不多,现在还成了a市的市长,有风声说白子枫是被当成了未来的总统来培养。

    “白市长,陈少校。”苏意笑着打着招呼,这二人苏老爷子特地跟苏意交代过,千万不能得罪,掌握着军政两界。

    白子枫浅笑着和苏意握手,“苏总好。”

    “既然你们二人玩骰子,我和耀华就做个见证吧!”白子枫看了一眼北冥随风,见他不反对兴致勃勃的提议道。

    “可以。”北冥随风说。

    第一局景色本以为北冥随风会赢,没想到苏意竟然以较大的优势赢了北冥随风。

    苏意指了一下深海炸弹,“北冥总裁,请吧。”

    北冥随风愿赌服输,拿起一杯深海炸弹对着苏意举了一下就喝了下去。

    第二局北冥随风依旧输,第三局第四局,依旧输。

    景色看着北冥随风一杯杯酒水下肚,微微有些心疼,景色扯了一把北冥随风的袖子,“总裁,别喝了,游戏到此结束吧!”

    北冥随风看了一眼景色,凑近景色,轻咬了一下景色的耳朵,惹来景色阵阵颤抖。

    幸好灯光是暗的,苏意刚刚没注意北冥随风,自然没看见那一幕,而咬耳朵那一幕却被站旁边看好戏的白子枫和陈耀华看的一清二楚。

    两人在心中一同骂了一句,“衣冠禽兽。”

    “信不信接下来我会赢?”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耳边轻声的说。

    “别喝了,你醉了。”景色推了一把北冥随风,她很不喜欢北冥随风身上的酒味。

    北冥随风用手敲了一下桌子,“苏总,敢不敢加大点赌注?”

    苏意正满腹的自信心,“北冥总裁不怕输,那就加好了。”

    白子枫和陈耀华对视一眼,苏意要完了,北冥随风开始作妖了。

    “一杯酒加一百万如何?”北冥随风看着苏意。

    景色在一旁听着心里直滴血,一百万啊!一百万啊!这两个败家子。

    “别玩了。”景色拉扯着北冥随风的衣服,这人就是嘴硬,都输成这样了还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