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色色,难道你不信我吗?”北冥随风委屈的开口。

    “疯子,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开车回家。”景色继续看着窗外,不看北冥随风的脸。

    她要是一看到北冥随风委屈的神情,一定会不忍心,心软下来的。

    松果宝贝十分赞同景色,凑到了景色的身边,“爹地,后边有车来了,我们还是快些回家。”

    北冥随风无法,只得启动车子回家,听得母子两在后边叽叽喳喳的念叨着,就是不肯和他说话,北冥随风的一颗心都要纠结出毛病来了。

    车子在在车位上刚停稳的时候,景色就牵着松果宝贝下了车,一路朝房子里边走去,就是不肯看他。

    北冥随风无法,停好车之后,急急的去追景色和松果宝贝。

    可惜的是他赶晚了一步,等到他进来的时候,电梯门刚好合上,北冥随风懊恼的挥了一下拳头。

    “妈咪,我们什么时候原谅爹地?”电梯里,松果宝贝拉着景色的手,仰着头看着景色。

    其实,现在想想,爹地也挺委屈的,他也不知道这个口红什么时候落在车上的,要是将事情全怪在爹地头上,也说不过去。

    “不急,刚好借着这个机会,教育一下你爹地,不是什么女人都能好心的顺载的。”景色说。

    景色忽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弯腰,握住松果宝贝的肩膀两边,“松果宝贝,你不会心软了想要当卧底了吧。”

    松果宝贝干笑两声,“哪能啊,妈咪,我可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景色仔细的盯着松果宝贝瞧了许久,放开松果宝贝。“算了,我就信你这一回了,希望啊,你说的是真的。”

    松果宝贝虚抹了一下额头,“爹地,这下子我可是也帮不了你了。”

    等到北冥随风进门的时候,景色坐在沙发上,按着**,他换好鞋子,刚要坐到景色的身边,就被景色拒绝了。

    “疯子,你离我远一些,我现在很生气不想和你说话。”景色往沙发挪了些位置。

    北冥随风嘴角抽搐了一下,“色色,这件事情真的是一个误会,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啊,从始至终我都相信你,没有怀疑过你啊。”景色说道。

    北冥随风一听,松了一口气,“那就是了,既然相信我为什么还要生气?”

    说着,北冥随风就朝景色的位置挪了一下,景色见了,又往身侧挪了一点。

    “疯子,你别过来了,说了我现在在生你的气。”景色将一个抱枕朝北冥随风丢了过去。

    北冥随风这下子就不能理解了,既然都相信他了,为什么还生他的气。

    “疯子,虽然我相信你,但是我还是要生你的气。”景色严肃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不解的看着景色,不知道景色这是什么意思。

    景色一见,又恼火了,“等到你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再来和我说话吧。”

    景色丢下这一句话之后,就放下手里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卧室走去。

    北冥随风急忙起身,跟在景色的身后,景色见了,急忙关上了卧室的门。

    北冥随风转动了一下门把,无奈的是,景色将锁从里边锁上了,现在他就是想要开门也开不了。

    “爹地,别站着了,反正妈咪现在也原谅不了你,还是先过来烧饭吧。”松果宝贝举着锅铲站在厨房的门口,对着北冥随风叫唤了一声。

    北冥随风只得走到松果宝贝的身边,接过松果宝贝手里锅铲,“松果宝贝,我哪里做错了?”

    “爹地,这就要靠你自己想,靠你自己的觉悟了。”松果宝贝说道。

    “算了。”北冥随风叹了一口气,跟着松果宝贝一起走进了厨房里边。

    “松果宝贝,晚上想要吃什么?”北冥随风从冰箱里拿出食材,一边询问松果宝贝的意见。

    “爹地,我想要吃糖醋排骨,还有大虾。”松果宝贝说。

    “你等一下啊,我进去问问妈妈想要吃什么。”松果宝贝说完之后,一路跑到了卧室的门口。

    转动了一下卧室的门把手,还是锁住的状态。

    “妈咪,开门,我是松果宝贝。”松果宝贝在门上拍打了两下。

    景色正趴在床上,用枕头捂着耳朵,突然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仔细的听了一下,是松果宝贝的声音,“妈咪,快开门,是我啊。”

    景色跳过去,帮松果宝贝开了门,又坐回了床上,“松果宝贝,怎么了。”

    “妈咪,你晚上想要吃什么啊,我和爹地一起下厨。”松果宝贝笑着问。

    景色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我想吃红烧猪蹄。”

    红烧猪蹄?松果宝贝想了一下,家里的冰箱里,似乎还有猪蹄,刚好给妈咪煮了吃了。

    “其他的还要什么?”松果宝贝问道。

    “不用了,就红烧猪蹄就好,其他的菜你们看着办啊。”景色笑道。

    松果宝贝转身跑出去,去厨房传达景色想要吃的饭菜。

    等到吃的时候,松果宝贝就看见景色一边咬着猪蹄一边骂北冥随风。

    原来景色将这个红烧猪蹄,比作了北冥随风,松果宝贝有些同情的看着,被景色的筷子戳出n个洞的猪蹄。

    “色色,一会吃饱饭,我们下去走走怎么样?”北冥随风问景色。

    景色麻木的摇头,“不去,一会吃饱了我要看动画片,要去走你自己去吧。”

    北冥随风挫败的看着景色,忽然间看到自己的碗里多出了一只鸡腿,抬头就看见松果宝贝朝着景色的方向努嘴。

    北冥随风了然的点头,将鸡腿夹到了景色的碗里边,“色色,你看你这段时间都瘦了,来个鸡腿好好的补一补吧。”

    “谢谢,不过我不需要这个鸡腿,我看你比较需要。”鸡腿刚被北冥随风放到了碗里,景色就夹了出来,放回了北冥随风的碗里。

    北冥随风无奈了,这一招都不行,他还真是有些不知道了。    “色色……”北冥随风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景色做了一个打住的动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