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个女孩要坐在顾安安的位置,我就让那个女孩,坐到陈晚的身边。”松果宝贝解释了一下。

    “坐你旁边怎么了吗?”景色不解的开口问道。

    见到松果宝贝嘟起的嘴唇,景色了然的点头,“哦,是因为顾安安的缘故吧。”

    松果宝贝默认了景色的话,他的身边,只准让顾安安一个女孩子坐,这是他答应过顾安安的。

    “景慎,我们家的佣人来接我们了,我们先走了,明天见。”陈晨一转眼就看见不远处停着的陈家车子,急忙对松果宝贝说。

    松果宝贝点头,“好的,你们先走吧,我们明天见。”

    陈晨和陈晚两兄弟手拉着手,一齐朝不远处的车子走去,景色在后边羡慕的说道,“这兄弟两真是好。”

    “走啦,妈咪。”松果宝贝一手拉着景色,一手拉着北冥随风。

    “妈咪,爹地,你们今天怎么有空一起来接我?”松果宝贝仰着脑袋,追问道。

    景色低头,“松果宝贝,一起来接你不好吗?”

    “很好啊,我希望爹地妈咪每天都能够一起来接我。”松果宝贝露出了两颗小虎牙。

    北冥随风怜爱的揉揉松果宝贝的头发,“会的,只要爹地和妈咪有时间,一定会一起来接你的。”

    北冥随风帮松果宝贝打开后座的车门时,景色理所当然的跟着松果宝贝进了后座。

    北冥随风阴着脸,拉着景色的胳膊,“景色,你坐这里干什么?”

    景色转头,怪异的看了一眼北冥随风,“我坐这里有什么不对吗?当然是和松果宝贝好好的联络感情。”

    “爹地,我要妈咪陪我坐这边。”松果宝贝从景色的身后探出脑袋,大眼睛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无奈,只好关回了车门,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听着两母子在后边吵闹的声音,撇着嘴巴。

    “妈咪,幼儿园的课程实在是太无聊了,要不我直接跳级吧。”松果宝贝抓着景色的手摇晃着。

    和那些幼稚的小孩子在一起,简直就是浪费他的时间,就上课学的那些内容,实在是无趣了一点。

    “不可以,松果宝贝,妈咪还是希望你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景色拒绝了松果宝贝的提议。

    松果宝贝无奈,他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哎,怎么屁股下边硬硬的?松果宝贝调整了一下坐姿,从屁股下边摸出了一只口红。

    “妈咪,是你的口红吗?怎么掉在了这里?”松果宝贝举着口红问景色。

    “口红,没有啊,我的口红怎么会掉在这里。”景色皱眉,疑惑的朝松果宝贝的手上看去,果然看见松果宝贝的手上边举着一只口红。

    景色从松果宝贝的手里拿过口红,伸到北冥随风的面前,“疯子,这只口红是怎么回事。”

    北冥随风抽空瞟了一眼景色手中的口红,“不知道?”

    景色咬唇,“一只口红掉在了你的车里,你说你不知道?今天谁坐过你的车?”

    “我……”北冥随风正想开口解释,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松果宝贝快北冥随风一步,拿过手机按了接听键,开了免提键。

    “随风哥哥,我是安澜,刚才下车的时候,我不小心将口红遗忘在了你的车里,你什么时候有空能帮我送一下吗?”电话那边传来安澜的声音。

    景色的脸上在安澜冒出前两个字的时候,就沉了下来,她没想到这只口红居然是安澜的。

    景色瞪了北冥随风一眼,将口红抛到了北冥随风的怀里,她就说北冥随风怎么就迟到了,原来是和安澜纠缠上了。

    松果宝贝也将手机塞到了北冥随风的怀里,“爹地,我也不喜欢你了。”

    北冥随风看着怒气冲冲的一大一小,简直委屈的不知该怎么好,这其实就是一个误会。

    北冥随风自然也恨电话那边的安澜恨得要死,要不是安澜,景色和松果宝贝也不会生他的气。

    “没空。”北冥随风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

    这个答案似乎是在安澜的预测之中,安澜也不觉得有什么。

    “这样啊,随风哥哥,那你什么时候方便,我来你这里拿也一样。”安澜笑着开口。

    “都没时间。”北冥随风说完也不懂安澜反应,直接挂了电话。

    安澜对于北冥随风挂电话,丝毫不介意,她刚才似乎听到了一个小孩子的声音,既然是叫北冥随风爹地的,那一定就是景色和北冥随风的儿子。

    她故意将口红落在了车上,原意是想要再次找机会和北冥随风见面,没想到无意间居然让北冥随风的儿子捡到了。

    能够让北冥随风和景色误会上一场也是好的,最好的就是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从此天各一方。

    “北冥随风,这一回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景色怒气冲冲的开口。

    “色色,你听我解释,今天夏老夫人和安澜来集团,安澜借着安父的名头让我载了一程,我也不知道她会落下口红在车里。”北冥随风焦急的开口。

    也是恼怒的很,没有想到安澜会临了给他来了那么一出。

    “哼,孤男寡女独处在车上。”景色心里知道北冥随风不会背叛她,可是心里就是不舒服。

    安澜对北冥随风一直存在心思,她就是不喜欢。

    “色色,我对安澜真的没有半分心思。”北冥随风无奈的开口。

    “她对你有心思不就好了。”景色皱着眉头,撇过脑袋看着窗外。

    北冥随风哭笑不得的看着景色耍着小脾气的模样,冲着松果宝贝使了一个眼色。

    松果宝贝也别过脑袋,当做没看见北冥随风的这个眼色,他也恼北冥随风。

    这么大意就让安澜的小手段得逞了,“松果宝贝。”

    北冥随风喊了一声松果宝贝,松果宝贝只当做没听到北冥随风的声音。

    北冥随风寻了一个路边,直接将车子停了下来,转过脑袋,瞧着还在耍着脾气的母子两,笑了笑。    不愧是母子两,就是连生气的表情都是这么的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