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上想到自己的身边还有其他人看着,急忙露出了一抹笑容,保持着自己名媛应有的仪态。

    “夏老夫人,我还有事情,先回家了,就不陪你了。”安澜对着夏老夫人抱歉的笑笑。

    “好,那安澜你先离开吧。”夏老夫人皱眉,还是同意了安澜的话。

    安澜得到夏老夫人同意之后,步履匆匆的朝电梯口走去。

    夏老夫人疑惑的看着安澜的背影,她人是老了,可是眼睛还没花,安澜的前后态度变化,虽然只有一点点,她还是很敏锐的察觉了出来。

    “夏老夫人,我陪您继续逛逛?”张曼玉对着夏老夫人露出一抹笑容。

    夏老夫人冷哼一声,也朝电梯走下去,关键的人物都不在了,她在这里有什么用。

    张曼玉小跑着追上夏老夫人,帮夏老夫人按了电梯的按键,“夏老夫人,您走路的时候,可千万要小心一点,这地上啊,刚刚拖过地,滑的很。”

    夏老夫人年纪大了,对于穿着上边从不含糊,现在还穿着高跟鞋,张曼玉佩服的感叹着。

    张曼玉一路将夏老夫人送到了集团门口,眼看着夏老夫人上了车离开后,才朝办公室慢慢的走回去。

    等到安澜追出来的时候,北冥随风正好开着车从她的面前驶过,安澜张嘴叫了一声,急忙冲上前,挡在了北冥随风的面前。

    “滚。”北冥随风迫不得已踩下了刹车,看着车子前面不要命的安澜,骂出了口。

    安澜刚才冲到北冥随风的车子面前也只是下意识的反应,等到现在反应过来之后,整个人已经吓傻了,呆呆的看着北冥随风。

    “滚开。”北冥随风不耐烦的开口,按了一下喇叭。

    安澜这才稍微回神了一点,颤抖着身子,“随风哥哥,你送我到前边的公交站可以吗?”

    “不行。”北冥随风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

    “随风哥哥,我爸一直想要找你吃个饭。”安澜咬唇,她知道现在安父和北冥集团有一个项目在合作,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无奈之下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北冥随风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一下,“上车。”

    安澜面上一喜,急忙的朝车门跑去,开了几下副驾驶的门,都打不开,她疑惑的看向北冥随风。

    “坐后边。”北冥随风简要的开口。

    安澜失落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笑容,只要能上北冥随风的车,后座就后座吧。

    安澜刚上车,北冥随风就踩着油门,车子冲了出去,安澜身子一个摇晃,撞在了窗户上。

    “随风哥哥,慢些,我有些晕车。”安澜急忙扶着座椅,做好身子。

    北冥随风才不会管安澜晕不晕车,他现在最先要做的就是赶紧将安澜送到公交车站那一边。

    “随风哥哥,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感谢你。”安澜看着北冥随风的侧脸,心中一阵澎湃。

    “随风哥哥,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安澜红着脸,低头说道。

    安澜的一颗心不安的跳动着,不知道北冥随风会怎么回答,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北冥随风的回答。

    她抬头看去,只见北冥随风一边开着车,一边发着信息。

    安澜只好再次开口,“随风哥哥,我真的很喜欢你。”

    安澜话刚说完,北冥随风就是一个急刹车,“公交车站到了,你可以下车了。”

    安澜错愕,朝车窗外边看去,果然已经到了公交车站,瞧着北冥随风冷冰冰的侧脸,无奈只得起身下车。

    她刚关上车门,北冥随风的车子就开走了,她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掌心。

    等到北冥随风赶到商场的时候,景色已经站在外边等着北冥随风,手里还拿着几个购物袋。

    一见到北冥随风的车,景色赶紧小跑上前,“疯子,你怎么才来啊,我都冷死了。”

    “怎么不进去等我?”北冥随风皱眉,握住景色冰冷的手,用自己的掌心温暖了一番。

    景色噗嗤一声笑出来,“好了,逗你的,我穿的很厚不冷。”

    北冥随风点头,“色色,刚刚临时遇到了一点事情,来晚了。”

    景色应了一声,对着窗外的季念和西米挥了一下小手,“疯子,你倒是快一点,接松果宝贝迟到可不好了。”

    北冥随风点头,确实,现在已经不早了,再不快点,确实赶不上接松果宝贝了,现在又是下班时间,还要堵车。

    “疯子,今天我逛街的时候,遇到了夏老夫人,你是不知道,她当时的那个脸上有多难看。”

    景色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现在回想起夏老夫人的面色,还是好笑的紧。

    “就两千万就想要打发我,还真是拿得出手。”景色笑着摇头。

    她以为,在北冥家族那种大家族里边,夏老夫人怎么着也得两亿打底吧。

    “那多少钱,可以打发你?”北冥随风不悦的开口。

    “怎么着也要来个两亿吧。”景色说。

    北冥随风不悦了,“我就指值两亿?”

    抓着他不放,成为北冥夫人之后,别说两亿了,就是两百亿都是简单的事情。

    “嘿嘿,你当然不止两亿了,我的疯子是无价的,给我多少钱我都不要离开。”景色笑道。

    北冥随风听了景色的这话之后,心情才舒服了一点。

    “色色,以后遇到夏老夫人没必要让着她。”北冥随风说。

    夏老夫人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了,要是让着她,她反而会得寸进尺,被人捧了一辈子,在景色这里吃了亏,又在他那里吃了亏,估摸着,夏老夫人晚上会睡不着了。

    “我总要尊老爱幼的吧,知道了疯子,只要她不太过分,我就不会过分的。”景色笑道。

    北冥随风点头,瞧着景色粉嫩嫩的脸颊,没忍住,在景色的脸颊上掐了一下。

    “干什么,好痛的。”景色惊呼一声,赶紧从包里边掏出镜子,委屈的喊道,“红了,不止红了,还有几个指印。”    “疯子,你要怎么补偿我?”景色揉着脸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