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不可能。”

    夏老夫人想都没想,一口就回绝了,其他东西还有周旋的余地,这个完全没有。

    “别急着这么回绝,夏老夫人,你要仔细的想清楚,北冥成风是你最后的筹码。”北冥随风话说一半,足以让夏老夫人心慌了。

    事实确实如北冥随风所说的,北冥成风是她最后的筹码,要是北冥成风出事了,她就真的输了,有北冥成风在,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我要想想。”夏老夫人平静下来,坐到了身后的沙发上,满脸的严肃。

    北冥随风也不急,静静的等着夏老夫人的答案,时不时的看看时间。

    “夏老夫人,想好没有,要不你继续在这里想,我要去接我儿子放学了。”北冥随风眼见松果宝贝快要放学了,皱眉眉头看着夏老夫人。

    “我也去。”夏老夫人耳朵一动,对于未曾见面的小孙子,她也是心痒痒的很。

    “不用了,夏老夫人你还是坐在这里继续考虑吧,对了,你要早些考虑清楚,不然,我也不保证能不能救北冥成风。”北冥随风一边说着一边起身。

    夏老夫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北冥随风的面前,“我同意,不过,这个东西在北冥成风的身上,你要是要的话,只能找成风。”

    北冥随风看了夏老夫人几秒,拿出了手机让司特助进来。

    “去,别让北冥成风死了,顺便再从他那里拿到北冥家族主母的信物。”北冥随风说。

    司特助应了一声,转身去办北冥随风吩咐的任务。

    “夏老夫人,你接下去是要继续待在这里,还是离开?”北冥随风问道。

    夏老夫人咬牙,瞪着北冥随风,“随风,只要有我在,不管有没有那个信物,景色都不可能进入我们北冥家族。”

    北冥随风耸肩,只要北冥家族其余人认可就好了,至于夏老夫人的意见已经不重要了。

    夏老夫人手里,再也没有能够牵制住他的东西,若是夏老夫人安安稳稳的话,他也不介意让夏老夫人安度晚年,要是夏老夫人执意作死的话,那就别怪他了。

    “张秘书,你陪着夏老夫人。”北冥随风叫来张曼玉,让她陪着夏老夫人耗时间。

    “啊?”张曼玉有些惊讶,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秘书只要听从上司的吩咐就好。

    “不用了,我们走。”夏老夫人怒视了一眼北冥随风,带着安澜离开。

    安澜从进门到离开,眼睛一直黏在北冥随风的身上,没有离开过,现在听到夏老夫人要离开了,还有些依依不舍。

    “随风哥哥,晚上能请你吃个饭吗?”安澜露出一个自认为最美的笑容,对着北冥随风仰起头。

    她安澜要相貌有相貌,要能力有能力,要家世有家世,怎么会就比不上一个景色呢。

    安澜十分不平的想着,唯恐自己的目光里露出什么,迅速的低头,做出了一个娇羞状。

    “不能,我是有老婆的人。”北冥随风冷着脸拒绝了安澜的请求。

    安澜脸上有一瞬间的尴尬,很快就微笑继续对北冥随风说,“那下次吧。”

    “随风,你这是什么态度,安澜好心请你吃饭,你的风度去哪里了。”夏老夫人很快就恢复了高傲的模样,命令着北冥随风。

    “夏老夫人,随风哥哥不愿意,不用勉强了。”安澜委屈的笑笑。

    夏老夫人明知道北冥随风不会听她的,可是还是忍不住命令道,“什么不愿意,不就是去见那个女人吗?随风,晚上和安澜一起吃个饭。”

    北冥随风原本还笑着,听了夏老夫人的话,瞬间沉下脸色,还真是不懂得什么叫审时度势。

    “不可能。”北冥随风觉得自己和她们再废话下去,接松果宝贝就要迟到了。

    “我是你奶奶。”夏老夫人觉得自己的脸被北冥随风打了两巴掌,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居然丝毫不给她面子,一时间羞愤的开口。

    除了小的时候,北冥随风叫过她奶奶,似乎,长大之后,再也没有听到北冥随风叫过她奶奶了。

    北冥随风从来从小就没有在她的跟前长大,北冥随风的母亲也是她所不喜欢的,她自然对于北冥随风没有多大的感情。

    所以,北冥随风不叫她奶奶,除了面子上过不去,她并没有任何的感觉。

    “夏老夫人,你也还记得你是我奶奶啊。”北冥随风嘲讽的看着夏老夫人。

    夏老夫人张了下嘴巴,刚想要说话,北冥随风就抬手制止了夏老夫人。

    “夏老夫人,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北冥随风说。

    “随风哥哥,那你可以顺路送我一程吗?”安澜焦急的上前一步。

    今天如果不和北冥随风说清楚她的情意,日后怕是没时间了。

    “不顺路。”北冥随风说完,也不管安澜的话,径直推开门走了出去。

    安澜眼睁睁看着北冥随风离开,面色极为的难看,她什么话都还没有说,北冥随风就说了不顺路,这不是成心不想载她吗?

    张曼玉憋着笑,看着安澜憋屈的一幕,同时在心底为北冥随风疯狂的打卡,北冥随风刚才真是太帅了。

    特别是“我是有老婆的人”那句话,简直太有魅力了,她可要和景色好好的说说。

    “安澜,没事,下次还有机会。”夏老夫人安慰道。

    安澜不动声色的推开一步,和夏老夫人保持了一点距离,她是知道夏老夫人和北冥随风感情差的,但是不知道,居然差到了这个地步。

    她在想自己是不是走错了一步,不该和夏老夫人走的那么近,北冥随风对于她的不喜,或许是将对夏老夫人的怒火,衍生到了自己身上。

    安澜垂着眼眸,想着自己下一步该如何是好,是继续和夏老夫人走的近,还是离夏老夫人远一些,但是,若是不扒住夏老夫人,自己哪来那么多机会进入北冥家族。    安澜想的头痛,烦躁的抓了一下头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