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次收到季念请帖的都是排的上号的人物,偏偏她还没有收到,指不定到时候,那些朋友怎么嘲笑她。

    “办宴会?”夏老夫人想起来了,季念要办宴会的事情。

    夏老夫人和安澜在商场里堵着景色的事情,第一时间就被跟随夏老夫人的人,通知了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担心景色吃亏,刚站起身准备去商场的时候,又一条消息传了过来,将几人的对话,都清清楚楚的发了过来。

    北冥随风确定景色不会吃亏之后,又重新坐下来,笑着摇头,他小看景色,景色五年前顾着夏老夫人是他奶奶颇多忍让,知道了文静语的事情之后,对于夏老夫人自然不会再忍耐。

    一个景色夏老夫人还对付不过来,更别说景色身边还有季念和西米了,景色不虐夏老夫人已经是够好的了。

    北冥随风看着手机里,下边的人发过来的一张张,商场里边的图片,当看到景色裸着一个背,就跟着季念离开的背影之后,一张脸黑成了锅底。

    想都没想,手机里景色的号码已经拨了出去,北冥随风将手机放在耳边听着铃声,一声声的数着,当数到第十二下的时候,景色才接通电话。

    “疯子。”景色惊呼一声,很是诧异这时候,北冥随风不应该在上班,居然给她打了电话。

    “色色。”北冥随风应了一声。

    “疯子,我和西米还有念念在逛商场,一会你下班了,我们一起去接松果宝贝好不好?”景色隐约记得自己貌似没有和北冥随风一起去接过松果宝贝。

    “好。”北冥随风应了一声,“色色,你现在立刻马上穿一件外套,如果你喜欢这么穿的话,回家再穿给我看。”

    景色一愣,然后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的衣服还没有换回来,还是之前那一件。

    因为在商场里边,暖气很足,没有感受到凉意,她都没有注意自己衣服的问题。

    景色回过神来之后,连忙拿出外套,穿在了外边,然后才觉得自在了一点。

    等到穿好衣服之后,景色才惊讶的开口问北冥随风,“疯子,你怎么知道我穿的是露背装?”

    景色四处转动了一下,难不成北冥随风此刻就在这边附近?

    “我派了人监视夏老夫人。”北冥随风简要的解释。

    景色点头,这样那就不奇怪了,她刚刚和夏老夫人的争执看来北冥随风也是知道了的。

    景色内心纠结的咬了一下嘴唇,“疯子,你不会怪我对夏老夫人不礼貌吧?”

    “你做的很对。”北冥随风喜欢真实的模样。

    “嘿嘿,疯子,我今天刷了你很多钱。”景色有些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花吧,不够的话我再给你打过去。”北冥随风单手拿着手机,一只手翻开文件。

    他那么拼命,赚那么多的钱,为的不就是景色吗?

    “嗯嗯,不说了,我先挂了,念念在叫我了。”景色急忙挂了电话。

    北冥随风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景色那一边已经挂了电话,只得无奈的苦笑,然后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

    看了半天,北冥随风手里的文档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满脑子都是景色穿着那件裸背装到处晃的身影。

    “该死的。”北冥随风猛地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暗骂了一声。

    “风少?”司特助从门口走了进来,就看见北冥随风一脸烦躁的模样。

    “什么事。”北冥随风坐直了身子。

    “成少的事情。”司特助将手中刚接到的信息,放到了北冥随风的面前。

    “成少在市跟人家打架了,打架的另一方是北门。”司特助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成少这次伤的有点重。”

    司特助也搞不懂北冥成风到底在想些什么,千辛万苦,九死一生逃出来的,最后又乖乖的回到了他们监控底下,还去挑战北门。

    “打架?告诉北门的人,不用手下留情。”北冥随风随手翻了一下桌面上的照片,照片里北冥成风是被打的挺惨的,整张脸肿成了猪头。

    “是,还有黑手党似乎一直在联系成少。”比起北冥成风打架,黑手党的事情更加的严重。

    “克洛斯联系北冥成风?”北冥随风眯起眼睛,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时候克洛斯不应该正和组织,现在抢地盘正是白热化阶段吗?

    怎么空出时间来找北冥成风,北冥随风脑中思绪百转千回,忽然间脑中灵光一闪,北冥随风笑了。

    “不用管他,让他去联系北冥成风吧。”北冥随风说。

    克洛斯这是怕北门会出手帮组织,故意用北冥成风来混肴视线,他的心思都在北冥成风身上的话,确实没有空余精力来帮了。

    “好。”司特助应了一声。

    等到司特助出去了之后,北冥随风坐在位置上,看着桌子上北冥成风被打成猪头的照片。

    北冥随风想了一下,伸手按了内线,让司特助回来。

    “把这些照片拿去给夏老夫人。”北冥随风说。

    “啊?”司特助错愕的开口,很快就收拾好了桌面上散乱着的照片。

    要是让夏老夫人知道她最宝贝的孙子,被伤成了这个样子,指不定要有多么伤心,夏老夫人前几日生病,刚好点,现在看来又要病一场了。

    “风少,为什么不直接把成少抓回来?”司特助犹豫着问。

    反正都知道了北冥成风,干脆将北冥成风抓回来好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总比在外边蹦跶的要好吧。

    “抓回来有什么意思,当然要等他自己回来。”再说了,北冥成风在外边过的也并不怎么好。

    司特助一知半解的点头,拿着一叠的照片走了出去。

    果然如司特助所料,夏老夫人看到北冥成风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之后,急的差点晕了过去,

    手指颤抖的拿着手里的照片,不知道是因为角度还是什么原因,北冥成风脸上的伤口看着越发的严重。

    “我要见北冥随风,让北冥随风给我过来。”夏老夫人对着身后的佣人就是一声吼。

    “是,我这就联系风少。”佣人急忙说。

    安澜也看到了北冥成风被打成猪头的照片,比起北冥成风,她更关心的是夏老夫人的身体,连声安慰着。

    夏老夫人浑身一直颤抖个不停,这些照片要是真的话,北冥成风现在怎么样了。

    夏老夫人等不及北冥随风赶过来,直接让司机将她送到了北冥集团的楼下。

    安澜一路扶着夏老夫人加快步伐,朝集团里边走去。

    “夏老夫人,麻烦您在这边坐一会稍等一下,总裁一会就出来。”夏老夫人进了秘书室之后,就朝北冥随风的办公室直直冲进去。

    张曼玉和夏微微急忙挡在夏老夫人面前,“夏老夫人,您先这边坐一下,总裁一会就出来了。”

    “滚开。”夏老夫人对着张曼玉和夏微微就是一声怒喝。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北冥成风受伤的事情,恨不得马上飞到北冥随风的面前,问问他到底怎么一回事。

    “夏老夫人,总裁在忙,您真的不能进去,现在这边坐一会吧。”张曼玉急忙开口。

    也在心里纳闷着,今儿个这老太太是怎么了,以前来的时候,一直是雍容华贵的模样,不曾有过今天这么火急火燎的时刻。

    “滚开,别挡在我面前。”夏老夫人虽然年纪大了,这声音还是一点都不减弱。

    夏老夫人一把推开面前挡着的夏微微还有张曼玉,直接走向北冥随风的办公室,用力的推开北冥随风办公室的门。

    北冥随风看到夏老夫人,眉头都没皱一下,夏老夫人直接将手里的照片拍在北冥随风的面前。

    “这些照片,你故意给看的是不是。”夏老夫人厉声的质问北冥随风。

    “成风他人呢。”夏老夫人咬牙。

    “夏老夫人,当初可是他从飞机上逃走的,这人去哪了,我又怎么会知道。”北冥随风靠着椅子往后坐了一点。

    “北冥随风,他是你弟弟,你不能这么对他。”夏老夫人说。

    这句话,从小到大他都不知道听过多少遍,因为是弟弟,所以要让着北冥成风。

    “夏老夫人,我没有弟弟,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未来也不会有。”北冥随风再一次郑重的开口。

    “你……”夏老夫人浑身颤抖的指着北冥随风。

    “成风现在到底在哪里。”夏老夫人问。

    “可能还在躲要追杀他的仇家。”北冥随风不甚在意的开口。

    谁会关心北冥成风到底去了哪里,夏老夫人听到了追杀的仇家之后,脸上一下子变的苍白。

    听北冥随风的意思是说,现在北冥成风还不是安全的,还是有人在追杀他。

    “那他现在在哪啊。”夏老夫人焦急的开口。

    “说吧,你要什么交换条件。”夏老夫人看向北冥随风。

    “条件很简单,我要你手里的代表着北冥家族主母的信物。”北冥随风说。    夏老夫人这下子不止嘴唇颤抖,就是连眼皮都开始颤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