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上流社会的人只知道季念是第一名媛,却不知季念长得是什么模样。

    安澜没有见过季念,在季念十五岁时,季家举办的那场宴会,她并没有出席。

    当外边传闻说季念多绝色,多美的时候,安澜一直是不屑,在她看来,这些不过都是以讹传讹的话,而已,不具备多少的真实性,今日一见,安澜知道了,那些话还是空穴来风,而是季念就有那么美。

    季念极少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对于她消息的更多的都是传闻。

    “夏老夫人,没有想到,你还记得我。”季念轻笑道。

    夏老夫人面色有一瞬间的僵硬,她怎么可能不记得季念,北冥思政当时还说过要不是北冥随风娶了季念之后,他平白无故的低了季老头一辈,倒还真是想要北冥随风娶季念。

    夏老夫人这一生恐怕最恨的就是季家了,但是她又拿季家无可奈何。

    “季念,这是我们北冥家族和景色的事情,与你无关。”夏老夫人虽然语气还是很不好,但是已经缓和了许多。

    北冥思政再三的跟她说过,遇到季家人的时候,能忍让几分就忍让几分。

    季如夏当时下嫁给景松的时候,她不知道笑了多久,一个看不上她儿子的女人,嫁给了一个不如她儿子的人,再后来,景松又出了那档子事之后,夏老夫人可谓是解气不少。

    唯一不足的就是,季如夏人死了,还要留一个祸害在这个世界上,继续祸害他们北冥家族。

    季念怎么会知道北冥成风的事情,夏老夫人的心紧了紧。

    “夏老夫人,景色怎么说也是我们季家的外孙女,怎么就没关系了。”季念笑道。

    夏老夫人的手指颤抖了一下,不是说,季如夏和季家脱离了关系吗?在当初那么重要的时刻,季老头也没有出来帮季如夏说话。

    “夏老夫人,我刚才算是听明白了,我季家没有富可敌国,但是区区的二千万还是拿得出手的,季家的外孙女还没到,卖子求钱的地步。”季念每说一句话,就是在夏老夫人的心口上插一刀。

    夏老夫人拿钱羞辱景色,可是季念摆明了说,季家不缺给景色的那点钱,更不缺钱。

    “卖子?小小年纪,这话说的就过于难听了。”夏老夫人说。    “还有,夏老夫人,你之前说不同意松果宝贝进北冥家族的门,让他当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这一点也不用你操心了,我季家正好缺一个继承人,松果宝贝以后随我姓季就是了。”季念又在夏老夫人的

    心口上插了一刀。

    夏老夫人嘴唇动了几下,她刚才说不让松果宝贝进门什么,都是来吓吓景色的。

    作为北冥家族一同期盼了好久的小孙子,可是金窝窝一样的存在,就是她不想要松果宝贝进北冥家族的门,长老会那边也不会同意。

    现在听了季念说让松果宝贝姓季,夏老夫人的心又提了起来,要是让长老会知道,松果宝贝成了她季家的人,指不定怎么对付她。

    “夏老夫人,你有空在这里逛街,倒不如去关心一下北冥成风,听说他被人打了。”季念笑着,不轻不重的又扔下了一个炸弹。

    夏老夫人这下子可不淡定了唰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说什么,成风被人打了?”

    “哎,夏老夫人,小心一点。”安澜也被夏老夫人的这一下子吓到了,急忙起身,扶助夏老夫人。

    夏老夫人现在可是她嫁进北冥家的唯一桥梁了,千万不能出现什么意外。

    “不可能的。”夏老夫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将季念说的话给否定了。

    北冥成风是去见北冥忘,又不是去打架,怎么会被人打呢。

    “信不信由你。”季念也不愿意多话,她扔出北冥成风也只是想要转移一下夏老夫人的注意力。

    别再扯着景色不放了,难得出来逛一会街,放松片刻,还遇上了这么难缠的事情。

    景色以后嫁进北冥家,夏老夫人怎么说都是北冥随风的奶奶,面上一定要过得去,有些话有些事情也不好做绝了。

    “不可能。”夏老夫人重新坐在了沙发上,自我安慰的一连说了好几遍不可能。

    “夏老夫人,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就不和你磨蹭了。”季念看了一眼时间对夏老夫人说。

    “色色,走吧。”季念朝景色使了一个眼色。

    景色点头,“夏老夫人,你和安澜小姐继续逛吧,我们就不打扰了。”

    夏老夫人还想要开口说话,季念一个眼神看过去,夏老夫人又将话给咽了回去,沉默的看着三人离开。

    安澜在一边干着急,这怎么就走了,事情还没有解决好。

    “夏老夫人,这下子该怎么办?”安澜苦着脸看着夏老夫人。

    以后想要再见到景色就困难了,要不是半路中突然出现一个季念,说不好事情就成了,安澜在心底将季念狠狠的骂了几句。

    “再想办法吧,我决不允许景色进入北冥家族。”夏老夫人说。    钱已经走不通,还有什么路子可以走呢,夏老夫人苦恼的想着,北冥随风不是以前的北冥随风,根本不会听她的话,景色也不是以前的景色,没有以前那么好揉捏了,现在再加上景色背后靠着季家,想

    要动景色更加的不易了。

    夏老夫人叹口气,景色这个祸害,五年前就该除了个干净,现在只有将希望都放在北冥成风的身上了。

    只要北冥成风成了北冥家族的家主,什么都不重要了。

    “夏老夫人,这个季念是什么人物,就连您也要给她三分面子?”安澜小心翼翼的开口。

    “哼,季念不是什么人物,她背后的季氏集团可不容小觑。”夏老夫人冷哼了一声。

    “季念也真是奇怪,这么久不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突然间要办宴会。”安澜一边说着,一边翻看着手机。    看到朋友圈里有一个朋友再晒季念宴会的请帖,直接将手机关上,看着心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