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钱自然是赚的。”西米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夏老夫人,这钱不是赚来的还能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景色身上依旧穿着这件衣服,标签也还在衣服上边,夏老夫人看了一眼标签,然后嘲讽的看着西米,“小姑娘,这说话也不事先打打草稿,就这一件衣服的钱都够平常人吃穿大半年的人,更何况一下子

    三件衣服。”

    “我……”西米话还没有说出口,季念已经猜到了西米想要说什么,赶紧拦住了西米,不让她说出来。

    “这个就不牢固你操心了,反正用的不是你家的钱。”西米嘟囔了一句。

    真真是太憋屈了,她西米一单子任务下来别说是三件衣服了,就算是三百件,她也买得起。

    再说了,北冥家的钱,她才不稀罕呢。

    “景色,你看看,你和我们随风并不合适,五年前不合适五年后依旧不合适。”夏老夫人看向景色。

    “夏老夫人,这合不合适可不是您说了算。”景色继续笑着。

    “说吧,要怎么样才能离开随风,五百万够不够?”导购给夏老夫人倒了一杯茶,夏老夫人接过来抿了一口,淡淡的看向景色。

    又是这一招,景色叹气,动不动就用钱砸人,这副作风,夏老夫人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夏老夫人,五百万,少了点吧。”景色似笑非笑的开口,“我要是紧紧的抓住北冥随风,别说是五百万了,就是五亿也不是困难的事情吧。”

    “你果然是冲着我们北冥家族的钱来的。”夏老夫人脸一黑,怒吼道。

    景色耸肩,“这可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

    “最多一千万,景色,不要给脸不要脸。”夏老夫人阴沉着脸,重重的将水杯放在了桌子上。

    “夏老夫人,北冥家族可以说是富可敌国,这一千万也是不够看的吧。”西米笑盈盈的插嘴。

    夏老夫人朝西米看去,眉心紧紧的皱起,在她的记忆里,市没有西米这样一个名媛,若是有的话,按照西米的相貌她不会忘记的。

    夏老夫人重新审视了一番西米,从西米的行为举止来说,不像是一般人家能够养的出来的。

    最后夏老夫人将西米归到了和景色那一类去,二线豪门出来的,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能够和景色在一起。

    “景色,看在你给北冥家族生了一个儿子的份上,有些话,我有不说的太难看,两千万,和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断了联系,不要再出现在市。”夏老夫人说。

    话是这么说,夏老夫人心里已经有了比较,景色万万不能留下来,一定要找个机会解决了。

    只要景色还活着,松果宝贝就断不可能和她一条心,只有景色死了,她再好好的教养松果宝贝,就是以后北冥成风斗不过北冥随风,她还有松果宝贝。

    “夏老夫人,五年前我不会因为你的钱离开北冥随风,现在我依旧是这个答案。”景色淡淡的说。

    “如果你执意如此的话,可不要怪我,你不离开,松果宝贝永远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你若是离开了,安澜一定会将松果宝贝当做亲生儿子一样来对待。”夏老夫人打的一个好主意。

    让景色离开,对外宣称松果宝贝是安澜和北冥随风生下的儿子,这样子就坐实了安澜在北冥家族的位置,安澜在北冥家族站稳脚跟也是对夏老夫人的一大助力。

    夏老夫人想的是很完美,可惜的是她从头到尾都忽略了北冥随风,北冥随风不是木头人,任由夏老夫人摆弄,北冥随风不是,景色也不是。

    “是啊,景色,你放心吧,我会对松果宝贝很好的,一定会视如己出的。”安澜连忙表态。

    纵使心里对于松果宝贝讨厌的要死,面上也不得不表现出一副喜欢的模样。

    景色只是懒懒的抬了眼眸看了一眼安澜,要是真的相信了她们的话,她就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

    “不可能,我的儿子不会叫另一个女人妈。”景色果断的开口。

    “夏老夫人,我不会离开北冥随风,也不会让松果宝贝叫别的女人叫妈,还有安澜小姐,老是盯着有妇之夫不放,也不怕折损了你的名声。”景色说。

    “景色,你和随风只要有我在一天,绝不可能在一起。”夏老夫人低吼一声。

    看着景色的脸,和二十年季如夏的脸重叠到了一起,夏老夫人额头上的青筋隐隐的跳动着,大口的喘着气。

    “夏老夫人,你别动怒。”安澜一瞧夏老夫人不对劲,赶紧开口,拍着夏老夫人的胸口,帮她顺着气。    同时也很奇怪的看着夏老夫人,她刚刚明显的从夏老夫人的眼里看到了怨恨,景色做了什么事情,能够让夏老夫人怨恨,若是单纯的说景色的身份配不上北冥随风,才让夏老夫人动怒的,她是万万不信

    的。

    “夏老夫人,我想你有功夫在这里找景色的麻烦,倒不如去想想北冥成风的事情该怎么解决。”季念从夏老夫人出现开始一直都一言不发,因为她知道,夏老夫人并不是景色的对手,所以她不担心。

    刚刚她从夏老夫人的意识里感受到了夏老夫人对于季如夏的怨恨,这才开口说话。

    季念也疑惑的想着,姐姐做了什么事情,能够让夏老夫人这般的怨恨。

    “你……”因为季念一直沉默着,而且低着头,所以夏老夫人并没有注意到季念的存在,这一下子听到季念说话,才朝季念看去,当看到季念的脸时,夏老夫人彻底的震惊了。

    “季念。”夏老夫人喃喃了一声,虽然快十年没有见到季念了,但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季念。”安澜看到季念绝美的容貌时,原本还有些嫉妒,突然间听到夏老夫人嘀咕出的两个字,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眼前的美人居然就是市第一名媛,季念。    季念自从八年前出国开始,就一直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