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安澜一把推开导购手里的衣服,趾高气昂的指着景色身上的衣服说,“我就是要这一件!”

    导购无奈的将掉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抱歉的看着安澜。

    “这位小姐,这件衣服只有三个色系,每个色系只有一件衣服,已经被这位小姐买下来了,所以,您看下别的衣服好吗?”

    “说了我出双倍的价钱买这件衣服。”安澜不耐烦的开口。

    “那要不这样吧。这件衣服已经卖给了这位小姐,你和她商量一下吧,如果他愿意卖给您的话,我们也没有意见,这件衣服的所有权已经是这位小姐的了,你看呢?小姐。”导购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安澜,你买这件衣服做什么?这件衣服,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家妇女穿的,我不喜欢。”夏老夫人做着眉头看着安澜,对于景色身上这件衣服厌恶的目光更加的深幽深。

    “是这样的,夏老夫人,我看这件衣服很适合我的二姨,所以我就想着,将这件衣服买给我的二姨,你看呢。”安澜笑道。

    安澜的二姨是市里有名的交际花,之所以叫二姨,其实也不只不过是安澜爸爸的情人,安澜故意这么说也只不过是为了埋汰景色。

    安澜的这番用意,景色又怎么会不知道!

    夏老夫人,恍然大悟的看着安澜,点头,对于安澜的话十分的赞同。    “还是安澜你好,有孝心,不像某些人啊,就是连自己的父亲,都舍得伤害。”夏老夫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一直在,盯着景色,希望从景色的脸上看出一丝窘迫,可惜夏老夫人注定失望,景色的面上

    没有任何的变化。

    景色沉默的看着两人互相的吹捧,始终都不出言,在她看来,这两人,就像是跳梁小丑一样,在她面前演着戏。

    在夏老夫人说到景色父亲的时候,景色眼神稍微变化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到了平常。

    看来,这一次夏老夫人回来,不是什么准备都没有做,还是做了一些准备的,连她父亲的消息都知道,景色嘲讽的想着。

    “色色,我受不了了,想要打她们两个怎么办?”西米在景色耳边嘀咕着。

    “景色你看要不就卖给我吧,如果两倍的价格还不够的话,三倍如何?”安澜问道。

    “这件衣服,我不卖。”景色瞥了一眼安澜。

    安澜委屈的看着景色。

    “哼,不过是件衣服,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夏老夫人对着景色冷哼了一声。

    景色正想要拉着西米还有季念离开,一听到夏老夫人的话,转过身,对着夏老夫人露出了一口白牙。

    “夏老夫人,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你知道就好。”夏老夫人厌恶的开口,“还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不过,那也不打紧,只要北冥随风喜欢我就好了。”景色笑着接下了夏老夫人的话。

    景色此话一出,夏老夫人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不仅如此,就连安澜的笑容也收了起来。

    安澜握住夏老夫人的手臂一不小心用了一点力气。

    夏老夫人猛地打了安澜一下,“你这是做什么。”

    “夏老夫人,抱歉。”安澜回过神,松开了力道,一脸歉意的对夏老夫人说。

    夏老夫人黑着脸,对于景色的这句话,又反驳不了,只好自己生着闷气。

    “如果二位没有别的事情了的话,那我就先走了。”景色微笑着看着两人。

    原来不用顾及那么多,只当自己的感觉这么的棒。

    想到这里的时候,景色略带同情的目光看着安澜。

    安澜一直在讨好着夏老夫人,这难道就不累吗?

    “等一下,你给我过来。”夏老夫人出声,叫住景色。

    景色无奈地看着夏老夫人,她这是又要做什么妖?

    “过来,扶我。”夏老夫人理所当然朝着景色开口。

    景色实在想不出,这老太太,闹得又是哪一出。

    “夏老夫人,有安小姐扶着你,我过来不好吧。”景色手指了一下面色十分难看的安澜。

    安澜也搞不懂夏老夫人的这个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让你过来就过来,想要成为北冥家族媳妇,要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听话。”夏老夫人不悦的说道。

    “怎么,还没成为我北冥家族的媳妇就不听我的话,等到进了门之后是不是要将我赶出门去啊!”夏老夫人冷着脸看着景色。

    景色将手里拿着的地方递给西米,然后走到夏老夫人的身边。

    怎么说夏老夫人也是北冥随风的奶奶,这做的太过分也确实不好。

    “安澜小姐,麻烦你让一让。”景色说。

    安澜咬唇,看了夏老夫人两眼,又看了景色两眼,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到了一边。

    景色上前搀扶住夏老夫人,“这样吗?”

    “嗯。”夏老夫人淡淡的应了一声。

    “扶我到那边坐着去。”夏老夫人指了一下不远处的沙发。

    景色点头,跟着夏老夫人的脚步朝沙发走过去。

    等到夏老夫人在沙发上落座之后,景色以为没有事情了,夏老夫人不急不慢的开口,“你身上的这件衣服花的是随风的钱吧!”

    夏老夫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丝毫不掩饰鄙夷的神情,在她看来景色根本没有这么多的钱拿来买衣服,还有景色的两个朋友,一看就是些什么狐媚子。

    “不好意思夏老夫人,这个还真不是。”景色解释道。

    可惜夏老夫人眼里明显的不相信,她已经认定了的事情很少会有改变的余地。

    “景色,是随风哥哥的钱你就承认吧,这没有什么好丢脸的。”安澜坐到了夏老夫人的另一边笑着开口。

    “我付的钱。”西米皱着脸,不过是件衣服钱有什么好纠结的。

    “小姑娘你哪里来的钱啊!”夏老夫人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关于西米的信息,在她的记忆里似乎并没有名媛长西米这个模样。    美则美,美的过于妖艳了,夏老夫人打心眼里就不喜欢西米的长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