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疯子,我有没有告诉你一件事情。”景色忽然间一本正经的看向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用鼻音嗯了一声,心不在焉的应着,把玩着景色的头发。

    “疯子,你别闹,听我说话。”景色推了一把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含糊的应着,反正今天晚上,西米的礼物,景色是一定要穿的。

    北冥随风秉承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理念,自顾自的解着景色身上的礼物。

    “哎呀,疯子,你别乱动啊,听我说话。”景色有些痒痒,躲了一下。

    “嗯,听着呢,你说吧。”北冥随风的嘴唇在景色的肌肤上摩擦着。

    景色翻了一个白眼,要是北冥随风听着,那就奇怪了,景色干脆不说话,一动不动的躺在北冥随风的怀里,任由北冥随风为所欲为。

    北冥随风忽然间摸到了一个厚重的东西,满腔的激情瞬间荡然无存,黑着脸,抬起头看向景色。

    “这是什么。”

    “咳,我早就想要和你说了,谁让你一直不听我的话。”景色小声的嘀咕着。

    “唔,就如你所看到的这样,我来姨妈了,今天下午刚来的。”景色没忍住,在心底偷笑了一下。

    北冥随风黑着脸,“色色,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的小日子,可不是现在。”

    “最近没睡好,生理期有些混乱。”景色淡定的开口。

    北冥随风认真的盯着景色的脸,仔细的瞧了好一会,然后挫败的低下头,将脸埋在景色的肩膀上。

    景色安慰性的拍了两下北冥随风的肩膀,“疯子,我也不想的,但是你要知道,在这个时刻,做某些事情,对身体的伤害还是极大的。”

    北冥随风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向景色,“色色,或许可以换一种方式,偶尔尝试一下新鲜事物也不错。”

    真是太挫败了,千算万算,居然没有算到景色生理期乱了的事情。

    真真是白浪费了这么一个大好的时光,北冥随风的心里真是够憋屈的。

    景色也不忍心北冥随风这副痛苦的模样,咬着牙,答应了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抱着景色朝浴室走去,景色在北冥随风的怀里哀怨的想着这就是北冥随风之前说的,一个晚上不能睡觉的事情。

    自己是不是应该感谢这个大姨妈,让她免于了某种费力费神的事情。

    从市回来之后,景色就发现季念变了,季念原本淡然的性子有些改变了,西米也有些变了,原本是洒脱豪放,现在变得有些沉默了。

    北冥随风一回来就是忙的脚不沾地的处理着集团的事物,倒是景色成了最空闲的人。

    在某一天的下午,景色写完了两篇章节之后,干脆约上了西米还有季念找了一家咖啡馆,想要了解一下,这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到景色赶到咖啡馆的时候,季念已经坐在了那边等着她,还帮她已经叫好了咖啡。

    “念念,你有没有发现,最近有些奇怪。”景色抿了一口咖啡,迟疑着说。

    季念将目光从外边的行人身上收了回来,疑惑的看着景色,“色色,哪里奇怪了,我觉得很好啊。”

    说着季念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张请帖递给景色,“色色,这是我准备办的聚会,这一张请帖,你拿着吧。”

    “念念,我去的话就不用请帖了吧。”景色从季念的手里接过请帖,翻开看了一眼,上边没有名字。

    “你拿着吧,到时候,就知道用处了。”季念神秘的开口。

    景色原本想要问原因,听了季念这么说,也只好应了一声,收下了这一张请帖。

    “念念,你别给我岔开话题,你说话,你最近是怎么回事,变化这么大。”景色拍了两下桌子。

    “变化?哪有什么变化。”季念轻笑一声。

    “你以前可是对宴会之类大不感冒的,现在居然主动办了一个宴会,你说说你想要干嘛,之前你可是对什么事情都提不上心,现在事事上心,还说自己变化不大。”景色说道。

    她就十分的好奇了,北冥随风求婚的那天晚上,他们几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说西米和景色,就说是孤展和白术也变得十分的奇怪。

    “可能是,那种方式活累了吧,想要换一种方式,色色,你就别担心我了。”季念在心中想着,她还没有将她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做出来,她要是做出来的话,景色就该劝她去看医生了。

    “色色,念念,你们两个到这么早啊。”西米走进来之后,一眼就看到了景色和季念的位置,笑着坐到了季念的身边。

    “西米,不是我们来早了,是你来晚了。”景色说。

    “是吗?那可能是我记错了。”说完之后,西米捧着自己面前的咖啡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景色伸手在西米的面前摇晃了一下,西米没有任何的反应。

    “色色,我没瞎。”西米白了一眼景色。

    “咳咳,西米,你在市的那天晚上和我哥发生了什么?”景色问。

    西米唰的一下子摇头,“没有,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别说我了,色色,说说你,我送你的礼物,你用上没有啊。”这个礼物可是她准备了好久的。

    “没有。”景色淡定的说道。

    一听到景色说没有,西米就不淡定了,她就不信了,北冥随风看到这个礼物,能够这么轻松的放任景色。

    “没有?”西米危险的看着景色。

    “是真的没有,那一天我刚好来了大姨妈,你的礼物就被搁浅了。”西米送的礼物,最后好像是北冥随风给带走了。

    “哎,真是够可以的,白白浪费了我一番苦心。”说到这里,西米又有些同情北冥随风,这么一个意义非凡的晚上,只能抱着自己的妻子盖着棉被纯聊天。

    “你还好意思说,下一回啊,自己留着用吧,乖。”景色说。

    西米耸肩,她想她也是找不到机会可以用了。    “念念,那天晚上听说,楚墨为了你受伤了?”西米看向季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