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坐过来,我看一下。”季念对着楚墨招手。

    楚墨坐到了季念的身侧,大大咧咧的将背对着季念,其实那点伤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也早就不痛了,现在这副委屈的模样,只不过是想看到季念关心的目光。

    楚墨的背确实有一大块的淤青,季念将药酒倒了一点在手上,揉上楚墨的伤口。

    “痛的话,说一声。”季念加重了点力道。

    “不疼,一点都不疼。”软软的小手在自己的伤口上揉动着,楚墨心情有些美妙。

    季念哦了一声,继续揉着楚墨的伤口,来回差不多揉动了两三回之后,季念才放开楚墨。

    “你伤的不重,药酒擦这一回就好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睡吧,对你的伤口恢复也很有帮助。”季念拿过桌子上边的纸巾,擦了一下。

    “念念,谁说我伤的不重,我伤的很重,可痛了。”楚墨立马换上了委屈的神情。

    只要能够追回老婆,节操神马的都是浮云,楚墨厚颜无耻的凑近季念。

    要不是担心季念反感,他都想要在季念的怀里撒娇卖萌,蹭抱抱了。

    “回去吧,不早了。”季念将茶几上的东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楚墨干脆趴在沙发上,“念念,我是为了你受的伤,你需要照顾我到伤口恢复。”

    “楚墨,我没有让你救我,没有你,事情还方便一点。”季念冷漠的开口。

    “念念我不管,我难受,我需要你的安慰。”楚墨想反正他的形象已经毁了,那就干脆毁的彻底吧。

    “念念,要不你以身相许吧,不是有句话就是这么说的吗?大恩大德无以为报,那就以身相许。”楚墨侧过脸,坏笑着说道。

    楚墨见季念不说话,又凑近了一点季念,“念念,那我以身相许好不好。”

    季念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认真的抬头看向楚墨,“楚墨,今天这种玩笑,我希望再有第二回。”

    楚墨的笑容收了起来,受伤的看着季念,“念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今天的事情是我安排的。”

    季念不否定,“不管是不是你安排的,我都希望不会有第二回这样的事情。”

    “念念,你不相信我?”楚墨苦笑着说道。

    “楚墨,你的手机响了。”季念指了一下楚墨的裤袋,接着抱起茶几上的盒子,往卧室里走。

    楚墨拿出手机,心中一阵烦躁,谁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在心里咒骂着,当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楚墨沉默了。

    上边只有两个字,那就是小惜,“喂,楚惜。”

    季念的身子不由的晃动了一下,面色也有一瞬间的变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若无其事的走进卧室里。

    楚墨听了电话那头的话之后,唰的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跶了起来,“你别急,我马上过来,我让人准备飞机。”

    季念直接将门关上,慢慢的滑倒在地上,靠在门,手中抱着东西,就这么坐着发呆。

    楚墨将衣服穿戴好整齐之后,面对着关上的门,心中几个来回纠结,手举起来又放下。

    “念念,楚惜出事了,你等着我回来和你解释。”楚墨最终还是没有敲门,只是匆忙的对着门内的季念说了一句,就是大步流星的离开。

    季念在脑中想了一下,楚墨这是第几次离开了自己?第几次因为楚惜离开了自己?她发现她已经数不清了,更有甚者,她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

    楚墨也好,楚惜也罢,这些事情,都和她没有丝毫的关系。

    季念从地上站起来,麻木的脱衣洗澡,洗脸刷牙,然后躺倒床上闭着眼睛。

    有一种感情,说好了要放下,却怎么也放不下,一颗心再千疮百孔,只要还能用,就会为那个名字而跳动。

    季念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落进了发丝里边。

    “疯子,好感谢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景色站在民宿的正中央,看着屋子里边的装扮,心中又是满满的一阵感动。

    北冥随风从身后抱住景色,“喜欢就好,色色,我们上楼吧。”

    趁着北冥随风洗澡的时间,景色跑去松果宝贝的房间看了一眼松果宝贝,确定松果宝贝睡得安稳了之后,才在松果宝贝的脸上亲了一口。

    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景色不自觉的脸红了一下。

    老板娘不知道什么时候装扮的,整个房间都被装扮成了粉红色,窗幔是粉色的,被褥是粉色,就连灯光都是粉色的。

    景色的视线落在了床上的一个礼盒上,暗自嘀咕着,这难道又是北冥随风松的礼物?

    景色手比脑行动的要快,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拆开了手里的礼盒。

    当看到礼盒里边的东西的时候,整个脸,又是爆红,北冥随风出来,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色色,怎么坐着发呆。”北冥随风坐到了景色的身边,在景色的发丝上吻了一下。

    景色咬牙,将手中的礼盒重重的往北冥随风手上一放,“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北冥随风不解的看着手里的锦盒,他做什么了,他怎么都不知道。

    北冥随风掀开盖子一看,脸上藏不住的笑意,将盖子又盖了回来,“色色,这不是你给我准备的惊喜吗?”

    “喏。”北冥随风从盒子的一边摸出了一张纸条,递给景色。

    上边写着,“晚上的礼物景色”

    “西米,该死的。”景色将手中的纸条揉成了一个团,磨着牙,愤愤的喊着。

    上边的字迹妥妥的就是西米的字迹,还有就是除了西米,也没有人会玩这种把戏,西米还真是够无聊的。

    “色色,你看,别人都送了礼物过来,我们也不能浪费人家的一片心意不成,试试吧。”北冥随风笑着,用一根手指挑起了情趣内衣的一根带子。

    景色从北冥随风的手中夺过情趣内衣,慌乱的塞进了锦盒里边,瞪了一眼北冥随风,“你想都别想,不可能。”    “色色,浪费西米一片心意多不好是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