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痴儿痴儿。”住持啧啧的摇头感叹了两声。

    “我观施主面色,印堂发黑,只怕,近期有血光之灾。”住持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多谢大师了。”楚墨已经认定面前的住持大师,不过是骗子,也无心和他扯太多,给了钱就急急的跑去追季念。

    住持拿着手中的钱轻笑了一声,“不信就不信吧。”

    “美女,一个人?不如哥哥我来陪你玩玩?”季念正走着,面前出现了几人挡住了季念的路。

    面前的几人皆是喝的醉醺醺的,饶是隔了那么远,季念还能够闻到,他们身上所发出的酒味。

    “美女,给哥哥我笑一个。”最前的男人朝着季念淫笑了一下,慢慢的靠近季念,伸手就想要去碰季念的脸。

    季念侧着脸,躲开了这人的手,眼中一片嫌恶,“滚开。”

    几人哄笑一声,围着季念不客气的开口,“滚开?可以啊,陪我们到床上滚一滚。”

    他们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子,一颗心瞬间花枝乱颤起来,要是能和这样的美人睡上一晚上,就是死了也值得。

    “兄弟们,这美人还是冰美人。”最前面的男子笑了两声,转身朝着其他几人大笑出声。

    其余几人,也随着最前面男子的笑声笑了出来,“华哥,别废话了,赶紧的,请这个美女,喝一杯酒。”

    季念面色丝毫未变,这一点倒是让那几人有些意外,一般的女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就惊慌失措了,怎么会这般的淡定的。

    冷风吹来,几人的酒意稍微的清醒了一点,为了防止节外生枝,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慢慢的朝季念走去。

    “美女,你可别担心,兄弟们都是有经验的,不会让你太疼的。”其中一人对着季念吹了一声口哨。

    几个人一起拥向季念,季念刚抬起手,面前的男人就被一脚踹飞了出去。

    季念朝后看去,就见楚墨对着她,露出了一张小脸,“念念,你没事吧。”

    季念摇头,“这些人,我自己可以搞定,你放心吧。”

    “一个男人,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界上。”楚墨理直气壮的说道。

    说完也不等季念有什么反应,直接朝最前面的男人打去,前边的男人被楚墨的一拳,打的有些眼冒金花。

    “你敢打我,还愣着干嘛,上啊,他一个人,我们多个人还怕对付不了他。”前面的男人一招手,其余几人纷纷如梦初醒一般,抡着拳头就朝楚墨打过去。

    楚墨冷笑一声,抓过其中一人的一只手,就是狠狠的一个下子,那人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声音。

    季念站在外边,事不关己的看了一会,然后才拔腿继续朝前边走去。

    楚墨一转眼,发现季念背着他,准备离开,一个心慌,被后边的男人用砖头,在楚墨的肩膀上狠狠的打了一下。

    “啊!”楚墨闷哼一声。

    季念听见楚墨的声音,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楚墨,有些无奈,楚墨全球排的上号的黑道老大,居然会被几个混混打伤,说出去,都要被人耻笑。

    “该死的。”楚墨动作干净利落的解决了那几人,跑到季念的面前。

    “念念,我的肩膀好疼啊。”楚墨委屈的看着季念。

    “跟我来吧。”季念不想要欠楚墨,不管怎么说,楚墨都是因为她才受的伤,怎么着,帮楚墨上点药都是说的过去的。

    楚墨抓着季念的袖子,满脸笑容的看着季念,他就知道季念不会放任他不管的。

    季念原本还想着在走会,现在因为楚墨,不得不回到酒店去。

    “华哥,楚老大还真是厉害,我这手铁定脱臼了。”躺在地上的一人,爬起来,走到华哥面前委屈的开口。

    “楚老大和季小姐离开没有啊。”华哥闭着眼睛装死,听了那人的话,悄悄的睁开一条眼缝。

    “华哥,不用演了,他们早就走了,哎呦哎,我的手,可痛死我了。”那人哀嚎的叫道。

    其余几人听到楚墨和季念离开了之后,从地上鬼哭狼嚎的爬起来。

    “华哥,这楚老大还真是一点都不手下留情,嘶。”大家委屈的看着华哥。

    “楚老大就是楚老大,那打人的动作就是干净利落。”华哥崇拜的开口,哪还有之前颓靡的模样。

    “我刚刚演酒鬼演的怎么样,怕喝多了误事,酒可全撒在了衣服上。”华哥拉着一个手下问。

    “很厉害,华哥堪比影帝啊。”小弟举着拇指。

    华哥嘿嘿的笑了两下,“也不知道我们演的这场戏有没有用,居然有女人,敢拒绝我们楚老大的追求。”

    “华哥,你还真别说,那女的,还真是好看的紧。”其中一人露出了一副垂涎的模样。

    华哥就是一巴掌,打在了那人的后脑勺,“你小子,满脑子都想什么呢,要是让西米姐知道了,非得好好打你一顿不可。”

    那人想到西米凶悍的模样,浑身就是一个颤抖,闭上了嘴巴,不开口讲话。

    “好了,我们现在也完成了西米姐交代的任务,现在大伙该睡觉的去睡觉,该去医院的去医院。”华哥揉着自己生疼的腰,想着,一会一定要去找一家专门治跌打损伤的店看看。

    楚老大明知道大家都是自己人,还下手这么狠,哎。

    不过,谁让人家是老大呢,要发牢骚,也只能在心底里边发发,也不敢说出来。

    季念问前台要了药酒之后,才回到房间,楚墨已经很自觉的脱了上衣,趴在床上等着季念。

    季念见此,将药酒放到了桌子上,不悦的看着楚墨,“谁让你没有在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下,还趴在我的床上。”

    楚墨回头对着季念露出了一口大白牙,“念念,我好痛啊,你就不要计较这么多了吗?”

    季念深吸一口气,“出来,我在外边等着。”

    季念将桌子上的药酒拿上,坐到了外边的沙发上等着楚墨。    楚墨撇嘴,只好从床上爬起来,慢慢的朝季念的方向挪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