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到景宸再次去看西米的时候,西米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听着西米平稳的呼吸声,景宸叹气。

    将西米身上衣服全脱了放进浴缸里,景宸摸着西米身上的伤痕,脸上毫不掩饰的心疼。

    西米身上的这些伤口,可以看出,西米这些年有多么的不容易,一个女孩子,好好平静的生活不过,非要在刀口上生活,景宸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西米一向要强,受了伤也不愿意开口,来来去去耽误了身上的伤口,就留下了疤痕。

    等到孤展将景色身上的毒解决了,一定要让孤展好好的想想办法,能不能去了西米身上的伤痕,一个女孩子家家,身上这么多的伤痕,像什么样子。

    另一边,其余人都被保镖给顺利的带回了酒店,只有到了楚墨这里出了点意外。

    楚墨一直抱着季念,死活不肯松手,更不用说,让保镖带走他了。

    “松手。”季念在楚墨的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不松手,念念,我要和你一起。”楚墨仰头,傻兮兮的笑着。

    “还愣着干嘛,还不将他给我拉开。”季念无奈,只得寻求帮助,抬头看向站在一边束手束脚,看着好戏的保镖,没好气的开口。

    这两个保镖都是楚墨的人,犹豫的对视了一眼,老大喝酒之前可是吩咐了,到时候,喝醉酒了,别管他,还要想办法让季念来照顾他。

    “放不放手。”季念冷着声音,靠这两名保镖是没用的,最重要的还是靠自己。

    “念念,别生我气了,我知道错了,你要是还不开心,打我两巴掌好不好?”楚墨委屈的开口。

    保镖瞧着平日里威风凛凛的老大,现在一副小媳妇的模样,实在看不过去,干脆转头,不去看楚墨。

    “楚墨,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为什么你就是不听呢。”季念原先还有几分怀疑楚墨是装醉,现在,听到楚墨说的这句话,她可以肯定了,楚墨就是在这里装醉。

    “念念,我真的知道错了,只要你肯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愿意。”楚墨紧紧的搂着季念就是不放松。

    “楚墨,你要我原谅你是吗?可以啊,只要你松手,我马上就原谅你。”当什么都不在乎,就没有原谅和不原谅只说了。

    “楚墨,你这样子,有意思吗?不要让我更加看不起你。”季念冷着脸。

    “念念,我头好难受。”楚墨转移了话题,依旧是一副醉醺醺的模样。

    季念好笑的看着楚墨,真的不知道该说楚墨什么好了。

    “你松手,我带你回去睡觉。”季念说。

    楚墨摇头,死抱着季念就是不肯松手,还有越抱越紧的趋势。

    季念也不说话了,就这么站在马路边上,等着楚墨自己松手,往来的人路过这边的时候,总要将目光朝季念和楚墨这边看上几眼。

    既然楚墨不觉得有什么,她季念更加不怕有什么。

    深秋的半夜还是挺冷的,一阵风刮过,季念身子打了一个颤抖,楚墨假闭着的眼睛,睫毛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最后,还是敌不过季念,从地上站了起来,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季念的身上。

    季念伸手去推开楚墨的衣服,楚墨将外套紧紧的裹了裹,“念念,气我也好,怎么样都好,就是别伤着了自己。”

    “不装了?”季念抬头看向楚墨,楚墨的眼里一片清明,哪有半分喝醉酒的模样。

    “念念,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没有喝醉酒的?”楚墨不解的问。

    他自认为装的很好,没有半分的破绽,就是其他人都以为他喝醉了。    “刚开始你在里边的时候,抱着我,我看见你耳朵泛起的红色,相信了你是真的喝醉了,但是,出来的时候,你挣脱开了保镖的手,直接朝我扑过来,这里我就开始怀疑你了,后来,在我们两个人的对

    话中,我可以肯定,你就是在假装。”季念解释道。

    楚墨微微的苦笑,“原来如此,念念我……”

    季念阻止了楚墨要说的话,“行了,你别说了,不早了,快回酒店吧,好好的睡一觉,明天起来就可以回去了。”

    “念念,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楚墨焦急的拉过季念的手。

    这些日子,难得有机会可以和季念独处一处,楚墨自然是不愿意浪费这个大好的机会。

    在楚墨触碰到季念手的一刹那,季念条件反射的甩开了楚墨的手,不自在的看了一眼楚墨。

    楚墨的眼神里,又划过了一丝受伤的痕迹,他的念念,还是讨厌他的碰触。

    “楚墨,你没错,我也没错,只是站的立场不同。”季念对于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往事,真的有些烦不胜烦。

    “楚墨,你已经辜负了一个人,不要再辜负另一个人了。”季念耐着性子说。

    想想也觉得有些可笑,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女人能够和她一样,这般的善解人意,还在这里为着另一个女人说好话。

    “念念,楚惜……”楚墨张嘴想要开口解释,季念快速的打断楚墨的话。

    “你和楚惜的事情,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反正和我没有关系,楚墨,我要睡了,我先走了。”

    季念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满脑子都塞满了楚惜这个名字。

    楚墨拔腿追上季念,“好好好,念念,你不想提,那我们就不提了,我送你回去,大晚上的也不安全。”

    季念摇头,并没有回头,“不用了,我脑子有些乱,想要吹吹风,冷静冷静。”

    楚墨不语,和季念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一直跟在季念的身后,至于两名保镖,已经被他给打发了回去。

    季念沿着河边,慢慢的走着,虽然是深夜,但是这里更像是一座不夜城,即使到了现在,街道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在路过一座桥的时候,季念被桥上一个小摊给吸引住了目光,仔细看去,摊主,她之前也见过,不就是之前说她会穿越的僧人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