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哎,西米,我可没说我要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呢。”孤展急忙开口。

    什么白术和白子枫之间选一个,他可是直男,是直的。

    “行吧,别墨迹,快说,你选哪一个,还有啊,这喝酒只能够喝一次。”西米得意的说道。

    “我选真心话。”孤展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真心话?”西米挑眉,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孤展,我很欣赏你的勇气,当然啦,我也不会为难你的,你只要如实回答一个小小的问题就好。”

    孤展一个哆嗦,他怎么看西米的表情,越看越是邪恶。

    “孤展,你最近一次春梦的时候,梦见了谁?”西米坏坏的笑道。

    孤展挣扎了半天,拿过面前的酒一口饮了下去,“惩罚了。”

    西米点头,给孤展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就这么用掉了唯一的一次机会,看来这个人是不能说不能说的。

    “继续继续。”下一个就是孤展开始转**子,孤展在心底念叨着,最好还是能够转到西米那一边,让他可以报个仇。

    很可惜的是,这一回转到了景色的面前。

    “景色,这可是天意。”孤展笑道,满脑子冒出了一堆邪恶的问题,还有许多的恶作剧的念头。

    “行了,我选择真心话。”景色笑着开口。

    “那好,景色,你和北冥随风的第一次在什么时候?”孤展笑道。

    景宸也慢悠悠的抬头看向北冥随风,如果,景色要是说,在她未成年之前,他一定要揍北冥随风一顿,这么稚嫩的时候也下得了手。

    所有人都停下了喝酒的动作,看向景色,等着景色的回答。

    他们也想知道,北冥随风禽兽不如到了哪个地步。

    景色红着脸,轻声的开口,“十八岁的成人礼的时候。”

    也就是那一天,她将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了北冥随风,她不曾后悔过。

    大家了然的点头,还好不是在景色未成年之前。

    西米啪的一下拍了一下桌子,“我想起了色色,那一天难怪你急匆匆的跑出去,就是要去见北冥随风啊。”

    那一天晚上就是景色拉着她,让她帮办打扮成她的模样,在家里混淆视听,自己偷溜出去和北冥随风约会。

    也就是在那一天,她知道了,景宸喜欢的另有他人,只能说一切都太巧合了。

    要是没有那天的事情,或许她还在呆呆的暗恋着她的男神,想到这里,西米不自觉的朝景宸看了一眼。

    景宸也想到了那天晚上的情景,朝西米看了过来,两人的视线,刚好的对视上来。

    “咳,松果宝贝还在,有些话题,不要玩的太大。”北冥随风咳嗽两声。

    众人这才注意到,身边还有一个小家伙。

    松果宝贝眨着大眼睛,“爹地,我需要回避吗?”

    “嗯,松果宝贝,你还小,熬夜对身体不好,回去睡觉好不好?”北冥随风看了一眼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松果宝贝该睡觉的点了。

    “我带松果宝贝回去吧。”季念起身,说道。

    “不行,念念,今天晚上要是少了你,该有多无聊啊,你可不准溜,让保镖带着松果宝贝回去就行了。”景色抓住季念的手。

    在众人的开口之下,季念无奈,只得留下来,少了松果宝贝坐在中间,楚墨的气息就在身边,季念有些不自在的移动着。

    不管怎么坐,鼻尖都有一股清香味,这味道就是楚墨身上的香味,季念皱眉。

    “奇怪了怎么就轮不到念念你呢。”景色诧异的开口,接下去玩的时候,几乎人人都被转到了,唯有季念一次也没有。

    “孤展,看吧,我就说这一次是你。”西米兴奋的开口。

    孤展则一副哀怨的神情,“大冒险行了吧。”

    西米笑着指着白术还有白子枫,“还是之前的问题,这两人,你选一个吧。”

    孤展左看看一脸冰霜的白术,又看看黑着脸的白子枫,在内心一番天人交战之后,视死如归的在桌子上边抽了一张纸巾,抵在自己和白术之间,朝白术亲了过去。

    西米欢呼一声,“孤展,你还真是好样的。”

    白术抬眼,正好对上孤展的眼睛,错愕了一番,急忙伸手推开孤展,那张白纸,就这样飘落在了白术的大腿上。

    白术狠狠的抹了一把嘴唇,“你干什么。”

    孤展也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的伸手朝嘴唇抹去,有股木兰花的味道,这该不会是白术用的唇膏吧。

    一个大男人还用唇膏,还真是有些好笑,孤展淡笑着。

    在其他人眼里,这笑容可是完全变了味道,孤展那傻子,不会是在窃喜吧。

    “孤展,你是不是对我们家白术有意思啊,我都没让你亲他,你就迫不及待的出手了。”西米走到孤展的身边,拍了几下孤展的肩膀,“小伙子,前途无量啊。”

    孤展听了西米的话之后,一下子就惊讶住了,接着就是转身,捏住西米的肩膀,大力的摇晃着,“你说什么,不是你让我选择的吗?”

    “哎,冷静冷静,你冷静一点,我是让你选择,但是没有让你亲吻啊。”西米从孤展的手中挣扎出来,躲到了景宸的身后。

    孤展对上景宸,委屈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只是给了西米一个眼神。

    “孤展,这可不怪我,谁让连我的话都没有听全,就这样自以为是,自作主张。”西米对着孤展做了一个鬼脸。

    景色赶紧出声帮着西米,“是啊,孤展,你这个可不能怪我们西米,是你自己没有听全面,对比这个问题,我更好奇,你怎么就选择了白术呢,你不是一向和白术不对头的吗?”

    “色色,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个叫做欢喜冤家,相爱相杀就这么来的。”西米扒着景宸的袖子,冒出了一个脑袋。

    “你们乱说些什么。”孤展尴尬的开口,他选择白术,其实是下意识的行为。    “白子枫可是市长,要是被谁偷拍到,明天可就热闹了。”孤展赶紧找了一个借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