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叔叔,谢谢。”松果宝贝十分财迷的笑道。

    “好了,不说这些个了,随风,你们这倒是继续喝啊。”白子枫朝着北冥随风说了一声。

    眼见两人都那么的爽快,北冥随风也不含糊,就和景色喝了这三杯酒。

    “色色,我也敬你一杯,恭喜你,终于和北冥随风修得正果了。”西米倒了一杯酒,对着景色的酒杯碰撞了一下。

    景色和北冥随风这一路走来,都是她看在眼里的,有多么的不容易,也是她看在眼里的,现在只希望两个人能够苦尽甘来。

    “西米,这一杯酒,我喝了。”景色笑道,若是说这里边最想感谢的人是谁,其中有一个就是西米。

    要不是西米一直在旁边鼓励她,支持她,或许当初在追北冥随风的时候,她就放弃了。

    景色瞧了一眼西米和景宸,神秘的笑了一下,按照她多年写的经验来说,这两个人之间,一定要什么关系。

    景色拿过桌子上的酒杯,站起身,在西米和景宸的酒杯里边,都满上了酒。

    “哥哥,西米,这一杯酒我敬你们,谢谢你们。”景色对着两人举了一下酒杯,然后仰头喝下了这一杯酒。

    景宸倒是平静的接受,西米在一边有些尴尬,景色不单独敬酒,独独敬他们两人,这是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西米浑身一个哆嗦,绝对不可以,这么丢脸的身份,说出来景色一定会笑她的,而且她和景宸也不该有什么关系。

    景色能够察觉的出来,那么其他人呢?

    这么想着,西米不自觉的,屁股朝另一边挪了一下,跟景宸之间空出了些许的距离。

    景宸皱眉,在西米有所动作的时候,他就付出了行动,西米比他快了那么一秒,在景宸出手的时候,西米已经溜到了季念的边上。

    “就这么干喝酒也没有什么意思,我们玩点什么。”孤展眼瞧着面前别扭的几人,有些看不过去。

    “行啊,玩什么。”西米本就有些尴尬,听了孤展这么一说,立马兴奋的开口。

    玩游戏好啊,她最爱的就是玩游戏了。

    “最经典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孤展朝众人笑道。

    西米耸肩,“我举双手赞成。”

    “可以。”景色点头,这个游戏不错,内涵很深。

    “你们玩吧,我不玩。”当视线看向季念的时候,季念摇头笑道。

    “哎,季念,你这可就是没意思了,集体的活动,当然要一起参见才好玩,来吧,大家都玩,你这么干坐着多没意思啊。”孤展说。

    “是啊,念念,难得今天晚上开心,你就一起来玩吧。”景色拉着季念的手摇晃了一下。

    季念在众人的目光中,艰难的点头,玩可以,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一会不要输的太惨。

    “我来转**子。”松果宝贝被北冥随风禁止喝酒,无趣的他,自然得要找点事情做做。

    “行,这头一回**子,就让松果宝贝你来转了。”孤展拿出一个空酒**,大方的朝着松果宝贝罢手。

    松果宝贝嘻嘻一笑,按着酒**就摇晃了一下,一直转了几圈才停下来,停在了西米的面前。

    “这运气,也是逆天了。”西米皱眉,随即笑道,“我选大冒险。”

    “西米姨,在场的男士,除了我爹地,你挑一个吻一下。”松果宝贝狡猾的笑道。

    “哎,松果宝贝,你这可不道德了。”陈耀华率先说话。

    被西米吻的后果,可是惨不忍睹,谁知道,事后西米会怎么报复,有一句话说的多好,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陈叔叔,规则面前,请不要说话。”松果宝贝对着西米笑了一下,小手指着景宸,“西米姨,亲我舅舅好了,很近很方便。”

    “松果宝贝,我倒是想,可惜你舅舅身上一副生人勿进的气息,我还是不自讨没趣了。”西米笑。

    从位置上起身,准备朝孤展走去,孤展立马有些惊恐的看着西米。

    谁都能够看得出,现在景宸对西米可不一般,若是西米亲了他,明天他就能被景宸给扔到非洲去了。

    “姑奶奶,你就放过我吧,我有口臭。”孤展哭丧着脸。

    西米噗嗤一声笑出声,“孤展,谁要亲你了,你这是豁出去了”

    “不亲我?”孤展错愕了一番,不亲他的话,朝他那边走过去干嘛,孤展脑中灵光一闪,下意识的朝白术看了一眼。

    “当然是亲白术大美人。”西米恶趣味的笑了一下。

    在景宸越来越黑的脸色中,缓缓的勾起了白术的下巴,轻佻的开口,“白术,你这么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什么意思啊,怎么说,老娘也是大美人一枚,怎么你还委屈了不成。”

    “算了,真是无趣。”西米松开手,走回原来的位置。

    拉着松果宝贝,就是吧唧一下,松果宝贝受了惊吓似的捂住嘴巴,“西米姨,你耍炸。”

    西米耸肩,“我这个怎么能叫做耍炸呢,是你自己说的,除了你爹地以外的男士,在场的除了你爹地以外的男士,不是还有你吗?你可么有说不能亲你。”

    松果宝贝嘟嘴,他这是一时间的大意,忘了还有这回事,哎,“好吧,算你过了。”

    西米瞧着松果宝贝委委屈屈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了,你这上面表情啊,我可都没说,我自己委屈了,你还先委屈上了。”

    “西米,你都是怪阿姨了,我儿子还是花骨朵,能不委屈吗?”景色看不过去了。

    景宸的脸上一点点的缓和下来,看着还在蹦跶着的西米,手敲了一下桌子,“还继续不继续了。”

    “继续继续,当然要继续。”西米急忙开口,拿过桌子上的酒**,“这下子轮到我了。”

    西米握着酒**一转,大家的事情朝酒**口看去,等着它缓缓的停留在谁的面前。

    这一回停留在了孤展的面前。    西米也不客气,手指着孤展就说,“孤展,白术和白子枫之间你选一个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