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了,现在你可以彻底的放下心了。”某一只小船上,住持对身边的北冥忘说。

    北冥忘看着不远处拥抱着的两人,叹息着点头。

    正想要收回目光,就看见不远处站着的北冥成风,北冥成风显然也注意到了北冥忘,急匆匆的转身离开。

    “支持,我们回去吧。”儿女自有儿女的福气,他也不该掺和太多。

    住持应了一声,划动着船,朝岸边移动过去。

    北冥随风抱着景色慵懒的坐在小船上,静静的享受着这安逸的时刻。

    “疯子,这戒指怎么那么眼熟。”景色将手上的钻戒凑近眼前,就着烛光仔细的看了一番。

    “哎,这个不是你之前给我的那个珍爱吗?”景色用手肘撞了一下身后的北冥随风。

    “嗯,就是珍爱,我将它重新打磨成了钻戒。”北冥随风点头。

    他就知道景色不会将他送给她的珍爱给丢了。

    原来,这就是北冥随风问她要回珍爱的原因,她当时还以为怎么了。

    “疯子,五年前的今天,你真的准备了一个求婚典礼?”景色咬唇。

    要是这样的话,她当时将北冥随风的又该有多深,感动过后,景色心底只剩下心疼。

    “嗯。”北冥随风叹息,“当时想着,就这样将你绑在我的身边,没想到,最终还是蹉跎了那么些年。”

    景色听着,眼泪唰的一下子就掉了下来,“疯子,对不起。”

    北冥随风搂住景色,在景色的发丝上边,落下一个吻,“色色,我等着你告诉我五年前的真相。”

    景色张了一下嘴巴,又闭了回去,靠在北冥随风的胸前流着泪。

    北冥随风直接用袖子将景色的眼泪抹去,对景色说,“别哭了,再哭下去,你哥哥该找我算账了。”

    景色听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扭头朝旁边的船只看去,果然看见景宸对着北冥随风横眉竖眼。

    景宸旁边的西米拉着季念扯东扯西,楚墨在一边想要和季念说上几句话都困难,还有松果宝贝在一边玩着水。

    爱人朋友孩子都在身边,景色回身抱住北冥随风,“疯子,你说我怎么就那么幸福呢。”

    “爹地,看过来。”松果宝贝在另一只船上朝着两人招手。

    北冥随风和景色看过去,只听见咔的一声,松果宝贝举着手里的相机冲着北冥随风和景色喊道,“再来一张。”

    景色和北冥随风笑着对望一眼,摆正了姿势,比了一个爱心的动作。

    松果宝贝连着就是一顿猛拍,“不错,不错。”

    “松果宝贝,你妈咪明天看到这个照片之后,估计会崩溃的。”西米凑了过去,瞧了一眼。

    景色眼睛肿成了核桃的模样,口红还花了。

    “西米姨,妈咪怎么样都是好看的。”松果宝贝从西米的手里抢回相机,握着拳头。

    “行行行,你妈咪世界上最美。”西米担心松果宝贝摔倒,不敢跟他过多的玩闹。

    “景宸,晚上我们可要将随风喝倒啊。”陈耀华拍了拍景宸的肩膀。

    北冥随风那家伙为了今天晚上的求婚,可是没少折腾他们,他可要趁着今天晚上,将北冥随风给灌醉。

    景宸冷漠的瞥了一眼陈耀华,将陈耀华放在他肩膀上边的手给挥开,“要灌倒,你自己上,我很忙。”

    “忙啥呀,难得今天这么好的日子。”陈耀华嬉笑道。

    说着又将手给放到了景宸的肩膀上,景宸看向肩膀上的那只爪子。

    陈耀华笑着从景宸的肩膀上,将手给放了下来,“景宸,你这就无趣了,怎么说,你妹妹景色以后也是我们北冥随风的媳妇了,这样一来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吗?这么冷漠干嘛。”

    “小白,你说是吧。”陈耀华说。

    白子枫也只是很冷漠的看了一眼陈耀华,不接过陈耀华的话。

    只有傻子才会在今天晚上去灌北冥随风的酒,北冥随风这时候,估计就是满脑子的香蕉色。

    只想着,如何将景色扑倒扑倒再扑倒,要是晚上灌醉了北冥随风,他敢保证,明天北冥随风就会报复回来。

    陈耀华很快也想到了这个梗,挠着头发,显然是不想错过这个好机会。

    小声的嘀咕着,“我们这么多人呢,怕什么,大不了就是打一架。”

    “耀华,你的想法很好,我很看好你,今天晚上灌倒随风的任务,就交到了你的手里。”白子枫微笑着,上前拍拍陈耀华。

    “景宸,我们一起上,你是景色的哥哥,更加不用害怕了。”陈耀华说。

    景宸一听到陈耀华的这句话,手中下意识的用了一点力气,紧紧的捏住手里的东西。

    “陈耀华,今天晚上我们拼酒你敢吗?”西米蹭了过来,狠狠的拍了一下陈耀华。

    看到陈耀华吃痛的脸色,大笑出声,她最近的心情,十分的不好,急需要发泄,在市的时候,受景宸的控制,喝不了酒,今天晚上就喝个痛快。

    “和你拼?这个有点不好吧。”陈耀华的语气弱了下来。

    这姑娘的酒量大,他是知道的,五年前的时候,曾经喝过几回,五年没有一起喝过酒,不知道这姑娘酒力如何了。

    “怎么,你不敢了?”西米挑眉。

    陈耀华一拍胸口,“什么不敢了,不过就是喝酒,拼就拼,到时候,可不要说我欺负你这个小姑娘。”

    “切。”西米嘲讽的笑了一声,就陈耀华那个酒量还在这里显摆。

    “念念,你晚上约不约酒?”西米朝季念问道。

    季念摇头,“你们喝吧,我照顾松果宝贝。”

    “楚老大,你呢,可别说,你也不喝。”西米又看向楚墨。

    楚墨点头,“喝,自然是要喝酒的,不仅要喝还要喝个痛快。”

    楚墨心情也有些郁闷,自然想要喝个痛快,现在季念见到他,就像见到透明人一样,怎么能够不让他郁闷的。

    “你们呢。”西米又看向孤展和白术。

    “不喝。”白术率先说道。    “我也不喝,你们喝吧。”孤展看了一眼白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