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要脸。”景色暗骂了一声,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拿出了镜子,看了一眼嘴唇,果然口红都被北冥随风给蹭了。

    “疯子,你看,我的口红都被你吃干净了,有毒的知不知道。”景色无奈的开口。

    在包里翻找着,准备拿出口红,补一下,北冥随风按住了景色的动作。

    “色色,不用补,现在这样就很好,嗯,很红润。”北冥随风说到。

    景色翻了一个白眼,是啊,不仅红润还有一些红肿,这都是北冥随风做的怪,刚才北冥随风可是一直将她的嘴唇当做果冻来吸。

    “是啊,妈咪,你不管怎么样都好看。”爹地和妈咪感情好,最开心的自然莫过于松果宝贝了。

    “爹地,听说今天晚上有皮影戏是不是,我们去看好不好。”松果宝贝对北冥随风说道。

    “你们去看吧,我想要去那边看看河灯。”景色从小对于戏剧,皮影戏什么都都不感冒,有时间看这些,她宁愿再到处的逛一逛。

    “妈咪,不要啊,我们三个人都去好不好。”松果宝贝立马拉住景色的手,期待的看着景色。

    景色无奈,只好任由松果宝贝拉着她,朝皮影戏的地方走去。

    “松果宝贝,我看,这个皮影戏也没有多好看,你看都没有什么观众在看。”景色看着观众席上边三三两两的人,对松果宝贝说。

    “妈咪,没人才好,这样我们就能抢到一个好的位置了。”松果宝贝说着,拉着景色坐到了最前面的位置,正对着大屏幕。

    景色无奈,暗自想着,真是不知道,松果宝贝什么时候增添了这么一种爱好,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松果宝贝喜欢看皮影戏。

    “妈咪,快看,皮影戏要开始了。”音乐响起,松果宝贝兴奋的开口。

    “色色,松果宝贝,你们先看着,我去吸根烟。”北冥随风说。

    “好,爹地,你快去快回。”松果宝贝挥手,他现在的整颗心都在皮影戏上边。

    景色叹息,只好坐在一边,陪着松果宝贝看皮影戏。

    景色听着有些昏昏欲睡,无聊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不知道这个皮影戏还要唱多久。

    “妈咪,你快看,演的好好。”松果宝贝踢着小腿,伸手推了一把景色。

    景色赶紧鼓掌,“不错,不错,演的真好。”

    松果宝贝嘟嘴,“妈咪,你也太敷衍了吧。”

    “松果宝贝,你要体谅一个没啥艺术细胞人的心。”景色不好意思的笑着。

    “松果宝贝,你爹地怎么还没有回来,这出去两根烟都能吸完了吧。”景色说。

    “不管爹地,他那么大一个人,不会走丢的,妈咪,你快看又要开始了。”松果宝贝兴奋地开口。

    景色叹口气,干脆拿过桌子上边的橘子,剥开,也不知道还有几场这里才能结束。

    “公子贵姓?”

    因为这一句话,景色剥橘子的动作僵持在了那里,抬头看向皮影戏。

    “我知道,你叫北冥随风对不对。”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景色,景是风景的景,色是颜色的色。”

    “我在高一二班,你呢?喜好北冥随风,爱好北冥随风,兴趣也是北冥随风。”

    “你想干嘛?”

    “我就想问你两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没兴趣。”

    “咦,哪里没兴趣?”

    “哪里都没兴趣。”

    “兴趣可以培养的,我们可以慢慢来。”

    “我现在不打算找女朋友。”

    “没事的没事的,我可以先排号,我是不是第一个排号的人?”

    “同学,你听不懂人话吗?我现在不需要女朋友。”

    “现在不需要以后就需要了,你不可能一辈子不要老婆是吧!”

    “我先去上课了。”

    “那你好好考虑考虑。”

    这一些是她和北冥随风初次见面的时候,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

    在这一刻,景色周边的声音都听不见了,满心满眼只有皮影戏,还有自己心脏的跳动声。

    上边的故事,就是她和北冥随风之间的故事,一滴眼泪落在了景色的手上,景色猛地回过神,上边已经表演到了出现了另一个小儿的出现,那个是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你爹地呢。”景色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转身问松果宝贝。

    这皮影戏是松果宝贝要求来看的,那么,松果宝贝肯定知道,这一切。

    “妈咪啊,别急,我们先把这个皮影戏看完。”松果宝贝挠头。

    “快告诉我。”景色加大了一点音量,她现在整颗心都像在火里烧着,想要立马见到北冥随风。

    松果宝贝转身朝后边看去,景色唰的一下起身,朝后边走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从另一侧门涌上了许多的人,一个个排着队挡在景色的面前。

    当景色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从身后拿出了一块画布,每一块画布上边都有时间,还有两个版的人物。

    景色一边走着一边看,眼泪不断的往下流,这一些都是她和北冥随风的曾经,没有想到,这样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这些画,景色脑海深处的记忆全都涌了上来,每当景色看完一块画布之后,那人就将画布放在景色的脚底下,让景色踩着画布,去看一块画布。

    一直到了一块一片空白的画布,景色知道,这个是他们所空缺的五年,到了这里的时候,景色已经是满脸的泪水。

    后边的画布上,又多了一个小人儿,那是松果宝贝。

    当看完最后一块画布的时候,北冥随风静静的站在画布的尽头,看着景色,手里拿着一束玫瑰花。

    “疯子……”景色泪眼朦胧的看着北冥随风,哽咽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北冥随风微笑,朝景色走去,将手里的玫瑰花递给景色,“色色,你朝我走了九十九步,这最后一步,我朝你走来。”    景色知道,北冥随风说的这是告白一百次的事情,她向北冥随风告白了九十九次,这最后一次轮到北冥随风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