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一愣,她小看了顾安安在松果宝贝心里的位置,平常看着松果宝贝对顾安安漠不关心的模样,没有想到,还挺在意顾安安的。

    “妈咪,顾安安是不是不会回来了?”松果宝贝情绪低落的开口。

    爹地说过要帮他查顾安安的下落,可是到现在了还没有信息,他相信爹地一定是找到了顾安安的下落,只是不回来了,才不告诉他这个消息。

    景色一时之间也不该说什么好,将松果宝贝放了下来,揉着松果宝贝的脑袋,“松果宝贝,不会的,这里是顾安安的祖国,她一定会回来的。”

    松果宝贝闷闷的点头,督促着景色,“妈咪,你快写啊,写完了,一会我们还要出门去玩呢。”

    景色点头,转身在留言墙上边,写下了,“希望松果宝贝平安,快乐。”

    松果宝贝抬头,疑惑的看着景色,“妈咪,这时候你不应该写一些文艺的话,寓意很深的话吗?”

    景色失笑出声,“可是,妈咪现在的脑子里,只有松果宝贝,想不到别的话来写了。”

    “妈咪。”松果宝贝扑进景色的怀里,在景色的怀里蹭着小脸。

    “妈咪,我画了一家人,我们一家都在这留言墙上了。”松果宝贝从景色的怀里抬起头,仰着脸对景色说。

    景色点头,将签字笔放回了原先的地方,牵着松果宝贝朝另一边走去,正好遇见了下楼的北冥随风。

    “疯子,大晚上的,你穿这么正式,是要去勾搭小姑娘?”景色下意识的开口。

    北冥随风换了一身西装,从上边走下来,景色还真有一瞬间的失神。

    “色色,胡说什么呢,勾搭你就好了。”北冥随风听了景色的话之后,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下来。

    “那不然,你穿这么帅干嘛。”景色皱眉,还特意用上了红色的领带。

    “色色,你今天晚上穿的这么美,走在街上,我可是为了你特意搭的这件衣服。”北冥随风指了指自己的领带,和景色身上的衣服是一个系列的。

    景色点头算是勉强接受了北冥随风的这话。

    “爹地,妈咪,我们快走吧,相信今天晚上你们两个一定是整个街道上边最好看的。”松果宝贝说道。

    也只有这么一对璧人,才能生出他那么可爱的儿子,松果宝贝自恋的想着。

    北冥随风点头,一手牵着景色一手牵过松果宝贝朝外边走去。

    这里晚上的夜景还真不是盖的,走出去抬头就是星空,不远处还有流水声。

    “疯子,这边的夜景真好看,还有蜡烛。”景色指着那一排的蜡烛,激动的开口。

    在这些蜡烛的照耀下,多增加了几分意境,蜡烛倒映在水面上,又是一种美景。

    北冥随风笑着,牵着景色的手,继续朝前边走去,每走到一处,景色就是一阵惊讶。

    “疯子,冰糖葫芦,我要。”景色瞧见不远处有卖冰糖葫芦的,想起了小时候,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嘴巴有些淡淡的。

    “好,你等着,我过去买。”北冥随风朝卖冰糖葫芦的地方走去。

    问卖冰糖葫芦的老板,买了一串冰糖葫芦又跑了回来,将冰糖葫芦递给景色。

    景色兴奋的接过,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嗯,还是以前的味道。”

    说着,又将冰糖葫芦递到了松果宝贝的面前,“松果宝贝,你试试,这个味道还不错。”

    松果宝贝就着景色的手,咬了一口,点头,“确实不错,比大城市里的冰糖葫芦好吃多了。”

    景色又将冰糖葫芦递到了北冥随风的嘴边,“疯子,你要不,这个味道还真的不错,你可以试试。”

    松果宝贝也在一边点头,同意的开口,“对啊,爹地,这个味道很正宗,你真的可以试试。”

    在景色还有松果宝贝的期望下,北冥随风也咬了一口冰糖葫芦,当即就皱起了眉头,这不就是普通的味道吗?哪里好吃了。

    嘶,还真酸,北冥随风哭笑不得的将冰糖葫芦含在嘴里,吃也不是,吐也不是。

    纠结的表情,惹来景色还有松果宝贝哈哈大笑,景色和松果宝贝脸上闪过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北冥随风当下就明白了,合着,这娘俩这是挖了一个坑给他跳。

    “疯子,还要不要再来一口啊。”景色幸灾乐祸的说道。

    “色色,你倒是挺想用另一种方式来一口的。”北冥随风皱眉,将嘴里的这颗冰糖葫芦吃下之后,坏坏的朝着景色开口。

    景色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了,红着脸,掐了北冥随风一把,“疯子,松果宝贝还在这里呢,你乱说些什么。”

    松果宝贝主动的伸手捂住眼睛,笑呵呵的开口,“爹地,妈咪,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北冥随风给松果宝贝点了一个赞,儿子,上道。

    “色色,我们抓紧时间吧。”北冥随风低声对景色说。

    景色一脸的迷茫,什么抓紧时间?刚想要问出声,北冥随风就搂过景色的腰,朝景色的嘴巴上边压了过去。

    景色这才反应过来,这就是抓紧时间?开始挣扎着,北冥随风这也不看看场合,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被人看到,情何以堪。

    “唔唔唔。”景色抗议的出声,刚好北冥随风趁此机会攻进了景色的嘴里。

    景色当时脑子只有一个反应,哎呦,我去,还真是够酸的,她和松果宝贝吃的都挺甜的,怎么到了北冥随风这里,就变酸了,这个只能说,运气不好。

    等到嘴里充斥着酸味之后,北冥随风才松开景色,松果宝贝也适时的睁开眼睛。

    “呸呸呸。”景色赶紧又吃了一颗冰糖葫芦,等到嘴里又变甜之后才开口,“疯子,你的人品还真是有待提高。”

    她刚才吃的那一颗冰糖葫芦也是甜的,她想,恐怕只有北冥随风吃的那一颗是酸的。    “色色,我喜欢这种方式吃冰糖葫芦。”北冥随风用大拇指将景色蹭到嘴角边上的口红一点点的抹干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