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酒吧老板让北冥成风稍微的等一下,立马在心底估算出了价格,“一共五万元。”

    北冥成风也不废话,从衣袋里掏出一叠支票本,刷刷的写了一串数字就将支票给了酒吧老板。

    北冥随风回去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去浴室洗澡,他一身的酒味,等到景色醒来之后,一定会问他发生了什么

    北冥随风在洗澡的时候,无意间发现自己的肩膀有淤青的痕迹,皱起眉头仔细的想了一下。

    应该是在打架的时候,被不小心蹭到了。

    等到北冥随风收拾干净出来的时候,景色已经醒了,正躺在床上失神的看着熟睡中的松果宝贝。

    北冥随风擦干了头发才走到床边,从身后拥住景色,在景色的头发上轻轻的亲吻了一下,“色色,怎么了,发什么呆。”

    “疯子,你看松果宝贝多好看啊。”景色回神,手心痒痒的忍不住在松果宝贝的脸上戳了一下。

    “嗯,是很好看,你在这里发呆,就是看松果宝贝长的多好看?”北冥随风将景色的手,握在手心里,不让景色去打扰松果宝贝睡觉。

    “是啊,松果宝贝长得像我。”景色说。

    北冥随风听了之后,简直哭笑不得,感情这是在自恋啊,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脸颊上狠狠的亲吻了一口,“色色。”

    “疯子,顾安安我的小儿媳妇有下落了吗?”景色忽然间转头看向北冥随风。

    她之前在医院生病的原因也没有过多的关注松果宝贝幼儿园的生活,在睡前,松果宝贝和她说了幼儿园亲自运动会的事情,景色突然间想到了顾安安。

    北冥随风点头,“找到了,看他们一家子是不打算回来了,我也就没有打算和松果宝贝说,松果宝贝现在年幼,顾安安就是他的玩伴,等到了再长几岁,就会忘记的。”

    景色点头,“也只好这样了。”

    心底还是有些遗憾,她是真的喜欢顾安安,可惜啊,顾安安不回国了,未免松果宝贝伤心,还是不要说了的好。

    “色色,你现在要不要再睡一会,晚上可能就睡不了觉了。”北冥随风轻笑着问。

    景色纳闷的看着北冥随风,她为什么晚上睡不了觉,“睡多了,头疼,不睡了。”

    北冥随风点头,“也是,那就起来吧,你一会也别出去了,就在里边走走,我一会要出去办点事情。”

    “哦好,哎,等下,为什么不出去,疯子,你有事情就去忙吧,我一个人也是可以的。”景色不解的看着北冥随风。

    这里就这么大,她就是闭着眼睛走,也不会迷路的,总能够绕回来的。

    “色色,你没听过吗?古镇是艳遇最好的地方。”北冥随风危险的看着景色。

    “色色,乖,听话,不要出去了,晚上我再陪你好好的逛逛。”北冥随风说着又在景色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景色点头,算是勉强接受了北冥随风的这个答案,很快就想到了之前的问题。

    “为什么晚上不能睡觉。”景色拉着北冥随风的衣领问道。

    “色色,这里到了晚上会很美,等我们玩回来之后,也会很晚了,所以啊,色色,趁着白天多补点眠。”北冥随风解释着。

    北冥随风抱着景色,安静的待了一会,等到裤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北冥随风才起身离开。

    景色暗自嘀咕着,北冥随风这是在搞什么,看着这么的神神秘秘。

    松果宝贝揉着眼睛醒来的时候,就见景色纳闷的看着门的方向。

    “妈咪,你在看上什么。”松果宝贝爬起来,依靠到景色的身边,在景色的手臂上蹭了几下。

    景色的心一下子就萌化了,他的松果宝贝,还真是可爱的紧啊。

    “没什么,松果宝贝,你醒啦。”景色说着,就在松果宝贝的脸上狠狠的蹂躏了两下。

    一直到惹来松果宝贝抗议之后,景色才松手,看到松果宝贝粉雕玉琢的脸上,又多了两条红色的痕迹,很不厚道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松果宝贝颇带哀怨的看了一眼景色,“妈咪,坏。”

    景色笑眯眯的接受了松果宝贝的话,“松果宝贝,你知道有一句话吗?”

    松果宝贝疑惑的看向景色,景色坏坏的开口,“妈咪不坏,宝贝不爱。”

    松果宝贝噗嗤一声笑出声,躺在景色的腿上,慢悠悠的开口,“妈咪,这一次见爷爷我都没有好好的和爷爷说说话,下次我们再来好不好。”

    景色迟疑了,“松果宝贝,爷爷现在是佛家人,喜欢清静,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该去打扰爷爷。”

    “松果宝贝,要是你下次还想见爷爷的话,我们就问爹地,让爹地再带我们来好不好。”景色说道,

    松果宝贝点头,装作小大人一般,叹着气,“也只好如此了。”

    “妈咪,你说我们今天见到的那个主持为什么会这么的年轻。”松果宝贝又冒出了一个疑问。

    一般来说,得到高僧,不应该是老爷爷那一类吗?一时间冒出一个小伙子,他还真有些不能理解。

    “人家都是得到高僧了,可能想的事情少,这容貌也就保持的好。”景色也觉得很是神奇。

    这住持的容貌还是世上难有的,要是去当明星,哪还有现在这些小鲜肉的容身之地。

    景色忽然觉得这住持的容貌和身上的气质,很符合她里,一个人物的角色。

    “松果宝贝,我觉得你爹地这两天怪怪的。”景色靠近松果宝贝,说了这么一句。

    松果宝贝原本懒洋洋的半眯着眼睛,听了景色的话,唰的一下子就坐起来。

    “妈咪,爹地哪里奇怪了,我看着倒是很正常啊。”松果宝贝打着洽洽。

    “会吗?”景色听了松果宝贝的话,再看看松果宝贝的反应,也觉得松果宝贝有些奇怪了。    “哎呀,妈咪,你就别乱想了,爹地能奇怪到哪里去,要说奇怪,或许是因为,见到了爷爷的缘故。”松果宝贝摇晃着景色的手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